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雀巢】我的那群做钢贸的弟兄姐妹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5:41:39
无破坏:无 阅读:1894发表时间:2015-05-13 12:44:01 摘要:到目前为止,钢贸行业的前景仍然不容乐观,很多人都改行做了别的生意,但曾经因为钢贸让我们走到一起的机缘,在各自的心中已经扎下了根,也开出了一朵朵饱含深情的友谊之花。 随着网络的普及,我在工作之余也会浏览一些文学网站,认识了很多在网络文学海洋里遨游的文友。织雨柔是我在《莲园原创文学网》认识的最早的文友之一,缘起我们盱眙的小龙虾。   2004年的春天,我哥哥的女儿在上海杨浦区国和路上开了一家龙虾馆。一天,我闲着无聊,便在《莲园》论坛里发了一个帖子,说所有去龙虾馆吃饭的莲园朋友都会收到一份惊喜。织雨柔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她竟然在周末就带着好友直接杀往龙虾馆大快朵颐一回。   她的那篇《国和路上的小龙虾》文章在《莲园》里也掀起了一场“红色风暴”,后来,我把龙虾馆当做莲园朋友聚会的大本营了。   织雨柔在上海一家钢材贸易公司做人事主管,他们老板在2005年上海钢贸“牛市”中掘了“第一桶金”,便准备在浙江嘉兴港区投资一家大型的钢贸城。   一次,她给我电话说,老板急需招聘一名会计,要我从老乡中给她推荐一个。可是我问了一圈,几个有会计基础的老乡都有了满意的岗位。于是,我跟织雨柔开玩笑说:“你们招聘的会计是数钞票的吗?这个岗位我也会做的。”谁知她竟然反问我说:“如果你想跳槽的话,有一个办公室主任的岗位倒很适合你。”我一听惊愕了:“天下竟有这等美差?”可转念一想,自己没有半点经验只能望尘莫及了。她看我在犹豫,就说:“难道你不信任我?”我说我怕自己没有工作经验,不能胜任这项工作。她一听这话更干脆了:“这有什么担心的,有任何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呀。”我心想,难道我又遇到贵人了?   2006年的春天里的某一天,我在她的公司里见到了嘉兴项目的黄总和陈总,我们简单的聊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后,他们让我为集团董事长张总写一篇参加“福建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评选的安徽小儿羊癫疯哪个医院好宣传材料。我有点为难,因为写这种人物报道的体裁我还真的没有写过呢。谁知织雨柔过来跟我说,董事长的宣传材料我有的是,拿几本去参考一下就好啦。   等我浏览完张总的宣传材料后,对钢材贸易这个市场也有所了解。在钦佩张总实干的同时,对钢贸这个领域也开始有了浓厚的兴趣。我很快的写了(严格的说,应该叫整理)一篇张总的宣传材料发过去,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可是,这一等就是半年。后来听说黄总把自己一个老战友的儿子介绍过来填补了这个岗位的空缺。   我当时也没有太多的遗憾,毕竟我还在台资企业里做着一份大家眼里白领的工作呢。   2006年秋天的某一天,织雨柔让我去她公司与一位新到嘉兴项目即任不久的执行总经理刘总见一面。我问其缘由,她说黄总介绍过来的那个办公室主任刘总不满意,要求重新招聘,于是她又把我推荐出来。   很多事情不由得你不信,仿佛上天早已作了安排。我跟刘总第一次见面就给对方留下很好的印象。刘总给我的感觉是做事干练,不摆架子。刘总对我的评价是为人实诚,可以培养使用。   当我真正成为嘉兴杭州湾钢贸城项目一员的时候,我真的准备在这块热土上大干一番的,我甚至把房子和孩子的户口都安到了这里。   因为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公司是刚组建的,我的工作内容也是我生平第一次涉足。   记得当时全公司只有18人,工程部、融资部、招商部、财务部、行政办公室等5个部门。   本该是大家朝着一个既定目标共同努力的团体,然而,由于公司内部高管明争暗斗,搅得整个公司的气氛怪怪的。加之这个公司本身就是民营企业,用人也大多是带有家族企业管理的模式,所以像我这种纯粹从市场招聘来的“外人”,有很多地方的不适应,甚至不时地会遭受他们的排斥和冷眼。   我没有被眼前复杂的人事关系所击倒,心想:既然作了选择,就要努力去做,哪怕不能最好,也要做好自己。我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凭借自己的一腔热忱,还有那股干一行爱一行的执着,直到2011年3月15日与其挥手道别。   在这段不长也不短的日子里,我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也沉淀了很多难以忘怀的记忆。   这个在杭交所上市的集团公司旗下大大小小的子公司有20多个,专业的部门各有所属,而只有财务部和行政部是由集团统一管理的。   我作为行政部门的主管,每天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堆,累一点无所谓,最闹心的就是伺候那20多个子公司的老总,脾性温和的还好商量,对于一些特立独行,又自认为是老板亲信的人,遇到一点不如意的事情,往往是直接冲到我的面前,一副趾高气昂的神气,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我要求你做的事情必须马上给我去做!”有时候我也会不吃这一套,硬生生地给顶回去:“你说的话不算,除非老板要求我这么做才行!”起得他怒发冲冠。   其实,这种明搞的做派倒是好处理,还有一种人喜欢跟你玩阴的。有一次凌晨二、三点钟光景,一通电话把我吵醒,问对方何事?对方说他宿舍的马桶漏水,要我找个水电工去给他修理。   都是大老爷们,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呗?!不行,有的人认为这么轻易了事太便宜了,便想方设法找你家人的茬。我老婆在物流公司结算中心做事,有一回客户的提货单未交她就把货给发了,因为平时大家都很熟悉,以为今后把提货单补来就好,而且以往其他发货员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其他人可以,这回就不行,一定要按公司规章制度对我老婆进行罚款处理。纯粹小人也!   在所有老总当中,我最敬重的还是刘总。虽然他平时对我的工作要求也很严格,用他的话说,对我批评也最多,但是我从他那里受到的教益也最大。   他是个做事追求完美的人,一个文件他也会认真细致地修改到每一个标点。   他的工作作风属于雷厉风行的那种,无论面对多大压力,是非黑白必须弄个水落石出。   他还是一个勤奋好学的人,在他的办公室、宿舍里,看到最多的就是各类书籍。   他更是一个有情趣的人,标准的男高音,你若有幸听他引吭高歌一曲,那一定会让你震撼心灵。   他骨子里还有一股“小资”的基因,居家装饰讲究情调不说,就连私家车里的脚垫都是纯白的,叫你上车不敢落脚。   后来,他接受另一家钢贸企业的聘请去了扬州;再后来,一个特殊的机缘,我们又走到一起,在同一家集团共事,一直到今天。老总形形色色,员工更是一个面孔有一个故事。全集团员工有200多号人,用隔壁公司人的话说,几乎找不到一个丑的。这也是我们公司当时用人时一个心照不荆州哪所医院治疗癫痫宣的事实吧?!   有一次,财务招聘一个会计,财务总监在众多应聘者中看中了一个业务能力较强的男生,总裁复试的时候提醒说,让财务总监再考虑一下,否则怕会被董事长骂死。理由只有一个,五官不够端正。这个男孩嘴巴说话稍微有点歪斜。   男职员如此要求严苛,女员工那更不能降低水准啦。   小林早我两个月进公司的,大家公认的美人胚子,以前经过芭蕾舞训练的。第一次见到她是在2005年底集团举办“励宁杯业余乒乓球邀请赛”的时候,一袭黑色长裙,端庄优雅,当时被我错当成“老板娘”了呢。因为我看她对老板的女儿娉娉照顾的体贴入微,心想只有母亲才能如此吧。所以在球赛结束的晚宴上,大家互相敬酒的时候,我举杯对她说:“这第一杯酒我先敬娉娉的娘。”我的话音刚落,全桌人一个个惊愕万分,大家齐声在反问我:“你刚才说什么?小林是娉娉的娘?”我一看糗出大了,连忙自己给自己解围:“哈哈,大家真以为我会认错吗?我是看酒桌的气氛太沉闷,想活跃一下气氛而已啦。不过,你们看,小林对娉娉这么好,亲娘也不过如此吧?”大家哪里能这么好哄骗呀,齐声说:“解释无效,罚酒三杯!”我说:“酒我可以喝,但是刚才真的是开个玩笑啊。”后来,她也来到嘉兴项目,负责市场的招商工作。时间相处久了,大家已经模糊了同事界限,直接兄妹相称了。她叫我“胡哥”,我叫她“林妹妹”。有一次,同事一起聚餐,酒过三巡的时候,她不知是真的醉酒,还是想故意让我在众人面前出糗,她对大家夸张的说:“你们知道吗?胡哥说我是他的‘梦中情人’!”我差点当场晕厥。   有了上次闹剧,我也就敢胆大妄为了。集体聚餐时,我会夸安徽小儿羊癫疯医院张地挽着她的胳臂到同事朋友前敬酒,并特别强调地跟大家说:“我今天是携夫人来给大家敬酒的哦!”她佯装生气,然后不屑的说:“谁怕谁呀,你回家不要被嫂子骂就好!”   小周是老板介绍到公司负责外联接待工作的,她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工作时说:“我是负责公司客人吃喝拉撒OK卡拉的”。大家尊称她为“钢贸城最美丽的少妇。”她自己更是当仁不让:“哪里哪里,我是一般一般,钢贸城第三。因为第一、第二还在她娘胎里呢。”她的嘴巴也很厉害,我曾经就被她说得下不来台。有一回聚餐,她当众爆料说:“胡哥,听说你喝醉酒的时候经常抱女孩子,你怎么从来没有抱过我呀?难道我不够漂亮?”我心里想哪有这么大胆主动索抱的人啊?就说:“我这叫兔子不吃窝边草。”她更来劲了,说:“你这叫傻,你自己的窝边草不吃让别的兔子来吃吗?”后来我一了解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在老家是做酒楼、KTV老板的。不过,她为人耿直,性格豪爽,也一直是有口皆碑的。她的厨艺也很了得,我们经常以她做的菜好吃为由在她家蹭饭。她的酒量更是与网络里的“斤姐”有的一拼,她曾经自曝酒量:“白的两瓶、红的四瓶、啤酒不计瓶。”我们跟老板开玩笑,他聘用小周真是找对了人。   小周有个帅气得让人嫉妒的儿子,名字叫“狗狗”。因为一家三口都属狗,所以她自称“老母狗”。我们跟他开玩笑:“整天只看到你们家母狗和小狗,公狗哪里去了呀?”她回答得更大胆:“公狗满大街有的是嘛。”   除了本集团公司的同仁,市场内招商进来400多个客户也就是400多个公司,很多老板在日复一日的交往中也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付总是小我好几岁的一个钢贸老板,因为他与小周是宁德老乡,所以我们在小周家里聚餐时认识。他是豪爽之人,玩起来也疯狂。有一次,他们公司几个兄弟准备去游泳馆游泳,想邀我一道前往,我说我是“旱鸭子”不会游泳。他们不死心,下班的时候,在路上碰见我,要我上车,我说如果去游泳的话,我真的不去。他们说是去饭店一块吃饭。我还在犹豫中,他们几个兄弟已经不容分说硬是把我架上了车。等我上车以后,他们一齐发出一阵邪恶的欢呼:“胡哥你上当啦,我们是去游泳的。”此时的我还能如何?只能听任他们摆布呗。   李总原先是公务员,钢贸牛市动摇了他的决心。尽管他的夫人竭力反对下海经商,在他的坚持下,最终他们还是拿了假“离婚证”。因为钢贸圈贷款有个联保机制,有婚姻的人必须本人到贷款银行签字画押。李总的夫人也是公务员,哪有那么多的自由时间呢。我们都尊称李总是“二哥”,说他是“离婚不离家”。   李总最令我敬佩的是他那运动时坚韧的耐力。我的乒乓球技术不高,但是在自己喜欢不多的几项运动中最偏爱它。我们闲暇的时候,经常会凑到一起挥几拍。我们集团财务部的张总平时也喜欢乒乓球,有一次,我们三个相约“十一球制”轮流上场,胜者留,败者下。本来以为大家球技不会有太大的悬殊,谁知到最后,不是球技,而是耐力,让我和张总输得一败涂地。那次我们起码打了几十局,最后“二哥”简直就是常胜将军,我们俩成了他的棋盘中一个棋子任他摆布。那场球打后,张总右臂累得连开车方向盘都不能扶了。   陈总是我的老乡,由于老婆是周宁钢贸商圈内的家族成员,有幸在我们市场中竖起“苏闵贸易”一杆大旗。他聘请的销售王经理也是我们老乡,她在当地钢材销售圈里的成绩首屈一指。他乡遇故人,我们更加珍惜这份情缘。我们经常在一起搭伙买菜做饭,为的是享受那份远离身边的乡情。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陈总在做钢贸的同时,也看到了废钢市场潜藏的暴利。他通过在江苏省委的一个亲戚打通工商部门的通道,办理了一张经营废旧钢材的“营业执照”。谁知,刚投资数百万元把仓库机器搞定,钢贸就遭遇“寒冬季节”,废钢市场也跟着遭殃。看着高价收进的废钢价格一个劲的往下跌,他傻眼了。眼看到了春节,他却连工人的吃饭都成了问题。他打电话向我求援,让我借五万块给他过渡一下。我说我一个打工仔,能帮上什么忙呢?他竟然歪理一堆:“你每天泡妞有钱,兄弟有难就没有钱了?”我想他肯定是想钱想疯了,跟他就事论事:“就算我每天泡妞也不需要五万块呀?”最后,我七拼八凑总算给他凑了三万块,到今天他还没有度过难关。   由于钢贸行业自身发育的先天不良,致使这种钢贸牛市坚持不到几年就显现出其致命的弱点,无节制的无限复制的钢贸模式终于成了过眼云烟。曾经腰缠万贯的钢贸大亨们一夜之间成了负债数亿的被告,一座座花园式的钢贸城也都变成了空城。 共 582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