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江南】张家大院里的清浅时光(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03:17

一、张家大院

张家大院永远一地幽凉和安宁。或许应该叫它张氏民居更为妥帖和庄重,总之我喜欢这里的一切。能将身心安置在张氏民居神秘静雅的四合院内,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张家大院一直这么安静而固执地守着小巧玲珑的四方蓝天四方云朵,守着四方四正的一席遗世独立的清净和荣耀,从明清上百年的历史画卷里穿过,什么样的繁华悲凉没见过,什么样的往返轮回没经过,任由新的繁华一幕幕上演,任由新的悲欢一曲曲终结,她都安静地在这里纹丝不动,不言不语,一前一后两棵百年老银杏,老仆人一样忠诚而刚烈,一路随她风风雨雨,一路陪她生生不息。

这座始建于明正统二年(公园1437年),扩建于清咸丰二年(公园1852年)的古建筑群(现存大部分是清代建筑),曾走出过七十多位张姓名人雅士,被称为“一组布局严谨,迂回曲折的清代庭院式建筑群。”这座古老又古老的四合院,给姗姗来迟的仓皇的我,除了无边的肃穆和敬仰,更多的是古老神韵和古老文化传递的震撼,以至于我甘心情愿地无数次忘归,忘我,忘世界。

我办公的红漆门的小木屋里,小轩窗正对着向南的雕漆门,一开窗便有翠色的老樱桃的枝叶伸展着像要隔窗入室,小南屋顶的屋脊上,停飞着几只不知名的鸟儿,有长高的青竹越过檐角,亭亭玉立地沐浴夏风。隔壁有人弹奏钢琴,美妙的《蓝色多瑙河》的乐音在整个宅院升腾,竹林里翻飞的小燕子附和似的也唱起细小的清歌,天蓝的可以浸透人的眼睑,碧天之上有淡云,碧天之下有银杏,淡的云衬着绿的叶,碧云和碧叶之下,是恬静的四合院,恬静的四合院内一间小小的硬山顶单坡水厢房里,住着一个素颜冥思的女子,如我。

我有些懊悔才开始注意那一前一后两棵百年树龄的银杏树,等我扬起目光仰望时,她已然葱笼地、前呼后应地覆盖着张家宅院的半边天,我们整日低头走路,享受清幽时常常忽略了送给我们福音的老银杏。原来我只喜欢秋天里洒满一地的小巧而金黄的小扇面似的银杏叶,以为她天生就是金黄的摸样,却原来她的青春也如此妖娆。深秋时青年南路一整条街,夹道都是铺展着金黄的银杏树,黄金大道一样,我曾狂傲地写过一首《我的黄金大道》的诗歌,如今若再去走街,这绵延着无边绿茵的路基,又该称作什么呢?

朋友说她的办公室热得坐不住,奔向外面的啤酒摊乘凉去了。我那里也不想去,也不必去,两颗百年老银杏,外加一棵正当年龄的樱桃树,在古朴的张氏三个静幽幽的老宅院铺展开来,硕大的绿荫如伞,遮蔽着夏日的躁热,衬得一方静净的蓝天白云,什么样的心伤什么样的繁复,都能被这绿荫温润,抚平。张家大院很温凉地安抚着我湿疼的心,且让我安心地栖居在此吧。

下午秦州小曲和秦腔团在这里热闹地排演了半天,记者领导游人一拨一拨的,但这个院子有经年沉淀的安宁,任怎样喧闹的人情世故,都不能破坏和干扰它矜持而庄重的心境。所以我不必出门,更不必出声,只是安静地敲着文字,继续安顿有些疲惫的心。

我愈来愈喜欢这个古朴而传统的院落,或曰文化古宅更为妥当,经常托腮冥想,这个曾经走出很多个文人雅士的老宅院,曾经一定有更多的故事在这里上演过吧。很多时候我更喜欢人去楼空后,一个人开着向晚的小轩窗,接着檐角伸过来的樱桃枝翠绿叶子缝隙里夕阳的余辉,看鸟儿翻飞,看稀疏的星星一颗颗缀满天际,直到一轮晓月在小南院屋顶悠悠升起。

若要回去,还要隔着一道长长的走廊,一个四方小宅院,再打开那扇朱红色的漆大门,才能与这座城市接轨,所以我喜欢寻找古宅深院的幽深和安宁,就一直安静地守在这里,曾经那么痴迷地去过的蜂蜜柚子茶的茶楼,有几个月光景不曾莅临了,那个曾与我举杯对酌山花开的人,突然杳无音讯地消失了,那些觥筹交错的日子,没心思搭理好几个月了.甚至那么一些想念我和牵挂的人,都懒得去见了,现在最想,悄悄在这里,戒见,戒酒,戒欢,戒掉所有羁绊,清心寡欲地守在这个四合院,搬个凳子坐在树下,看那些浓密的叶子怎样触摸蓝天,看这些鸟儿飞过竹林飞过檐角,一个院子一个院子地盘旋,看树叶的缝隙里漏下的光影,在我裙子上俏皮地画着各种摇晃的图案,看一朵云又一朵云,从银杏树的臂弯里绵延,炊烟升起了,门房小丁炒菜的香味越窗而过,又多了几声陌生的鸟鸣,又添了几束淡淡的暗影。

太阳终于走出二院最高的青石瓦檐,在三院的花园边寂寞的闪了一下,顺着一院红漆大门走了。那些躺在画室的山水,花鸟和行草们,一点也不留恋,可我突然很想念那个去了远方的画油画的姑娘,很想念那块舒展开无边葱绿的草原,很想念青花瓷酒杯里那一滴酒的香气,也很想念,那些日夜醒着的睡眠。

终于有人来打断这些了,暂别了,我恋不够猜不透的张家大院,暂别了,我爱着的银杏树和银杏叶,还有这里的炊烟,鸟鸣,还有这棵一直安静地守着我窗台的樱桃树。

隔日的明媚里,我们再续清浅时光的安逸,乘着初夏的岁月静好。

二、迎春花

初见迎春花开是在张家大院。十一月时,油画美女小溪在花鸟市场买来一束迎春的盆景,刚来爱之盛切,浇水修枝日日照看,后来天冷,遂将宿舍搬至阳面的小木屋,独留小迎春和她的画儿在小屋相互安守。

不知过了多久,一日小溪开门取物,惊叫迎春开花了。我们蜂拥而去围观,当然少不了惊叹,拍照。那细碎小巧的花朵,开得翠色欲滴,五瓣薄而绵的小花瓣,如锦细软,在干瘪的枝头,安静地绽放。细细的小花枝上,居然缀了四五朵,有全开的半开的,含苞未开的。瞧那一朵浅黄中透着嫩红的小花苞紧紧裹住青色的枝头,刚开了半圈的那一朵,底部的花儿由一个细长而鹅黄的花托撑着,像一把即开未开的小伞柄,叫人想起抿着嘴角将笑又闭的小女孩的脸,自小见惯了迎春,从来不曾细看过她的花,今日细细观赏,竟心生无限爱恋,更没想到在这个冷清的小屋,是这细小的花儿提前送来春的消息。我想,大抵是张氏民居这个神秘的院落固有的灵气,洞开了花朵的灵犀吧!

再见迎春,是在小妹家的楼口。那时十二月的风雪正寒透彻骨,一上楼寒气打得人憋气。而就在这个寒冷的楼梯口转角处,我撞见了许多怒放的迎春花,柔长的枝条劲直修葺垂下,青绿色的枝干上面,孤傲地缀着一串细碎的小黄花,数不清的枝条垂下一排,铺开一溜四五米长的花径,在白瓷砖的墙壁上半悬着,大小不一的米色小花,像嵌在白色壁挂上的星星。远看去,又像挂起一帘金翠色的珠帘。让人觉得,即使踏着严寒,心里已住进了暖春。

叶子们怕冷似的还在酣睡,独独一簇簇素黄的小碎花儿,俏丽而勇敢地盛开在风雪里,雪花紧紧地落着,迅速盖住小小的花面,一阵冷风袭来,吹得细薄的花瓣微微颤抖,雪花被风掀开,透明的花瓣儿挣脱出来,摇曳着,傲视着,与冷寒的天色形成一种夺目的挑战。伸出楼檐的那一串,小小花盘上,盛满了一汪薄而白的雪花,随着风跟着花儿摆动,好像坐了摇篮的婴孩。小小的迎春花,竟然当起了雪花的床。小妹三岁大的儿子昭昭总是喜欢躲在花下和妈妈做迷藏,指着一串漂亮的花儿,附在我耳边说,大姨,这是我给小美栽的花卡子。你别偷!小美是他幼儿园的小伙伴,一个长着自来卷的漂亮小女孩,昭昭总喜欢说那是她的小媳妇。

等到藉河风情线的迎春盛开时,春天已经走到阳春,三月的风如少女的呼吸,轻柔地吹开两岸迎春花儿娇嫩的脸颊,一簇簇鲜黄的小花朵,点缀在葱绿的叶蔓丛中。只是这些成簇成片的迎春花,被园艺工人移植时,不知修剪了多少回,早已不再舒展和柔长,又短又矮且一个形状一个模式地一字排开,紧挨着水泥的栏杆,仓促地蜗居着。曾经我以为她们被过分修饰后的生存一定格外不快乐,也很少有花了,可是她们依旧快意地开满了美丽的花。虽然隔着高挑的玉兰和红梅,但谦卑而恬静地开落时,一直笑着,轻轻浅浅,简简单单,我想,她们的自在和惬意是骨子就有的,和外界的一切不相干吧!

都说梅花是春的使者,其实梅花我真不多见,倒是着细小的迎春花儿,随时随地都能看见,山洼里,院落边,枝枝蔓蔓地开着,又慵懒又轻巧,不孤傲不萎缩。踏雪寻梅是高雅的事,似乎只能入得文人墨客的诗文墨宝,而迎春花,寻常百姓家的凡物一件。老百姓的院角随意地垂挂着,顺手拔一根,随便插在泥土里,来年就会生出苍翠的一丛,三月的春风来不及佛面,就迫不及待地忙着开花迎春。

小时候常去姥姥家玩,家家院落边插遍迎春,一进村口,远远就看见黄橙橙的一大片,在阳光下烁烁生辉,映衬着大门上喜庆的大红对子,金黄和鲜红相互比对着,锣鼓敲着,社火演着,白雪飘着,迎春花儿开放着。爱美的小姨总是要折下粗粗的一把,浸了水,插在一个青花瓷的酒瓶里,放在桌子中央,来了亲戚,总是忍不住赞美,呀,迎春花开得好俊,今年打春早啊!

今年的冬天正在路上,昨日路过河堤,已见迎春的枝条有了隐隐的绿意,细弱的枝体上,似乎生出了小小的芽尖。我惊叹,任岁月如何薄凉,谁也挡不住生命的律动。

西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有哪些?西安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武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癫痫发作该怎么急救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