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星月】归途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32:58
   引言      “你这不要脸的女人,竟然跑到我家里来了,你给我滚出去!”英子气得像疯了一样拽着琳琳的头发往外拖。   张涛一看急忙上前扯开英子的手,抱住英子,冲琳琳喊到:“你快跑啊,还愣着干嘛!”琳琳听了,匆忙地跑到门口,鞋子也忘了穿,推开门像条丧家犬一样仓惶地跑了。   张涛看琳琳跑远了,才松开英子,穿上衣服骂骂咧咧的扬长而去。英子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一双失神的大眼睛无助的望着门口。   “怎们办?我该怎么办?”英子在心里一遍遍的问着自己,英子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才可以挽回丈夫的心,挽回自己的婚姻。   眼泪无声的留下来,英子越想越伤心,想想几年前夫妻俩恩恩爱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可如今物是人非,一切都变了……   英子被这场婚姻折磨的快疯了,情急之下找到了我,向我讲述了她的一切,希望我能够帮助她。   (一)   英子从小是在黑龙江的一个小乡村长大的,有两个姐姐。五岁时就没了父亲,七岁时继父走进了她的家庭。继父对妈妈疼爱有加,对英子和两个姐姐也视如己出,英子一直念完初中,因为没考上高中才回家务农的。有水的地方人杰地灵,毕业后的自己留着一条大粗辫子,长着一双灵气的杏核眼,身材却没有北方女子的粗壮,而是像南方女子一样娇小玲珑。   十七岁,花一样的年龄,也是做梦的年龄,想当初自己的身边也有许多小伙在追。可是自己一个都没看上,不是这些人不优秀,而是自己的心不在老家这块黑土地上,总想离开家乡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对这些儿女私情总是不予理睬。也是机缘凑巧,有一天,有一个远房的表姨来家里串门,看见自己出落得又乖巧又漂亮,就顺嘴说了一句:“和我走吧,去城里打工去,等将荆门看羊羔疯到哪家医院来找个城市里的小伙子,多好!要不白瞎这模样了。”   打小英子就没去过城里,小学在村里,中学在镇里,城市对于自己来说,始终是一个神秘的地方,一个心中的梦。   “老姨,我没手艺还没文凭,能打啥工呢?”英子脸红红的有些腼腆地问表姨。   表姨拉着英子的手笑着说:“城里用人的地方多着呢,大小饭店都招服务员,像你这模样去应聘,一准用。供吃供住,挣的钱干攒,多好!”   英子妈闻言却打断表姨的话:“一个姑娘家,都这么大了,再过个一年半载就找对象了,去城里跑个啥劲,城里的小伙子都花心着呢,不可靠”。   表姨看看英子,又看看她妈,生气地说:“你这老观念该改改了,你种了一辈子的地,还让孩子和你一样,垄沟里刨食吃啊!”   英子却没有理会妈的话,转头好奇地问表姨:“老姨,城里是不是可热闹了。听说都不住炕,住床。还能天天洗澡。也不烧柴禾,可干净了?”   表姨回答说:“是啊,那马路天天有人扫,可干净了,你想去不?”   英子乐得一蹦高,急忙表态说:“我去,可想去了,老姨你带我和你走呗。”   英子妈却用眼睛瞪了英子一眼训斥到:“老实在家呆着得了,哪都想去,心还怪野的。”   英子一听妈说的话有点急了,生怕不让她去,辩解道:“我咋野了,我去打工还能挣钱养活自己,不再花你和叔的钱,家里也能少点负担,多好啊!妈,你就让我去吧,求求你了”。英子拉着妈的胳膊央求到。   可是英子妈却一直不松口,表姨一看也只好作罢,一脸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妈妈一脸固执的表情,把英子气得跑到村旁的大柳树下哇哇哭了一下午。等哭累了回到家里,表姨己经走了,英子郁闷的连晚饭都没吃,早早就回自己的小屋睡了。   一连几天,英子也不说话,只是在地里拼命的干活。   妈看着英子,心里也直心疼,可是一想到答应过英子死去的爸爸,要把姐妹三个孩子养大成人的,说这城里的人花的很,怕英子太小,去了出点什么事,自己怎么活啊,所以一直不吐口让英子去城里。   英子就想去,私底下和大姐二姐闲聊,大姐二姐都己经结婚了,在农村日子过得紧吧吧的,深知在农村的苦处,都赞成英子去城里。   有了两个姐姐的支持,英子的决心更大了。英子天天在地里干活早出晚归,心里却偷偷的酝酿着去城里的计划。   大姐回家也和妈唠家常,悄悄的帮英子打探消息:“妈,我那个老姨在城里是干啥的呀,家里几个孩子啊?”   “你老姨是在大连钟表厂上班,做表的。姨夫是公交司机。你们小时候来过几回,那时你爸还在世。你爸走的那几年,咱家日子过得难,多亏你表姨,总来帮衬着。从来没嫌咱家穷过。自从你叔进了咱家门,日子比前几年好了,她家两个孩子也大了,时间也紧了,来的就少了。你结婚她还送你了一个挂钟,记得不?”   “记得,记得,原来表姨在表厂啊。”   “你表姨厉害着呢,考学考去的大连,要是你姑姥和姑姥爷活着就好了……”   妈妈后面的话,大姐都没细听,哼哈答应着,却把表姨在表厂上班的事告诉了英子。英子就拿着大姐二姐凑的路费钱,骗妈说去镇上赶集去,买票独自来到了大连。在警察的帮助下找到了表姨,当表姨看到英子时,心里高兴坏了。大姐看英子走了,才回家告诉妈,给妈气得直跺脚,把大女儿和二女儿一顿臭骂,坐在炕上哭天抹泪的担心英子走丢了,还好表姨往大队打了电话报了平安,这才安心了。   (二)   表姨在北京街批发市场附近的米线店给英子找了个工作,供吃供住,工资每月300。饭店面积不大,七十多平,有三个服务员,都是十七八岁年龄。当时把英子美坏了,三百元够英子一年的零花钱了,英子兢兢业业的工作着,开工资的第一个月就留了五拾元,其余的都邮回家里。老板是个离过婚的女的,也是黑龙江人,对英子非常好,像妹妹一样看待,英子也把饭店当做自己家生意,尽心尽力的工作着,饭店的同事们都很喜欢这个勤快的丫头,因为英子有一条乌黑发亮的大辫子,所以大家都喊英子叫“王大辫”。   大连的夏天总是早晚比较凉爽。午后的阳光越过楼顶,穿过古老的梧桐树宽厚的叶片,照在行人的身上,每个人都急匆匆的走着,马路也被太阳烤得像烧焦的大地,散发着呛人的尘土气息。知了在树上吱呀吱呀的叫个没完,吵的人心里都烦的慌。   英子坐在饭店外面台阶上看着马路上过往的行人,一晃儿来大连己经快两个月了,活儿倒是不累,就是有点想家想妈和姐姐。家里现在香瓜和柿子也都下来了,黑土地结的东西都好吃,不像大连黄土地,长的什么都没味。   妈现在应该天天在稻田地薅大草吧,辛苦了妈。大姐和姐夫也不知还打仗不?二姐和婆婆应该挺融洽了吧。城里的环境真好,啥时侯我也是这个城市的一分子,多好!英子自己在那里胡思乱想着,想着想着,红了眼眶。   “王大辫,来人了。”屋里青姐的喊声打断了英子的思绪。   “来了!来了!”英子急忙答应着,擦了一下眼睛,转身进了屋。只见屋里站着一个男青年,二十一二岁的年纪,长得还算周正,浓眉大眼的,能有一米七的个子,上身穿着白蓝相间的格衬衫,下身穿着一条蓝色的大短裤,脚底趿拉着一双拖鞋。看见英子进屋,也没说话,只是东看看西望望,似乎在打量着屋里的环境。英子上前客气的问道:“顾客,你吃点什么?”年轻人盯着英子半天才说话:“我什么也不吃,我找老板。”   “找老板,我们老板不在。你有啥事?”   “啥事和你说好用吗?你能做主吗?她去哪儿了?我就找她。”男青年看英子小,不屑一顾地说。   “不知道去哪儿了。”英子非常厌恶的看着这个人,说话一点礼貌也没有。   “我说你这小丫头,服务咋这么差,说话还这么冲,我是顾客,你说话得满脸笑容,笑脸迎客。”男青年看英子生气的模样,禁不住偷偷笑了,就还想逗逗她。   “你又不吃饭,就不是顾客。我服务咋差了?”英子最讨厌这种无事生非的顾客。   “有茶水没?来一杯。”   “对不起,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这个可以有?”男青年调侃着。   “这个真没有,有饮料。”英子不耐烦的说。   “好吧,拿一瓶饮料吧,要冰镇的可乐。”   英子看着这个奇怪的男子,拿了一瓶冰可乐放在男青年身边的桌子上。   男青年笑笑,拿起可乐拧开瓶盖就咕咚终喝了一大口,看着英子问:“你多大?”   英子不理他,把头扭向一边。   没想到他竟然转到英子前面,嘻皮笑脸地盯着英子:“哟,脾气还挺大。不过长得挺漂亮哈。你来多久了?”   “我来多久干你什么事?你不吃饭付饮料钱,别说没用的。”英子气急了,脸通红发火说道。今天那两个服务员午间休息,英子值班,后厨也只剩青姐一个人。每次来客人,青姐都会在前厅照应点,今天奇怪了湖北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喊了一声就没影了。英子是又气又怕,没见过这么调皮捣蛋的顾客,不吃饭尽说废话,还说找老板,拿老板唬人啊,一看就不像好人,我就不能给他好脸。想到这儿,英子转身去收拾调料不理他,但是也用眼晴偷瞄着他别跑了,饮料还没给钱呢。男青年一看英子不理他,竟然也帮着收拾调料盒,还哼着歌,边唱边看着英子怪笑,把英子气得骂也不是,瞪他也不是。正犹豫要不要往外撵他时,另外两个女服务员回来了,看见男青年都喜笑颜开的跑过去,拉着他的胳膊嚷:“涛哥,你上次答应请我们吃冰淇凌,结果两个多月没来,这次得买双份的。”   “没问题,现在就去买,一起去。”说着话,三个人一窝峰跑出去,留下英子一团雾水的站在那儿。   青姐这时从厨房里走出来,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英子气急败坏的瞪着青姐:“你和他串通好的,是吧?成心逗我。哼!再不理你了”   青姐一看英子生气了,急忙解释说:“他是老板的弟弟叫张涛,总来店里玩,就爱开玩笑。看你新来的不认识,年龄小,就想逗逗你。不让我出来,不怪我哈,你一会儿找他算帐。”   正说着,俩服务员和那个涛哥从外边说说笑笑的走进来,手里都拿着冰淇凌。涛哥看英子嘴还撅着,就上前笑着往英子手里塞了一根冰淇凌,看着英子涨红的脸,不以为然的说:“还真生气了,开开玩笑而已,不至于吧。”英子把冰淇凌往桌子上一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认识你吗,你和我开玩笑,切!真有病。”转身去饭店窗户的角落里坐着,一声不吭地望着窗外。   英子最看不上这种玩世不恭的男人,不认识就和小女生开玩笑,自以为很了不起,其实最肤浅。涛哥看英子那倔乎乎的样,还想再解释一下,可是再看那两个服务员都偷笑他,男子汉的自尊让他张口又来了一句:“不吃拉倒,脾气还不小。真拿自己当大小姐啦。不实逗。切!”   英子看着他那流里流气的样子,心里这个气:一看就不像好人样,花花公子一个,离他远点,别沾身上。张涛拿着冰淇凌,边吃边和那两个服务员打闹去了,但却时不时用眼晴瞄英子哈尔滨癫痫病能治好吗几眼,英子却假装没看见,干着自己的活。   自从发生那次闹剧以后,张涛再来饭店,英子都像没看见他一样,那两个服务员却像粘糕一样,涛哥涛哥的叫个不停,叫得英子听了直恶心。   原来张涛是在旅游学校上学,学餐饮管理和厨师的,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每逢放假就会跑姐店里来帮忙。还别说,学管理的就是不一样,别看张涛和服务员们玩世不恭,可是在饭店的服务上却一丝不苟,无论多难缠的顾客,他都能哄得服服帖帖。尤其是把饭店厨房进行了标准化操作,服务员实行分工管理以后,前来就餐的顾客比以前多了很多,饭店的经济效益也比以前翻了一番,尤其常来的老客也都对他赞不绝口。   英子对他不好的印象一点点的在动摇,有时侯也会和他搭一句两句话,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排斥他。可是有一次在饭店发生的一件小事,让英子彻底对他转变了看法。那天好像星期日,吃饭的人特别多,前厅后厨都忙得不可开交,门口来了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妪,个子不高,脚不太利索,拄个拐杖,进屋就问有面条没,当时是张涛收款,就笑呵呵的告诉老人:“阿姨,这是米线店,不是拉面店。”   可是老人并不明白还问:“我要吃面条,就要面条,啥是米线。”   张涛耐心的回答她:“就是大米做的面条。”   老人似懂非懂的拿了三元钱放到吧台:“给我来一碗面条。”   张涛笑着把钱收起送还老人,还领她出了门,指着前面那家拉面馆和颜悦色的说:“阿姨,那家是面条,你去那家吃,我们这不卖面条。”   老人应了一声走了,没有五分钟回来了,这次没进屋,就在门口问:“有面条没?我要吃面条。”   张涛一看咋又来了,就又耐心的告诉她,前面是面馆,你走错了。老人应了一声就又走了,张涛就又进屋开始忙活了,可是没有两分钟,老人又回来了,这次干脆进屋坐在那儿不走了,还嚷了一句:“给我来一碗面条。”   张涛说:“阿姨,就有大米做的面条,行不?”   老人说:行,来一碗,多少钱?”   “要肉不?”   “不吃肉,就要菜的,多吃菜。”   张涛一看老人那样子,就喊来英子:“你去做个蔬菜米线多放点菜,煮软点。就说我说的,不武汉哪里治疗羊角风最权威开票了。” 共 25008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