【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我的少年(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29:21

早就想写写我清瘦的少年,因为那是我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也是我此生最后的学生时光。但碍于一些人和事的敏感,久久不便下笔。今年正月回到长治和几个儿时的学友共进晚餐,回忆起学生时期的事情,大家都兴致很高,谈性甚浓,他们纷纷要求我写写那些人那些事那些难忘的岁月……

我想以后慢慢写吧,可近日感到身体不爽,疲惫日多,老态渐显。如果哪天一不小心就和美国前总统里根一样患了脑痴呆却如何是好?那就写吧,再说,我少年时期许多老师都争先恐后地死掉了,即便我写几句不恭的话,他们也不会迁怒于我,至多在我睡着的时候穿进我的梦乡骂我几句,何况我的言谈中也滋生着几多对他们的温情。

那年冬天贼冷,几场大雪过后,西北风像接班一样急匆匆地赶来。村子后面那座夏天看起来很胖的山包变成一个瘦小的老头,穿着一件黑褂子缩着脖子蹲在那里,任西北风拍打着它的耳朵。山脚下的村庄的房屋都被雪覆盖着,像一个个白色的帐篷。如果不是有炊烟不断升起,村庄就像一个前世的遗址。因此说,炊烟是村庄上的诗歌。

我家院子中间有一棵老杏树,爷爷把院子里的雪都拢在了杏树周围,堆了一人高。伯父被批斗殴打的已奄奄一息,躺着炕上等死。爷爷每天对着墙上贴的毛主席像发脾气,伯母的眼睛红肿,大我好几岁的堂兄不断被大队的高音喇叭吼着替他父亲上街除雪。住在隔壁的我家也笼罩着一种沉沉的气氛,母亲不让我们大声说笑,更不准唱歌。村里的小学放假了,我整天呆在冷冰冰的家里感到很压抑,但又无处可去。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僻静的去处。夏天,父亲在院子的东墙边搭了一间矮矮的小平房当厨房用,冬天天冷,为省煤炭也为了取暖,把灶火生在睡觉的家里了。这间小房子就闲置起来,里头放了些锄头铁锹木叉箩筐之类的农具以及一些日用杂物,同时还有几捆金黄干燥的谷草。有一天我进去后,把谷草架成个小小的草窝,我钻进去立刻闻到一股粮食的芳香,更要命的是我窝在谷草里,感到比家里烤着那个小灶火还温暖。

那真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父亲因为患了肝炎从工厂回到家里休养。父亲脾气很暴躁,常常在家里莫名其妙地骂人,有时我感到家里比风雪弥漫的旷野还要寒冷。能有一个温暖僻静的去处使我感到很满足,而且更叫人幸福的是哥哥姐姐有十几本少头少尾的破书,像《科尔沁草原》、《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迎春花》、《苦菜花》《红旗谱》等等。对,还有一本缺了好几页的《水浒传》,我记得我是从第二回开始看的“王教头私走延安府,九纹龙大闹史家村”。我一天一天沉迷于小说的世界不能自拔。我的同学二狗蛋叫我去生产队的牛棚里网麻雀,我不理他,西院邻居我的朋友小五子说他家老花狗下崽了叫我去看,我拒绝了。我觉得他们都是些屁孩儿,我不再想和他们一起玩了。

现在想起来,我就是在那个严寒的季节告别了我无忧无虑的童年的。

开始,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一天不见踪影干什么去了。直到有一天,父亲进小屋拿铁锹铲雪才发现我钻在谷草堆里看书,鄙视地骂了声“猪”出去了。我最发愁的是晚上,家里一灯如豆,我又最没资格独自在等下看书。于是有天我对娘说:娘,我晚上一个人到小东屋睡觉吧?娘说没有炕没有被褥还不冻死你?我说谷草里很暖我不嫌冷。娘浅浅一笑说:那你不成头猪了?我想起父亲骂我的话,眼里一下就溢出泪水。我说你们就把我当做个小猪猪吧!娘始终没答应我的要求,她怕我夜里看书,油灯会把谷草点燃,我会像一只麻雀被烧成个黑圪蛋。

那是一个孤独的冬天,我整天蛰伏在那间小屋里看小说。我家有一条小黄狗,它和我一样也没个什么去处,它整天卧在我的脚上睡觉,用它的体温暖着我的脚丫。它比我更寂寞,更没有奈何!

我知道我这种生活不会延续太久,我已是一个小小少年,我马上会有一种全新的生活。

过了春节,我就要读初中了……

正月十五雪打灯。

那年的正月十五却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原野上白茫茫的雪升腾着袅袅白气,呈现出一种温暖的吉祥。村路的积雪在正午的阳光下开始融化,院子中间的雪堆也开始变瘦,地上泥泞不堪。我过年时穿的新裤子上溅了不少泥巴,好在我的裤子是黄颜色的,泥巴沾上去不怎么现眼。但母亲还是在冰凉浸骨的井水里给我洗涮干净,并架在灶火上熏烤。娘忧郁地看着我说,明天就是初中生了,再不能邋里邋遢叫人笑话了。

其实我觉察到母亲对我的隐忧,那个本来应该是孩子们欢快兴奋的正月,我却整日藏在那间小屋里,不去给任何人家拜年,不再去街巷里疯跑,不和小朋友们玩游戏。即使看书看得累了,我也懒得动一动,只是把眼神放到窗外,看院子中间那棵老杏树在北风中摇曳的枝条,想着一个少年的心事。最早发现我神情不对的是爷爷。他和我母亲说:这个孩子怎么了?是不是身上有了不干净的东西?

乡下人把鬼蜮附体称为不干净。为此,母亲还请来村里一位能驱邪打鬼的老人为我护佑。那个老头告诉母亲我没事情,说我将来长大是个过桥不下马的角儿。后来我才懂得过桥不下马的意思——战功卓绝的将军胜利归来可以骑马过桥直接面见圣上。这是一个多么大的玩笑呀!回顾来路,我不仅寸功未立,更无马匹可乘,倒是常常赤足跋涉在人生的长河里,孤独而艰难,哪曾有过舟桥之便?

我们村那个小学是四年制,要想继续读书就必须去公社所在地的镇上七年制学校。正月十六日去镇中学报到时,我们原来的二十多个同学只来了八个,其余的都辍学了,他们小小年纪就把命运交给了那些贫瘠的土地,像他们的父辈一般,终生面朝黄土背朝天仿佛是唯一的选择,也是无法逃避的宿命。

村子离镇上只有五华里山路,但因为地处偏僻,村民的观念相当保守陈旧。家长普遍的想法是:孩子会写自己的名字,能认识工分就行。也有些高瞻远瞩的家长会让孩子们学好打算盘,将来能当个生产队的会计是件颇为荣耀的事情。能像我父亲那样“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上学”的家长并不多,哥哥姐姐都上了县城里的中学。从这一点上讲,我是幸运的。我是那一届读初中的八个孩子之一。

镇上的学校到底是镇上的学校,学生多,老师多,教室也多。感到新奇激动同时也有些担忧,在这里会不会招人小看?受人排挤?因为我们那个靠山的村子是全公社最穷的村庄,也是以“放羊汉多、光棍汉多、不识字人多”著称的“三多”之村。这种担忧很快就应验了,正式开课后,我们八个人学习基础差的短处显露无遗。哪些数理化基础知识我们一窍不通。什么电流电阻了,什么化学元素了,什么代数几何了,我们统统他妈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老师问我们小学都上过什么课程,我们回答:语文和珠算!老师苦笑着摇摇头:不愧是“三多村”的孩子!我们几个明显感受到了来自老师和其他同学鄙夷的目光,我们都有些羞赧。在放学的路上,有四个同学决定不再读书了,其中有个叫春兰的女孩子。

我从没见过春兰同学穿过没有带补丁的衣服,也从没见过她不是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时候。她的两条辫子永远是整整齐齐拖在腰后,她红扑扑的脸庞永远荡漾着笑容,她的眼睛永远是那么水灵而明澈。我喜欢她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不断把她哥哥藏在家里的书偷给我看,她的哥哥是一个推荐上学工农兵大学生,在南开大学。他上学后留在家里的所有的书籍,春兰都会偷拿出来给我看。当时我并没有少男少女之间那种原始的冲动,只感到是一种异样的友谊——纯洁而不知所措。一听到她也想辍学,我有种说不出的失落,但我并没有表现出来,我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感情和守护内心的秘密。

我们四个继续读书的同学继续忍受着来自周围的歧视的目光。但不久我就出了回彩,第一次作文课,我写的作文是全班两个“甲“之一。这一下让同学们刮目相看了,班主任宋老师也对我有了几分兴趣。第二次作文的题目是“电影《地道战》观后感”。这个作文题太能发挥我的优势了,我看过那么多的抗日题材的小说,想表达的东西太多了。我不管围绕不围绕什么中心思想,胡写一起,竟写下两千多字。这篇作文给我捞足了面子,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一下午能写这么长的一篇作文,在当时就连语文老师都不可能做到。我的作文被贴在学校的作文栏里,老师用红笔画了好多圈,写下不少夸奖的话。全校所有的学生,包括高年级学生都知道中六班有个会写作文的孩子。我的班主任语文老师也感到他脸上有光,对我的态度从北冰洋一下转到了赤道几内亚。从那以后三年初中生涯,我一直是学校的语文课代表。

我开始做起了作家梦,后来才知道这也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镇上的中学还是有些规矩的,开设课程门类齐全,数、理、化、史、地、生物课都有。不过语文数学仍然是两门主课。在我的印象中,两门主课的老师总是相处不好。晚自习的时候,两位老师轮流向学生布置各自的作业,有时他们还发生口水战。他们经常把对对方的不满发泄在学生身上。班里有个挺机灵的小个子学生,数学成绩很好,语文一塌糊涂。带语文课的班主任老师多次批评他,甚至挖苦他。而我的数学成绩一直不佳,数学老师也经常给我难堪。数学老师又瘦又矮,头发分到两边油光晶亮,我很讨厌他看我时那种眼神。他常常在课堂上叫起站起来,回答哪些连数学尖子都答不出的难题,他是专门出我的洋相,专门在同学们面前晒我,弄的我很没面子很尴尬。见我回答不上来,他总是那句老生常谈的话:一条腿走路是要摔跤的,而且会摔得很惨!他的意思是我光在语文课上下功夫是要吃亏的。

有次我因病请假休学一个星期,病好后到校的第一天,数学老师要进行小测验考试,考题就是本星期数学内容。我请求他说:我生病一星期能不能不参加这次考试?他白了我一眼说:不行,你考个零蛋也得考!没办法我只好参加。试卷发下来后我一看大部分不会做,我感到心里有些憋屈,我索性一道题也不做交了白卷。第二天,数学老师就把考试成绩张榜公布在学校的大门口,我是最后一名,得分零蛋。在课堂上,数学老师把发放试卷时,特别表扬了一名学习成绩特差的同学,夸他有进步,数学成绩从以往的倒数第一升到倒数第二。他昂扬顿挫地说:倒数第一是谁呢?是咱们班的大才子!说罢把我的得零蛋的数学试卷双手展开示众。他显得很幽默地说:有些人考了个大零蛋,他回去让他娘给他煮个大鸡蛋吃吧!他说完深情地看了我一眼,同学们哄堂大笑起来。我咬着嘴唇低下头,心里充满仇恨。我恨不得自己像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一样,打他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才解恨。

现在想起哪些往事觉得有几分可笑,老师的教育方式虽然值得商榷,但自己为什么会以为是为他学呢?后来我参加工作后见过数学老师几次,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对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成见,反而觉得有些对不起老师。我相信,天下没一个老师不希望他的学生成才成人!

我们班有个女同学,皮肤白皙,眉清目秀,举止雅致,言谈文静。她的父母都在县城里教书,她是跟着乡下的外婆在镇上读书的。她各门功课都很优秀,每一个代课的老师都喜欢她。我对她有几分羡慕也有几分嫉妒,也有几分说不出的情愫。在教室里,我总是不经意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有一天,那个数学成绩好的小个子同学悄悄和我说:有个女同学喜欢上你了!听了他的话,我感到心里的秘密仿佛被人偷窥似的,我连忙制止他不要胡说。他说:真的,宋雪琴在课堂上经常悄悄地看你哩!噢,我长长松了口气,他说的是另外一个女同学。为了验证那个小个子同学的话,我开始留意起那个叫雪琴的女生。她坐在我的斜后几排,我每每回头观察时,都能碰上她羞涩的目光,在目光交流的一瞬她便迅速低下头。后来她的胆子似乎大了一些,目光相对时,她就会无声地嫣然一笑,我的心便咚咚跳起来。她学习成绩中上,相貌也清纯可爱,从她的穿着上看,应该是一个殷实的家庭。

如果不是一个意外的事故,她可能就是我最初的恋人。

那是一个初秋的中午,因为镇上赶集,老师宣布放一下午假。那个女同学从街上给我卖了两个烧饼,用纸包住塞进我的书包,然后一溜烟跑走了。烧饼在那个饥馑的年代是不可多得的美食,我不忍心独自享受,我希望家里的弟妹们和我一同品尝。可就在一个小时以后,我听到了关于她的噩耗——她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一辆失控的大卡车拦腰压过当场殒命。她给我的那两个烧饼我还一口未尝,我半口也吃不下去。我悄悄躲在那间小东屋里泪流满面。

一朵花蕾还没有绽放就被无情压碎,生命的荒谬和无常第一次深深地刺进我的骨髓……

寒来暑往,又是一个黄叶凋零的季节。

我逐渐淡忘了那个朝露一现的女孩,仿佛她不曾来到过这个世界。她的座位早已被别的人填补,学生生活枯燥而乏味,我也不再为一两篇作文的好评而激动,我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更加落落寡合。课余时间同学们都快乐地在操场活动,我却常常只身一人在学校后门外的一片荒地徘徊。那一片片落地成泥的树叶,那一朵朵被寒霜打过的花儿,都叫人感到一种悲凉和落寞。

癫痫病能治好吗合肥癫痫治疗哪家好?云南中医治癫痫医院西安癫痫病医院治疗的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