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柳岸•收获】善良与乞讨(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41:45

善良是一种美德。当善良从人内心的沃土生长出来,一定会开出最美的花儿。心存善良之人,貌美如花,胜似观音菩萨。

母亲信佛,心慈面善;二宝善良,单纯可爱。农历九月十九,是观音菩萨出家纪念日,约好清晨六点半,陪母亲去雁峰寺烧香。二宝放假在家,心生好奇,便要陪奶奶看个究竟。

我陪母亲去雁峰寺烧香时,天空好像挂着一层薄薄的纱幔,朦朦胧胧;几颗星星似乎没有睡醒,眼睛眨了又眨。雁峰寺顶香烟袅袅,一路上,虔诚的香客络绎不绝。沿途的行乞者,有半躺着的、坐着的、卧着的,姿势各有不同,肢体残缺程度各异。他们光着身子,展示自己的残肢,形成一道特殊的风景,博人同情。母亲和我早已备好零钱,一路施舍。

二宝目睹雁峰寺香客和乞讨者的盛况。她一手挽着奶奶,一手牵着我,像一位勇士,保护我和她奶奶的安全,一路说着学校的趣事。

“妈妈,我们学校围墙外也有一个乞讨的小男孩,与我差不多年纪。同学们看了觉得好可怜,都会把自己的零花钱给他,我也给了。他每天都来,我的钱不够了。”二宝幽幽地说,“他也想读书,可家长每天只让他讨钱,不让他读书。”

我用赞许的眼光看着二宝,在我心里,二宝是最美最善良的孩子。

“他不能坐着,读书肯定不行。天下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能想办法让孩子读书,父母都会愿意。”我用心诱导二宝,同情残疾人,不能怪罪那些残疾孩子的父母。

我们沿途施舍,走出雁峰寺。初秋微凉,在右侧门口看见一位身穿棉睡衣的女人,坐在椅子上。我准备施舍一元钱。却被二宝挽着手,本能地往前走。

“妈妈,这是个假病人!”二宝自信的表情写在脸上,“她是装病!”

“人家病了来讨钱,你为什么说人家装病的?”我不希望二宝用世故的眼光来看待。

“病人就该住在医院,谁家亲人病了都着急,一定住在医院才安全,不会把病人弄到外面来讨钱!”二宝有敏锐的观察力,非常透彻地分析,“再说,她身边站着两位大叔,年轻力壮,可去干活赚钱呀!”

“她家肯定有难处,不然不会讨钱,人都是有志气有尊严的,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低志?”对二宝如此解释,我自己感觉有些牵强,却还是返回几步,把一元钱施舍给她。

我不由自主仔细观察乞丐。她额头上贴着白色退烧贴、头发上黑色的发贴,一黑一白,形成强烈的反差。口鼻上带着蓝色的一次性口罩,脸上唯一露出的眼睛,也是半闭着。她的手半握拳头,耷拉着垂在轮椅两旁,软绵绵的,一动不动。这种被动体位的病人该有多严重?至少是昏迷不醒!我的心被绷紧。出于医生职业本能,我仔细地看了看“病人”,却发现有异样,露出的眼角,肤色如常。不知是晨风吹动睫毛,还是热得难受,微闭的眼睛上,睫毛不停地细细抖动。看到眼前的“病人”,我心里感慨不已。

二宝的话非常正确,是个假病人。可我该如何面对孩子?孩子出生是一张白纸,父母是第一个提供颜料的人,家长有七彩的颜料,孩子就能绘出多姿多彩的世界;老师是提供绘画技术的人,孩子学好绘画技术,用颜料描绘出立体的、七彩的人生;社会用法律和道德,为这幅画裱上精美的画框。

二宝才十二岁,怎么会如此世故?到底是哪个环节出故障?我在脑海中仔细梳理每一个环节。身为家长,我应该是准备上好七彩颜料的妈妈,孩子需要的,我都能正确地提供色彩;作为老师,传道授业解惑之人,传授的都是正能量的,阳光积极的心态。那应该是社会出了问题!社会就像多面镜,每个面都有不同的视角。而我家二宝,可能就是用她稚嫩的目光,看到社会的多个面,才会流露出与实际年龄不相符合的老成。

试想某天,二宝放学,正独自走在某条路上,一边漫无目的地走,一边思考问题。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被她捐钱的乞讨男孩,从电游门口爬进去。二宝为一看究竟,跟了过去,从电游室门囗悄悄张望,只见乞讨男孩已坐在赌博机旁挥汗如雨。动作娴熟、表情陶醉,甚至眼神有指挥家的气质。此情此景,二宝心里肯定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善良一点点地流失。

善良是一种传递。对于二宝,我希望把善良传递给她,让孩子感受到善良的美。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长的言传身教,对孩子人生观、价值观的影响至关重要。我宁愿违心,也要在孩子心里播种善良的种子,让善良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我希望孩子不要过早老成,更希望他们有怜悯之心、关爱之情;体谅他人、乐于奉献、不计较个人得失的风范。善良永不落伍,与人为善是最佳的相处方式。

这样的乞讨场景,让我忆起十八岁那年。彼时交通十分不便利,从工作的地方回家乡,需要到车站购票上车,候车室就成了旅途中必然的驿站。

我与男友陵,早上八点买的车票,出发时间是下午两点。我们来到大厅候车,候车室内一片嘈杂,椅子上坐着的、半躺的、坐久了起身活的旅客,形态各异;通道上行李放得乱七八糟,两个包裹叠放的、用扁担拴着的等等,有的甚至直接坐在包裹上;过道间,人来人往,形形色色。

正当我侧脸与陵附耳说着悄悄话,忽然感觉有人抱着我的腿。我扭头一看,一位蓬头垢面的小女孩,不知何时已跪在我面前。她吸着鼻涕,太多吸不进时,用衣袖左右开弓地擦,鼻涕在脸上结成黑痂,活像一只小花猫。她凌乱的刘海下面,露出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我。两只小手,像是从黑炭灰中刨出来的,抱着我的腿一摇一晃,在我黑色的裤子上,留下”鸡爪”印。

“姐姐,给我点钱吧!我饿,想吃包子。”

我腿怕痒,咯咯地笑着一只手拨开“黑鸡爪”,另一只手从包包拿出一元钱,塞到小女孩手里。

“拿去吧,可买五个包子,能吃得下不?”我看着她那机灵的眼神,打趣道。

小女孩看着一元钱,眼里竟然放出惊喜的光芒。在那个时代,一元钱已经是个很大的面额了。她紧紧攥着一元钱,生怕会失去了,然后点点头,一溜烟地跑了。凌乱的头发在风中摆动几下,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你以为她真的是想要买包子的钱?闰儿你太单纯了!”陵像一位洞悉世事的资深专家,摸摸我的头说,“她是职业讨钱的,讨到大面额的钱,就会直接交给大人。”

我才不管呢,只要她讨钱,我就给。万一她真的需要帮助,可却无人帮,就错过支助的机会。我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陵知我有主见,也就不多说。

中午时分,陵带我去吃米线,以填饱肚子。我刚参加工作,陵是没钱的学生,吃米粉是最便宜最饱肚子的选择,牵手走出候车室。车站的街道是最繁华的黄金地段,店铺密集,叫卖声此起彼伏,广告宣传纸贴得墙上五花八名门。海鲜店在街道占了一个显要的位置,店门口有一处不足五平米卖米线的小摊,两张长方形的小木桌,一张放置调味品,另一张旁有四条小方凳。有两人吃完离开,我们赶紧坐下等候,花一元钱买的两碗米线。闲着无聊,我四处张望,透过海鲜店的玻璃,看到里面离我最近的地方,悠闲地坐着一大一小食客,一串串焦黄的鱿鱼须,香味从玻璃穿透出来;黄灿灿的螃蟹,颜色直戳吐液腺。一只小手拿起穿鱿鱼的竹签,往小嘴巴边送,另一只小手对我扬起。哦,向我打招呼?心里一惊,自己的馋相出丑了。顺便抬眼望向挥手后面的小脸蛋,正甜甜地对我笑着,眼神十分熟悉,却想不起。隔着玻璃再看那双小手和眼神,我忽然心头一惊,是乞讨的小女孩!手和脸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可那眼神我能确定是她。

“爸爸,爸爸,今天是那个小姐姐给我一块钱!”小女孩摇正在剥蟹黄的手,又指了指我。

男人没回头,我只看到他的背影。一种别样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索然无味地吃完那顿米线,又重新回到候车室。

“姐姐、姐姐,你再给我一元钱吧!今天爸爸说我讨的钱多,带我吃海鲜了!”小女孩又抱着我的腿摇晃,眼神还是那样清澈,眼里满是喜悦和幸福,只是又换成脏兮兮的衣服。

我不忍破坏小女孩的快乐,告诉她,明天换到零钱再给她。看着小小的身影愉快地跑远,我心里像打翻五味瓶,不是滋味。人们可以贫穷,但不能没有骨气;可以落魄,但不能没尊严;甚至可以乞讨,但是不能欺骗善良的人心。

善良是我的本性,绝不会轻易就丢了善良。即便遇到九十九次是假乞讨,也不能磨灭我所有的善良。因为还有一次,那是真正需要我帮助的人。

我曾用善良安抚过一颗幼小的心灵。与乞讨无关,却比乞讨者处境更悲惨。可是,就在我没弄清事实之前,却差点用自己的冷漠,伤及无辜的心。

记得那年,高三学生翔前来就诊,他咳嗽一星期,诊断“支气管炎”,病情需要治疗,可翔没有钱。我看他是在爱人学校就读的学生,就签字让他先输液,等星期天回家拿钱来交药费。一连过去几个星期,还是没交医药费。

有一次,我回学校偶遇翔,与他打招呼,却见他支支唔唔,红着脸走开了。这么久不还钱,莫不是想赖帐?我把这件事告诉爱人,从学校数据库调取翔的学生档案,发现翔与我家大宝一个班级,母亲因病早逝,家贫如洗。父亲娶了后妈,把翔托付给外婆,自己外出打工。每当放假,翔就回家照顾患风湿的外婆,到田间地里做农活,陪外婆看病。想起孩子苍白的面容、怯生生的眼神、不善表达的形态,我感到羞愧万分。我居高临下的神态、犀利的眼神、救世主的心理、咄咄逼人的语气,在这一瞬间土崩瓦解。

我决定救赎自己良心上的过失,替他垫付医药费,让大宝邀请他住到家里,与大宝享受同等待遇。几个月的相处,翔俨然成了我家的一员,没有曾经的羞怯,连说话的声音也十分宏亮,底气十足。

高考前,翔连续发烧几天,病情在我们医院控制不住,担心他加重拖延到考试期间,影响发挥。我请假,以家长的身份把他送到上级医院,经检查治疗后,考前一天病情恢复。

高考时,翔发挥正常,考入理想的学校,拿到助学金。

今年,翔已毕业参加工作,国庆节假期,翔电话来,说要来我家住上两天。那天再见到时,青春阳光、彬彬有礼、谈笑风生的翔,像儿子拥抱母亲一样拥着我的肩膀,拿出他用自己工资买的礼物,送到我手上。

“阿姨,感谢几年前您替我垫付医药费,也感谢您对我的照顾,让我享受到那份久违的亲情。”翔有些哽咽,“当您那年像母亲一样关心我,我就希望早点工作,等自食其力,一定要亲口感谢您!”

“孩子,别说了,阿姨都明白。”我紧握着翔的手,“努力工作,好好生活,懂得感恩,善待家人。阿姨看好你,你是最棒的!”

此刻,已不需要再多的言语,我与翔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我的心里,善良在漫涨。当年翔默默地承受生活的压力,没有乞讨,甚至都没有乞求我宽限时间。我悄悄给予帮助,让翔走出困境。我庆幸自己,善良没有被磨灭;庆幸自己,善良地扶人一程。

人生将近知天命,经历无数。我偶遇过壮年的乞讨者,半年之后,还是因丢了钱包,在另一个地区讨路费;我遇过无赖的乞讨者,专挑单身女性的路人乞求,不给钱就往脸上吐吐沫或熊抱。我见过乞讨者化妆,一对五十岁左右的老人,从公交车上下来,在公园的角落,打开工具箱,换乞讨专用衣,男的额头和右腿缠绷带,点上红药水,再爬到安了四个滑轮的木板上,由女的拖着木板走。此时,难道我会再捐钱?不会!就算我再善良,也会有一种强烈被羞辱的感觉!可是,当这些画面从眼前滑过,我心里的善良,又像星星之火被点燃燎原,我害怕错过任何一个真正需要救助的人。

我无心指责这些假乞讨,只是不想泯灭心里的善良;我无意吹虚自己善良的施舍,唯愿世间充满希望和爱。生命中,有阳光也有阴霾;有真善美,也有假恶丑;有爱也有恨。我们接受阳光的普照,不可阻挡阴霾的肆意;我们可以恨假乞讨的卑鄙龌龊,但不可以恨人的贫穷志短;我们可以遣责假恶丑,但不能丢掉真善美。

多少年来,每当我回头审视自己的善良,觉得心底豁然开朗,为自己的善良,而感到快乐。

有人说:三十岁之前,父母的遗传决定人的相貌;三十之后,相貌取决于自己的内心修养。一个真正的心地善良、内修涵养的人,会让人感到特别亲切和温暖。从医学角度观察,这样的人,如泉水般清澈纯净;似“婴儿”样天真无邪,内心了无挂碍。

放下笔,推开窗,迎着和煦的微风,享受着照耀在身上的阳光,心情显得格外温暖。人性的善良,正如这阳光一样,驱散了任何黑暗和阴霾;任何虚伪丑陋的现象,都将会在善良面前无处遁形。或许,这才是我写下此文的初衷,也是我自己追求的方向。

济南到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吃拉莫三嗪片治疗癫痫如何癫痫药物有哪些副作用儿童癫娴核磁能检查出来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