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清晨】如果有一天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17:41
无破坏:无 阅读:1575发表时间:2017-02-07 00:42:08 摘要:“我”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是一类人物,不是一个个体,曾经非常热爱这个世界,由于遇挫,一度产生了自杀的念头,经过思想斗争,又燃起了生存的希望。鼓励社会底层的人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想我吗?   ——题记   (一)告别生命绿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想我吗?——我问那盆植物,那盆放在厨房台面东南角的植物。   说实话,我忘记了它的名字。只记得朋友芳送我时说,它可以吸油烟,它很好照顾,别忘了浇水就行。对于我这个花草盲来说,是不敢把任何一种花草请回家养的,怕它们的小生命葬送在自己手里,又没有林黛玉葬花的锄。“若真养死了,我再送你一盆。”芳爽快地说。于是我战战兢兢地收下了它,并把它安放在我每天必去的厨房。倒不是为了让它吸油烟——我自己都不愿意吸油烟,怎么忍心让一盆植物去吸呢?——而是为了不忘浇水。然而第二天,我准备给它浇水时,就忘了它的名字。怎么好意思打电话问芳呢?她一定会嗔怪我的。于是自作主张,给它起了一个名字——生命绿。我告诉它:“亲爱的,你必须有自我生长的能力,因为你遇到了一个马马虎虎的主人。”它点点头,似乎答应了。又或许没有答应也未可知,因为窗子开着,正好吹进一股风,或许它懒得理我,只是跟风打招呼吧。   我小心翼翼地接了满满半鸡蛋壳水,浇在它的根部。奥,又忘了告诉你了,我怕自己忘了浇水,便叮咛自己,每次做鸡蛋的时候,用鸡蛋壳接水给它喝。然而我却常常忘了吃鸡蛋,于是便也常常忘了给它浇水。可它从没一句怨言,从它的长势便可知。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它的生命力极其旺盛,总是绿盈盈的一盆。夏天时,旺得长出了盆外。仔细看,原来它长出了新的枝节。打电话请教芳,她说剪下来插进另一个花盆又可以再长出一株的。我没有再插,照顾好这一盆已不错了。   朋友红来家,我们包韭菜鸡蛋饺子,我和面,她备陷。她打鸡蛋,左右手各握一只相互撞击。我止住了她。她说怎么啦,我说为什么让它们互相残杀呢,既然都要死,就别让它们互相怨恨着离开这个世界。红笑了,准备把鸡蛋壳丢进垃圾桶。我又止住了她。“又怎么啦?”她说。我指了指生命绿说,给它浇水,用鸡蛋壳。红又笑了。当然,她顺从我的话,去浇水了。我又说:“你是我的朋友,它也是我的朋友,所以你也是它的朋友,它也是你的朋友。希望这一命题成立。”我们都笑了。生命绿有没有笑,我不得而知,但笑是可以传染的,根据这一原理,它应该也笑了。   生命绿,起名时,我希望你常绿,希望你旺盛,也暗暗把你的旺盛与衰残与我自己的兴衰联系起来。就像《最后一片藤叶》中生病的小女孩,认为藤叶在,她的生命也在,她的希望便在。然而,你翠绿耀眼的此时,我却想离开了。——生命绿,如果我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想我吗?——我痴痴地等待它的回答,然而它不语。——生命绿,如果我走了,再没有人给你浇水,你还能活多久?你会随我而去吗?      (二)告别福娃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想我吗?——我问福娃,我的宠物狗。   福娃原是二哥养的,名字源于2008年奥运吉祥物,当然,它是那年出生的。只因它太淘气,便被遣送回老家陪父母。  辽宁癫痫较好医院 在什么情况下会犯癫痫病因为它懂我,也因为它陪伴父母的功劳,我每次回老家,总买好吃的给它,哪怕我穷得连路费都是借的,也绝不会少了它的吃食。我们一起到田间撒野,一起去河边看夕阳,一起在楼顶赏月亮,一起躲在后院吃零食,一起……   有一次,它被一辆面包车轧了,在家门口。村里人呼啦一下拦住了车,让车主陪钱。(车主是为了逃过收费站收费,从村里绕道过的)——我看着浑身发抖的福娃,直愣愣地站在花园边,目光中充满了恐惧——我恨不得引爆那辆车。后来它双目不动了,似乎灵魂已经离开它飞走了——它就这么站着,夹着尾巴,夹着四条腿,摇摇晃晃,快要倒下去的样子。我一直看着它。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上前去碰它。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走着,我一动不动地盯着它。三个小时过去了,它眼睛突然有了光,身子动了动,好像熄火很久的车子突然发动了。它走起来,像蹒跚学步的孩子,也像刚出生的小羊羔。我蹲下来等它走过来。它走得稳了,走得快了,跑起来,跑到我跟前,用嘴巴和身子蹭我的手。我又怨又恨又喜,一边流着泪,一边笑着喂它东西吃。   福娃很喜欢我给它洗澡,给它剪毛。我先用一盆水冲掉它身上的浮尘,再换盆水加沐浴露,给它揉搓。我很少用狗刷子,它太硬,梳时一定很痛,又没有手的温度。洗完再换水冲掉它身上的泡沫,然后给它捉跳蚤。女儿虽然喜欢福娃,给它准备浴巾,给盆里加热水冷水,可绝不给它洗澡,嫌它脏,更不用说捉跳蚤了。她远远地蹲在一边看。福娃则很享受很感激地看着我。捉完跳蚤再用水把它冲干净,然后把它从盆里提出来,挤掉它尾巴和腿上的水,女儿立即递过来浴巾把它裹住,擦去水。若是春秋冬,就用吹风吹干它的毛。若是夏天,便放它下地。它迅速地冲到楼顶(露天的),打几个滚,再抖一抖湿漉漉的毛,抖出藏在里面的水珠,又迅速奔下楼,冲到大门外人家的沙堆里去。再回来时,全身的毛都干了,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雪白雪白。风轻轻吹过,毛浮动起来,更显出它雄性的帅气。我搬了小板凳,拿出剪刀,它乖乖地站定,让我给它剪毛。我先剪掉罩住它眼睛的毛,露出它那两只大大的眼睛。刚剪完,它就想去玩,我抓住它尾巴,哪里去,还没剪完呢?它不再挣脱,任我剪。我一边剪一边告诉它,剪漂亮了,才有狗姑娘愿意嫁你。它似乎能听懂我的话,也很满意我设计的“发型”。刚一剪完,就跑出去炫耀了。   此刻,我和福娃偎在楼顶看月亮。它很享受这样的时光,而我却想离开了。福娃,如果我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想我吗?——它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但感受到我情绪的变化,因为有泪珠掉到它身上。它舔着我的手,不回答。——福娃,如果我走了,再没有人给你洗澡,你会遭人厌弃吗?你会孤单吗?      (三)告别房子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想我吗?——我问我的房子。   它位于小城一幢高层楼房的腰部,不高也不低;它不是很大又不是很小,不空也不挤;它门朝北窗朝南,不冷也不热。更为重要的是,它的每一寸土,每一块砖,都浸透着我的每一滴汗水,承受着朋友的每一份情谊。每天晚上,它将我搂在它的胸前,让我安然入睡。当我躺在暖暖的被窝时,总会想到那些无家可归,无衣可穿,流落街头,在寒风中瑟缩的人;当我躺在暖暖的被窝时,也会想到很多闲置的房子,有装修好了却无人居住的,有未装修也未卖出去的;当我躺在暖暖的被窝时,更想到了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武汉哪个癫痫治疗医院好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此时此刻,窗外飘着大雪,屋内却一点也不冷(虽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因为我在你的怀抱。房子,如果我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想我吗?——它沉默不语。房子,如果我走了,再没有人住进来,再没有人陪你说话,再没有人给你唱歌,再没有人白天为你开窗晚上为你点灯,你会寂寞吗?   ……   (四)一粒尘土   黑夜降临,我一个人沿着大街,漫无目的地走着。一幢幢楼房住户的灯,陆陆续续地熄灭了,小城睡了。忽然觉得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我能如圣诞老人一样,进入到每一个家庭。亮着灯光的一家,是谁?我不用推门便进入屋内,是一个代课教师,在批阅作业。那深夜唱歌的又是谁呢?是位小保姆,在哄小孩儿睡觉。那幢尚未盖好的楼房,又是谁的鼾声?我看到蜷缩在地面的建筑工。……恍惚中,那些人似乎都是我,我也似乎是那些人,我是打工妹,我是清洁工,我是废品收购员,我是小商贩,我是保安,我是酒店服务员,我是商场收银员……   我是一粒尘土。   我曾经多么热爱这个世界,我满怀希望地走出来,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撞得头破血流,我折断了自己的双翅……   我匍匐在大地之上,叩问大地,你如此之大,可否有属于我的一寸?我仰望苍穹,你如此深邃,容得下无数的星星,可容得下我小小的身躯?天地之间,如此广大,可有我如一粒米的空间?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想我吗?——我问蓝天,我问白云,我问树上的鸟,我问花间的蝶,我问饮用的每一滴水,我问呼吸的每一口空气,我问养育人类的土地……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想我吗?   还有谁我可以问呢?   (五)尾声   我的魂飘飞在空中,晃晃悠悠,飘飘荡荡……   迷迷糊糊中,眼前闪现出生命绿,它说:“主人,你不也常常忘记给我浇水吗?我不是活得挺好吗?或许上帝只是太放心你的生活能力才把苦难分给了你。你可要对得起他呀,就像我这么旺盛对得起你一样。”   这种话我听得多了。我没有理它,继续飘飞。这时一个声音穿透云层传入我的耳骨:“主人,你不要我了吗?”我循声望去,是福娃,它正对着飞云狂吠。   我心动了动,继续飘飞。一个嗡嗡的声音传来:“主人,回来吧!”是我的房子吧。我想,但并没有停止飘飞。   恍恍惚惚中,眼前出现了破石而出的碧绿的竹子,长在悬崖上的果实累累的桃树,迎着寒风而开的雪白雪白的梅花,屡败屡战的结网的蜘蛛,失去双腿坐着轮椅配钥匙的小伙,白发苍苍的推着自行车卖菜的老奶奶……它们,他们,全都在看着我,没有叹息,没有抱怨,没有同情,只有默默的奋斗。   我该停止飘飞,加入他们的世界吗?亲爱的,请告诉我!   共 35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