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荒原】亲爱的格格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7:24:45
【荒原】亲爱的格格(小说) 序言
   寒冬时节,雪白的精灵飞舞在干枯的枝桠间,为那些在劲风中依然高挂枝头的黄叶瞄上白眉,穿上轻盈的纱。渐渐地,雪厚了,起雾了,远远近近都被烟雾缭绕着,人间宛若仙境一般。这才是冬日最美的样子。此时降临人间的小宝宝也一定是踏着六瓣花而来,汇集了天地之间的灵气的小精灵。
   千千万万的家庭中,总有几家会迎来天使般的幸运儿吧……
   在一个临街的肯德基店里,李兰斜倚在桌子上,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腿上,微笑着,看着小格格,满脸幸福地遐想着。
   这个活蹦乱跳的小丫头,正和几个小朋友在狭小的娱乐区欢快地玩耍,两个马尾辫不时飞舞着,红扑扑的小圆脸上嵌着一双澄澈的眼睛,撅着一张樱桃小嘴,单纯可爱。格格在滑滑梯上玩过瘾后,跑到座位上来,一边喝着热牛奶,一边看着店里的雪花圣诞装饰对李兰说:“妈妈,这个雪花真漂亮。”李兰怜爱地抚摸着格格的头道:“我亲爱的格格,你知道么,你就是踏着六瓣花降临人间的小精灵。”
   作为妈妈的小棉袄,格格,也给这个家带来最初的惊喜和最终的美好。李兰望着格格,无限的温柔触疼心底的某个触角,脸上涌起不易被察觉的冲动,所有的情意都汇聚成一个心意,似乎是要说,女儿,妈妈怎么爱你都不够。
   一
   犹记那时光景,天上人间。在老天眷顾下,李兰怀孕了。那几个月里,李兰和佛爷开心着也激动着,间或也会夹杂着些许的忐忑。担心这回究竟能不能了却他们的心愿。
   那是7月份一个周末天津专业癫痫病治疗,刚下过雨,天气清爽。丈夫佛爷开车带着怀孕的妻儿回县城老家,这一趟行走意义重大,主要是为李兰做检查,确认宝宝的性别。虽说国家已明令禁止医生向孕妇透露胎儿性别信息,可想知道总有会办法的。
   汽车缓缓地行驶着,一路都是平直的油路,佛爷还是很小心地开着车,生怕一不留神颠着坐在后排的妻儿。“子华,你现在都长大了,要当个男子汉,爸爸不在妈妈身边时,你要好好保护她。知道了吗,儿子?”佛爷对着六岁儿子吹着牛,心情不错。“爸,我知道咧。爸,那你说我妈会给我生个弟弟还是妹妹呢?” 子华也变成大男孩口气,关心起即将到来的老二。“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李兰懒懒地靠在椅背上逗着儿子。“我要妹妹。妈妈,我要保护她,也要保护你。”子华小大人的一番话逗得佛爷和李兰眼泪都笑出来了。
   到了县城,他们来到县医院找到熟人介绍的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在做完一系列检查后,李兰小心地问道:“大夫,你看我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鉴于前面提出同样问题的女人太过“迂”,大夫一再暗示后她还非要听到“男孩儿”、“女孩儿”这样明确的字眼而弄得两下里皆不欢,这会儿李兰集中注意力去捕捉大夫话里信息,生怕一时慢了半拍不能会意。大夫看了看他们夫妻俩,又看了看身边的子华,说了句:“你想要什么就是什么,孩子将来要长得跟妈妈一样漂亮。”听到大夫这样说,二人悬着的心终于放到肚子里了。生了老大后,他们一直想要个女孩儿,如今算是得偿所愿了。
   二
   八月份虽然还是夏日炎炎,服装大贾们却已经开启了秋冬订货会。怀孕的事李兰一直没声张,顶着压力忙工作,公司的小女孩们也没看出状况来。
   拥有一份办公室工作一直是她的心愿,好不容易进来了,总舍不得因为孩子而放弃工作。李兰也特别上进,为了能有更好的发展,只有高中学历的她努力考了两年也终于拿到初级证书,打算在合适的时候转行。只是女儿的到来要暂时打乱她的职业规划了。
   都说怀孕的女人娇气,再要强的女人也总有这样那样力不从心的时候。事实上李兰已经够幸运了,只是胃口不好,经常犯困,要是反应大的话早都被同事发现了。不过这时毕竟已经四个月身孕了,和她朝夕相处的女孩子中还是有细心的人看出她怀孕来,很快同事们也都知道了,于是大家都尽量帮她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这让李兰感动不已。
   顺风顺水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慢慢地,身体越来越沉,行动也有些笨拙。上班工作、下班到幼儿园接儿子,回家做饭洗衣服、辅导儿子作业,李兰渐渐有些吃不消了。
   而佛爷还像以前一样,家里的一切都顾不上,干了几年商贸大楼的楼面经理,总是没完没了地应酬,没多少回是夜半十二点前回家的。
   佛爷这样辛苦的额外收获就是扩展了人脉,给自己赢得一些干私活的机会。为了缓解生存压力,上班族专职之外有着自己的第二职业已司空见惯。
   幼儿园放学早,李兰每次到幼儿园都是子华一个人静静地在教室做作业,因为不能及时去接儿子,老师就得守着子华,想想这些李兰总觉得不好意思。上班族真是难以将家庭和工作兼顾,李兰多少有些无奈。而家里里里外外的事不知何时已被李兰一肩挑了,也许一开始就是如此吧。
   终于,李兰辞职了。为了顾全这个家,也为了支持丈夫在外全力打拼,像所有全职在家的主妇一样,李兰过起了围着老公孩子灶台转的日子,同时,静待宝贝女儿的降临。
   三
   不觉间已经11月中旬了,北方反而温暖如春,丝毫没有半点冬天的感觉。仿佛老天用尽所有的力气与夏日的盛大气焰进行鏖战,当它为群山披上遍野金黄和深红之后,最后的萧瑟也留在了那里,再也无暇回头看一眼城市。于是,城市俨然成了它无力抚摸的弃儿,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季候,被雾霾笼罩着,灰蒙蒙的一片,陷入季节的尴尬中。
   李兰在家看着电视,手里也没停下来,正织着时下流行的小孩马甲花型。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也将陷入艰难的境地,她的格格将在弃与留的十字路口徘徊。
   叮铃铃……电话铃响了,李兰拿起电话一看是房东小陈打来的。
   “李姐,实在不好意思,你们住的这房子恐怕得给我腾出来了。因为我公公婆婆现在住的城中村要拆了,村里已经和上面谈妥,并且决定村民们要在这一两周尽快搬离。所以你们这几天也得尽快找房子了。”小陈在那头很抱歉地说着。
   “这,这……”李兰一时错愕,那边城中村喊拆迁都喊了两年了,也没动静,怎么现在这么干脆地,说拆就立马要拆。过了半天,李兰才回过神来。想想前段时间长乐坡村子聚众抗议,那边交通堵了一下午,最后还是没扛过政府,没过几天村子就拆得凌乱不堪了。
   “小陈你怎么不早说呢。你看我们小孩在这儿上学,这边房又不好找,我一时半会儿怎么好找到合适的房子。”尽管知道已成定局,李兰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难处。
   “李姐,我这也是一听到消息就赶紧联系你了。我们平时都在上班,那些内部消息也无法早早知道。我也知道你快要生小孩儿了,可我实在是抱歉。这样吧,你们这个月水电我就不要了,虽然没多少钱,也算是表示我的一点歉意,这样我心里也能好受些。”
   话已说道这份上,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佛爷平时忙,家里水管、门锁出了问题都是小陈老公帮忙修复的,李兰想想还是算了,没再为难小陈。
   只是这一来着实让李兰为难了。房东一个电话打来,他们就要在一周内搬走,这可是件伤脑筋的事。
   那几天,李兰跑遍了附近的小区,也找了小区里认识人较多的宁姨和老郭帮忙打听空房。终于,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选定最难缠条件最苛刻的现任房东王新月。王新月起初要他们预交半年的房租和屋里家电的押金,粗略合计就要上万块,这可是不小的一笔。佛爷和李兰先后找房东交涉,最后预交了三个月房租和家电押金。匆匆打扫完房子,佛爷就找同事拉了辆面包车,几个人很快把一应家具物什一股脑儿堆进新租的房子。
   佛爷开着车去上班了,这下倒好,满屋子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得李兰一个人去收拾。叹口气,李兰没敢怠慢,一边规制陈设一边收拾脏乱衣物,塞进洗衣机清洗、晾晒,忙了整整一天,完全忘了自己是个怀孕七个月的孕妇。那些身体表现出的异样也被她忽视了。
   后来每每想起导致这场横祸的搬家风波,她就怎么都不是滋味。因了这来来去去的事,真是让人心力交瘁。在这个雾霾严重的城市,人与人之间也变得捉摸不透,谁看谁都是雾里看花,以至于任谁看着都像蒙着面纱的天仙,却又都被这面纱裹得透不过气来。
   四
   住进医院的李兰,把这大半年的时光像摊煎饼一样翻来覆去地想过无数次,这个孩子曾带给他们天大的惊喜,陪伴自己度过了那么多不平凡的日子,却又因为自己的不小心竟要不幸被迫提前出生并且经受万般折磨。格格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那天搬完家后,李兰收拾了一天房间,洗晾衣物的时候有一点异物流出,却没在意,忙完后太累就躺下休息了。佛爷下班回来听她说起这事,总觉不放心,就带着李兰去医院检查。做完检查才知道是羊水破了,大夫建议立即住院,但是他们医院不敢接收。听到这话李兰和佛爷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们接连辗转了几家大医院后,才住进了C院。
   在医生的办公室里,佛爷这个男人第一次踌躇了,面对医生的谈话,气氛很是紧张。
   “现在孩子才七个月,尚未发育完全,根据检查情况,羊水正常,胎心也正常,我们还是建议先保胎。”知道佛爷很担心,医生就开门见山说明情况,语气尽量显得轻松些。
   “保胎能保多久?会不会对大人孩子有不良影响?”佛爷还是担心李兰母女的生命安全,很关切地问。
   “能保多久这个真不好说,要随时观察羊水情况和孩子的胎心变化,防止宫内感染、胎儿宫内窘迫情况的发生,越往后这些情况发生的可能性越大,我们会在可控范围内尽量延长孕期。保胎不会对大人和孩子产生不好的影响。”医生耐心解答佛爷的疑问。
   “现在正是胎儿发育关键时期,保胎,尽量延长孕期对胎儿发育是有好处的;但同时风险也存在,情况就是这样。你回去和你妻子商量一下,要今早做出决定。”
   “大夫我想再问您一下,早产儿和足月儿在智力、发育等方面会不会有什么差异?”
   “差异肯定是有的,毕竟早产儿在妈妈肚子里还没有完全的发育好,不过早产儿出生后,如果护理得精心,营养补充的好,一般一岁左右发育就和足月儿一样了,宝宝在智力发育上也是没什么区别的。”
   “哦,这就好。”佛爷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并没忘记关键问题,“现在就是要权衡利弊,在保胎和生产之间做选择是不是?”
   “嗯,是这样的。”大夫顿了顿,“再一个问题是保胎结束,婴儿早产后还要在保温箱观察护理一段时间。总的下来费用也得一大笔,一般的家庭怕是难以承担,这个你们要有准备。”
   “嗯,谢谢大夫了,如果母女平安的话,多少钱都值得。钱的问题我会想办法。”
   “现在情况就是这样,你和你妻子商量一下,尽快做出决定,若保胎,我们也要尽快实施措施。这可不是能拖延的事,羊水继续流失,很容易出现胎儿宫内窘迫,对大人孩子的生命都会构成威胁。”
   走出办公室,佛爷并不轻松,回味大夫的话,徘徊在十字路口上,忐忑着。
   佛爷迈着沉重的步伐,每迈出每一步都那么艰难,每一次的跨越仿佛都在做着决定,而脑子又一篇空白……在无边无际的隐秘的黑暗里,周围迷茫而混沌,一切都来不及去分辨,只听任海风在广阔的海面肆虐着,浪涛无比汹涌地张着大口,黄皮肤黑皮肤的食人鱼,搏击着海浪,努力从海水中挣扎而起,亲吻着浪涛,向悄然肿胀的海滩袭来……孤独、无措、蚀骨的疼痛蚕食着佛爷落寞的内心……
   不知过了多久佛爷才走进病房。
   病房里十分地安静,空气于此刻凝固了似得,只有每个人的心跳声有节奏地滴答着,在让人喘不过气的憋闷空间里回荡,显得诡异而恐惧。窗外的一切也都停了下来,这一刻怎样走过,下一秒何时来到,仿佛时间也一下子彷徨起来。
   李兰看着佛爷的表情,忍不住还是问了医生的说法。
   聆听完佛爷的转述后,李兰一时也没了主意。
   窗外雾霾并没散去,只是天气变得清冷了,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冷美人儿,素白裹面,零落的树叶飘散着,粘着稀稀疏疏过往的路人,这彻骨的寒已逼退不少想到外面走动的人们。
   破碎的心情,熟悉的过往,美丽的憧憬……回忆来时的路,心里渐渐暖了起来。格格,因了你的眷顾,我有多么惊喜;因了你,我改变着自己的生活;因了你,我有着太多美好的期待;因了你,我艰难却幸福着……我多么想这一场噩梦从没来过。我曾经在心里演练了多次的画面,在那么一刻,你会带着欣喜,在第一声哭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呢声里宣布你的到来,小小的你,来到我身边,做一辈子我的孩子……
   终于,李兰开口说话了:我们还是选择期待治疗吧,相信格格,也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可是……佛爷到嘴边的话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已经有那么多成功的案例,他为何不向好的一面去想。相信医生,努力了,才能谈到以后;努力了,也就无憾了。况且,他又是多么想要和久违的女儿见面,对着不会说话的格格说一声“好久不见”。
   佛爷爽朗地对着李兰说:好,我们接收保胎,我要你们都好好的。
   五
   婆婆从老家赶来了,妈妈也从老家赶来了。他们相互换着照顾李兰,给她补充各种有营养,接送上幼儿园的子华。
   佛爷公司、医院两头跑,私下也四处筹钱。公司老总和同事们知道情况后都自愿捐钱资助他们,同时老总也以公司名义给了佛爷两万先供他们治疗,作为对这个公司中坚力量的老员工的回报。
   天天插着液体的李兰浑身肿痛,却信心百倍。这时,她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了,尽管自身出现了一些不适,却对孩子没有任何影响。他们的期待疗法还是起到很好的作用,在医生的有效治疗下,孩子体重一直在增加,胎肺加速发育着。只是这一周来格格体重没怎么增加。
   一天,医生来找佛爷和李兰,告诉他们,是时候接受剖宫产了。
   此时,已是严冬,雪白的精灵飞舞在干枯的枝桠间,为那些在劲风中依然高挂枝头的黄叶瞄上白眉,穿上轻盈的纱。渐渐地,雪厚了,起雾了,远远近近都被烟雾缭绕着,人间宛若仙境一般。这才是冬日最美的样子。此时降临人间的小宝宝也一定是踏着六瓣花而来,汇集了天地之间的灵气的小精灵。而格格又何尝不是踏着六瓣花降临人间的小精灵呢。
   做完剖宫产后,医生安排孩子在保温箱里继续隔离养护,做着无创呼吸,待身体各方面进一步发育完善;李兰则像正常产妇一样慢慢进行着产后恢复。
   半月后李兰出院,在家静养。
   两个月后格格被接回家。
   在李兰的静心抚养下,格格一岁时像足月儿一样会喊爸妈,一岁两个月开始走路。
   随后,李兰在县城开起了室内儿童乐园,享受每一天的亲子快乐时光,也为了更好地对格格各方面能力的后天培养。

共 5458 字 2 页 首页哈尔滨的羊癫疯医院哪些比较好4032&pn2=1&pn=1">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