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墨香】行摄北京之我与地坛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47:11
摘要:其实一直挺想在秋天的时候来北京看看的。仿佛同一个季节,在不同的地方就会有不同的故事。可惜的是,我没有在秋天遇上北京。好在,没算是错过它。——冬天来北京,似乎是没了什么念想,它像是一个过客,从我生命里走过。无声无息,就像是一片树叶落在故宫的瓦檐上,无声无息。 这是第二次来北京了。   其实一直挺想在秋天的时候来北京看看的。仿佛同一个季节,在不同的地方就会有不同的故事。可惜的是,我没有在秋天遇上北京。好在,没算是错过它。——冬天来北京,似乎是没了什么念想,它像是一个过客,从我生命里走过。无声无息,就像是一片树叶落在故宫的瓦檐上,无声无息。   一个人起了个早,走了一段挺长的路才进了故宫。其实,我的目的并不是在故宫,历史的苍穹太沉重,我还来不及去阅读,想必身心就已被淹没。穿过故宫的时候,我总是小心翼翼的。因为这个地方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显得太沉重,我不敢走得太快,也不敢走得太慢,只好走走停停,选个适应的脚步,一路顺风的走过这个千年王朝。   一直以为地坛离故宫是很近的,一直觉得它们是在一条线路上的,所以,我就打算着沿着一条线一直走下去。等我从南门走出北门的时候,这才意识到,在北京,如果不熟路该是多么的无辜。但算幸运的是,出了北门,附近就有公交车一路到达地坛公园。车上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借故宫的路去地坛,算不算太高调?但这背后确是无辜的,请原谅我这样的不懂事了吧,请看在我一心惦记着地坛就原谅了吧。   小时候,读过史铁生的一篇《我与地坛》,就一直不曾忘记。后来,去北京的时候,竟然错过了地坛,这让我心里一直落了个空。然后写北京游记的时候,又提及到地坛,虽说印象不太深了,但心里还是没有忘记。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离开不久,又来到了北京。但又没有立刻奔去地坛,而是慢慢悠悠的踏过故宫,再往地坛。旅途中,我一直在回想着史铁生笔下的地坛的模样。甚至是想着在地坛,看一场日落,或许会更加贴近的触碰它吧。只是这样想着而已,当走进地坛公园的时候,瞬间脑海里想象的画面顿时有些不尽人意。   当年荒落冷落得如一块野地的地方,并非是此时的模样。即便是入冬了,枯了的紫藤花早已没了香气,但园子里依旧是有不少人在闲走着,闲荡着,充满了生气。四百多年里,被它所剥蚀的古殿檐头的琉璃恢复了往日的浮夸,淡褪的门壁上的朱红变得比往昔炫耀,坍圮的高墙再次耸立起来,散落的玉砌雕栏又死灰复燃,想必是我该来的时候了。   这样说着,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一阵不满。显得比较浮夸,炫耀,还有厚脸皮了。   入了冬,园子就没了绿色。但朱红很耀眼,琉璃也正好,来得还算是时候。不敢说,与地坛之间这算是缘分,只能再次厚脸皮的说一句漂亮话了。——我与地坛,可算是史铁生先生在多年以前就邀请来的了。只是当时年幼,思想还未漂浮,如今年华正好,思想过了漂浮,所以来的也就是时候了。   很难想象,我是拿着一块烤熟的地瓜进了园子的。这样有些不礼貌,但的确是饿的不行,我想地坛也不愿瞧见一个饥荒的灵魂在他的地盘上晃荡着吧。迅速解决掉地瓜之后,我算是沉下心来,好好与地坛说说话,谈谈心了。   而风中,一直是它的呼吸声。   附近的老柏树苍劲幽绿,估计也得几百年了,只是调子看起来,不像是春夏那般张扬。枯萎的荒藤攀附在墙上,廊亭下,估摸着应该是紫藤花蔓。正午的阳光来得太好,北京的老太太老大爷们都在长亭下晒着太阳,打着牌,织着线衣,聊着家常。想着盛夏的时候,紫藤花开得正好,必然也是地坛最美的时候吧。当年史铁生笔下的荒凉此时也该收敛收敛了。但待我走过喧嚣的长亭之后,满园的弥漫的沉静倒算是渲染的够好。后来想想,当初它的荒芜是在一段时期里被荒废了而遭遗忘的?因此,显得沉静,荒野。   今天很好,北京的上空调子很蓝。遭遇一段时间的雾霾袭击,想不到北京的天气也有这样明朗的时候。因此,站在地坛的高墙外头,抬着脑袋瞧着地坛和蓝天,我怎么也无法联想到荒野,但的确是沉静。   曾经,我在自己的一篇文章里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与其待在一个不算安静的地方想着安静,还不如置身在一个热闹的地方,让矛盾的自己热闹热闹。”后来,站在地坛的时候,不禁就想起史铁生自己曾说的这么一句话了。——“在一个人口密聚的城市里,有这样宁静的一个去处,像是上帝苦心安排。”这句话放在地坛,再适合不过,似乎就连史铁生自个儿也这样认为过。我不敢说这是自己的想法,但的确是前人的悟出。   朱红色的高墙历经多少艰辛我不知道,黄色的瓦片经历多少风雨我也不知道,但今天,我没有看到它们颓废的表情,也没有听见多少的怨言。脱光叶子的树高高的探出脑袋,向往蓝天冲去。此时,一蓝一黄一红一枯色,竟然不是所谓的空悲切。算得欣慰。其实,我的内心并没有多少太多的话,也不会拿身体的某个部位来道悟人生。毕竟,我不是史铁生,与地坛之间的缘分也算不上是缘分。只是心里想着,就这么的来了。   其实,我挺想着在地坛碰上一只或两只鸟的,总觉得那是生命的气息。这让我不禁想起,曾在平遥双林寺中遇见的一件事儿。一个寂静的禅寺空无一人,但朱红的门壁应像是当年的地坛,褪落得叫人可惜,门头飞檐更是残缺的散落。荒藤蔓绕着老树,昏鸦此时不知踪去,若不是见烧完的檀香还留有丝丝禅烟,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地方竟然会是个“死”地方。但当我走进里头院子的时候,一群灰色的鸽子飞落在角檐上,树上,抑或在佛像上,这令我诧异,断肠人在天涯,竟是不那么的悲凉。这或许就是禅院独留下的生命迹象吧。因此,在地坛的时候,我也想着能看到一只或两只鸟了,即便没有一群。   尽管地坛曾是皇家祭庙。但在众生跟前,它跟双林寺是一样的。   其实,我想在地坛看到飞翔的鸟,并不说是为了找到某种生命迹象,这在北京显得小家子气。而是因为当站在故宫太和殿脚下的时候,等着游人渐渐散去的时候,抓起相机想好好的完全拍下来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走到我的跟前,其实看到她手里大大的ipad的时候,我就知道她的意思了。果然,她说想让我帮她跟父母拍一张合影。当然我是乐意之至的。镜头中,女孩的父亲戴着一顶军大帽,鲜红的五角星正印在他的印堂之上,黝黑的肤色搭配上去,这位父亲看起来有些羞涩。母亲则戴着一顶大红线帽,穿着淡紫色带点的羽绒服。老夫妻俩搭着围巾的方式差不多,我猜这是女儿的用心良苦。帮他们拍了三张之后,我又自个儿偷偷拍了一张,只是女孩的父亲发现了我的镜头,他的目光一直令我困惑,没有表情的脸色让我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其实,这并非关于这位父亲。   记得《我与地坛》中的母亲是一位用心良苦的母亲,文中的“我”一直不曾体会,直到最后,直到母亲离世,“我”才懂得曾经是多么的令人珍惜。   但此时,现实中,我的母亲也是一位好母亲。其实,每一个母亲都是用心良苦的。但这里,令我心情颇为复杂的,是想起了一直不肯原谅的父亲。有时候,我想抬头看着天空,划过飞鸟的掠影,不是为了抒发悲切,也不想表达什么,只是觉得漫漫的天空像是人的大脑,因为麻木了心扉,所以看不到任何迹象。所以,我喜欢飞鸟在天空飞着,或逗留在屋檐上,树上,这样看着,总觉得心里舒服,也就不会那么疼痛了。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原谅父亲,但不知因何,来到地坛,心情总是平静的。像是风,轻轻的抚慰着心灵。这也就是我为何喜欢没事的时候,就想找个禅院走走,在下雨天抑或是在某个月夜。寂静的调子让我难以浮躁,渐渐的,只要走进一座庙宇,我的灵魂,思想,甚至是一切都平静了,放下了。想着地坛曾是祭庙,因此我有这样的平静,也就不足为怪了。只是突然想起了父亲,这令我有些意外。   后来,女孩带着父母与我道了别。   后来,当我站在地坛脚下的时候,一位母亲走到我跟前,拿着傻瓜相机说:“小姑娘,能给我拍一张吗?”当然,这依旧是乐意之至的。只是瞧着这位母亲笑着的脸,我心里是疼痛的。“你是一个人吗?”我问她。“是啊,孩子没时间,老伴也忙,我就一个人来北京逛逛了。”母亲说这样的话的时候,并看不出她有多少无奈。相反的,倒显得是难得的坦荡自在。这位母亲似乎很满意我帮她拍的,与我道别的时候,她热心的双手作揖,说了一句:“你心地真好,会一生平安的。”   我一愣,笑了。心里的滋味有些难咽下去,但又吐不出来,我想起了我的母亲,还有一位父亲。其实,自己一直在路上,但不曾带着父母去旅行,源于母亲喜好安静的日子,不爱奔波,跋山涉水的旅途更不是她所能接受的。而父亲,走的地方比我多,我不敢带着他去旅行,这不怪他,而是我的一种怯弱,从小就在父亲跟前的怯弱和崇拜。只是,一个好静,一个好闹,我似乎都是继承了父母的这种秉性。但遗憾的是,这对夫妻遭遇了中年危机。关于这件事情,我一直无法原谅父亲,甚至是带着恨的。   小时候的崇拜就像是天空的云,被风吹散了,就再也没有小时候的形状了。   后来,我一直找着佛禅的书看着,没事的时候就去禅院走走,有段时期,甚至是在庙里小住了几天。或许是这样,来到莫大的地坛跟前,遇见了女孩的父母,遇见了一个人旅行的母亲,我不得已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这里,对父亲的念想似乎更强烈一些。因为,我一直在原谅和麻木中挣扎。   在地坛游玩的人不多,也挺散漫,这给我摄影带来了很好的空间和机会。但抓在手里单反却显得颤抖,不尽人意。明明看到了不错的视角,但拍的时候,却偏偏又看不到了。我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像是中了邪,但我知道,这跟父亲有关。从地坛公园大门进来的时候,古老的柏树苍老的许久,这一直延伸到入地坛的门前。我像是走了很远的路,经历了许多,才来到地坛跟前。朝思暮想的地坛,就这样的坐落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竟突然想起了父亲,这与史铁生的文章无关,这里最好不要有所联系,否则我会伤心,真的会伤心。   父亲的影子像是我的倒映在石砖上的影子。小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说,我与父亲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所以,此时看着自己的影子,像是父亲站在我的边上,说实话,我还是伤心了。如果今天的天气不够好的话,如果天空不够蓝的话,如果雾霾一直在这里的话,我想我的心情会显得沉闷,有些苍凉。就在我微微叹气的时候,身边走过的几个游人在说——“我们要不要去回音壁看看,听说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声音呢。”   我一怔,其实倒想去的。   但后来去的时候,因为回音壁外围有了围栏,我无法将身体轻触在壁石上,更无法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声音。或许这与回音壁无关,也许我的声音一直都是模糊的,我始终是无法清晰的听见。   后来,我又折回了地坛,找了个地儿坐了下来,放下沉重的背包和三脚架,一身轻松的坐在了地坛脚下。此时,如果我是真的放下了一切,那么轻松应该不只是身体吧。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会想起这些琐碎的陈年旧事来,或许跟遇见的人和事有关,或许跟地坛有关。当一个人在一个特别想念的地方的时候,或许就会比较轻易的勾起内心的一些往事吧,尽管与这个地方无关。伤心的我看起来显得不那么沉痛,也许我对父亲也不那么的恨了吧。有时候,我觉得我是原谅了他,只是一直没有当面说出口而已,因为始终是没有机会。像是一个破碎的瓶子,我是有心的浆糊,他是无意的裂痕。   也许冥冥之中,我与地坛也存在着或深或浅的缘分吧。我不曾想过自己来到地坛的时候,会冲着名胜古迹而去,会赞叹王朝历史风云,但也不曾想过我来到地坛的时候,竟然会想起这么一些事情来。这跟我在平遥的双林寺有所不同。一个人承受着干燥的风沙的时候,一个人冷得瑟瑟发抖站在城墙上的时候,我的思绪是一片平静,没有任何波澜,想不起人生,道不出感悟,只觉寺庙空荡寂静,显得清冷;只觉一群鸽子落在老树杆上,或一只鸽子飞落在檐角上,显得生气。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过去的事情,没有想起父亲。奇怪的是,来到地坛,就这么的与过去撞上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情,也没有那么深刻的感悟,只觉得伤心,只是伤心。   离开地坛的时候,要走一段好长的路,才能出了地坛。路上的时候,我一直走得很慢,不时的回头。我没有看日落,也没有去等,怕自己会承受不住。我没有心情构思,也没有去构拍,怕自己会辜负了谁。也许说,不同的人来到地坛,都会有不同的心情吧。有的人,会想过去的事情,比如是我;有的人,会想起更远的事情,比如是你;有的人,会什么都不想,只是看看,比如是他。而地坛,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就是不同的地方,有的人看它是一座建筑,比如是他;有的人看它是一个历史,比如是你;有的人看它是一个往事,比如是我。而有的人是哭着的,有的人是笑着的,还有的人是伤心的,但怎么也不会是哭着的。   反思了很久,或许说,我与地坛之间,这次还不算是真正的时候,可能必须得有这么一次碰见。想着,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该是我再来的时候。 怎样治疗小儿癫痫郑州专业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哈尔滨儿童羊角风最好医院癫痫孩子的饮食习惯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