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古韵今弹征文】你在天堂还好吗(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37:18

小时候奶奶常和我说:“你刚一周岁时就断了奶,在你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时,我就从你娘怀里抱过来自己伺候,因我怕你娘那种风风火火的性格,稍不小心就会抻坏你稚嫩的小胳膊小腿……”

也就是因为如此,虽和父母在一起生活我却从小在奶奶屋里长大,而其余几个弟弟妹妹则都是在父母身边长大,还记得儿时不高兴时就撵弟弟妹妹:“去去!回你们屋里去玩……”

奶奶在我整个童年时期,其实是尽职尽责地完成着一个母亲的使命,因而我在奶奶身上,获得了一种常人无法体验到的特殊——母爱。

最令我难忘的是冬天奶奶暖暖的被窝、及她那个肥大的棉裤腰(上世纪五十年代时,无论男女都是自己做服饰,裤腰很肥大,系得时候需要挽褶),记得那是在七八岁时,冬天因没有暖气等取暖设施靠火盆驱寒,所以屋里温度很低,晚间睡觉前奶奶就会说:“先和你爷爷再玩一会儿吧,等我把被窝焐热你再钻进来……”

一般情况都是奶奶提前钻进凉被窝,我则缠着爷爷玩耍一阵子,有时候爷爷也念一段古书听。那个年代识字的人极少,爷爷在村里算是文化人,所以常常给大家念古书听。但爷爷每次只念一个章节,之后便呈得意状看着大家,以煤油灯昏暗累眼睛为由吊人们胃口。

我有时感到不过瘾便软磨硬泡缠着爷爷,有时来了淘气劲儿甚至薅着爷爷胡子胁迫,爷爷没办法只好坐回煤油灯下继续念古书。

有时被古书内容所吸引忘了睡觉,待爷爷念到章回之后,才恋恋不舍地脱衣钻进奶奶被窝。由于屋里温度低多数时间都被冻得瑟瑟发抖,而被窝却已经被奶奶身体焐热,钻进被窝时顿感一股暖意传遍全身,然而双脚被冻得那种寒冷钻进被窝短时间却依旧缓不过劲儿来,于是就把自己两只冰凉的小脚丫,毫不犹豫地伸进奶奶大腿根和腹部最温暖的地方。脚丫凉的如同冰棒一般,待挨到奶奶大腿根和腹部时,奶奶就如触电一般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随即便搂紧我嗔怒地说:“我的儿啊,看把你冻成什么样了……”

奶奶搂着我还唯恐缓过来的慢,便双手握着我脚丫塞到她腿弯的最深处,因那里是最暖和的地方,塞进我脚丫之后再把自己的腿重新弯回,那股浓浓的暖意便由双脚流遍了全身,我则心安理得地感受着来自于奶奶心底的温暖,奶奶却体验着我如同如冰棒般脚丫在她腹部蠕动……

还有来自于奶奶的另一种温暖,也是令我终生难忘的一种温暖,虽时间已流淌过去了半个世纪,自己也由一个孩子变成了年逾花甲的老叟,但那种温暖却依然记忆犹新,那就是上面提到的奶奶那种大大的——棉裤腰。

记得每逢在外面玩耍冷了跑回来时,奶奶便一把拽过我,先把她双手捂在我耳朵上,然后把她脸贴在我脸上摩擦,见我还冷得发抖时,奶奶就把我鞋袜脱下来,也不管在什么场合奶奶就解开自己的裤腰带,把我冰凉的一双脚塞进她滚热的裤兜里。

奶奶裤兜里那种热度给我的感受相当深刻,因为其热度可以超过暖气、压过空调,是世界上任何温暖也无法代替的。

文章写到此处仿佛奶奶就在身边,似乎老人家灵魂在抚慰着我心中思念,情感阀门好像受到了触动,看着荧屏里写出的文字,鼻子一酸大颗大颗的眼泪在眼角流出,啪嗒啪嗒地滴落于键盘,没办法只好停止敲击键盘,眼泪在模糊了老花镜的同时,也迫使自己暂时中断了对奶奶的回忆。

呈痴呆状态坐于电脑前,平复了一下跌宕起伏的心情,奶奶又一个画面在脑海里闪现,那是在我九岁的时候,某天在外面与一个伙伴打起架来,奶奶听到打架声放下手里活就冲屋来,见那个伙伴比我大奶奶冲过来对他呵斥起来。

恰在这时伙伴的妈妈也跑出来,正好看见奶奶呵斥她儿子,于是两个女人接上了火,但她们只限于骂仗,还记得奶奶说:“别的事我都可以让着,唯独欺负我孙子不行,谁敢动我孙子一根汗毛我就和他拼命……”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在奶奶呵护下度过了快快乐乐的童年,也如同鸡仔离开了老母鸡翅膀一样没有了庇护,但二十二岁前却一直和奶奶生活在一起。

后来自己组成了家庭,而且离开了老家的村庄、同时也离开了奶奶,而此时奶奶已是年逾八旬的耄耋老人了。尽管老人家身体很好,但毕竟已经年迈,时光流淌到一九八四年春末时奶奶病倒了。

那时候农村缺医少药,奶奶有病就那么躺在炕上静养,或许处于无知我们并不曾对奶奶进行药物调养,更不曾去医院治疗。

此时我已过而立之年,因离老家几十里路不是和父母在一起生活,听说奶奶有病之后,厂里韩书记找出自己熬制的大烟(鸦片)膏说:“我这种东西相当珍贵,别人给多少钱也不会卖,给你奶奶拿去喝吧,一般病喝了都会好的……”

当下骑自行车赶回村里,进屋时见性格刚烈的奶奶躺在炕上,不用问就知道奶奶病得不轻,无法抑制的情感顿时如决堤江河一般爆发,踉跄着走过去趴在奶奶的肩头上,也不管满屋子亲朋毫无忌惮地失声痛哭起来,眼泪如断线珍珠般流淌浸湿了奶奶衣襟……

奶奶一句话也不说,双手在我后脑勺处轻轻抚摸着,良久之后娘看着我说:“行了,别哭了,起来和你奶奶说会儿话吧。”

被娘一唤才在奶奶肩上缓缓抬起头,再仔细打量奶奶时,见老人家虽面部表情黯淡,浑浊的泪水已在那双近乎干沽的眼睛里流出来。

坐在奶奶身边,用粗壮的大手抚摸着奶奶满是皱纹的脸颊,情感的阀门再度被打开,难以控制的泪水悄无声息地狂奔而下,噼里啪啦地滴落在奶奶额头……

奶奶虽患病面部神经还相当敏感,当眼泪滴落到她脸上时立即睁眼看着我说:“干嘛啊?我不是还没死吗?三十几岁的人了咋还跟孩子似的啊……”

娘知道我和奶奶情感之深与其他孙辈们不同,于是就小声说:“我们也知道你工作忙脱不开,奶奶患病之后本想不告诉你的,可是奶奶想你想得太厉害啊,就连昏迷时依然呼喊着你乳名,不让她看一眼你我们感觉过意不去啊,所以才给你捎信去的……”

奶奶虽没有文化,但人却非常明事理,无论家事外务都理顺得明明白白,大有红楼梦里王熙凤那种风范。所以奶奶对她的病情之重相当清楚,知道自己到了垂危时刻,我拿出韩书记大烟膏对奶奶说:“奶奶,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大烟啊!无论是什么病,也不管多么严重,只要喝了马上就会好的啊……”

奶奶拿过大烟膏看了看放在枕边,随即伸胳膊拽着我一只手,无神的双两眼盯着我脸看连眼皮都不眨一下,那样子好像她一眨眼我就会跑了似的。

奶奶轻轻抚摸着我一只手说:“傻孩子,什么药那么好使啊?别说是大烟膏啊,就是太上老君的仙丹大限来临时也无济于事啊。”

奶奶一生非常明事理,到临危时思维依然敏捷,此时虽还没到离去的时刻,但奶奶却预感到那一刻离她已经不远了。

在村里陪了奶奶两天,奶奶的病情却时好时坏,丝毫看不出奶奶有要去世的迹象,因奶奶时常还坐起来和我聊天,还依然对家事指手画脚地指挥着……

韩书记的电话打到了大队部(村),值班的人来转告说县企业局通知去某地开产品评比会,因我在厂里负责技术,所以此会别人无法代替,于是向奶奶说明了情况。

奶奶向来通情达理,来送信的人还在学说电话内容时,奶奶就已经完全听明白了意思,那人走后还没等我说什么奶奶就果断地说:“赶紧回去吧,不要耽误了工作,不要说奶奶还不一定会死,果真死的话你在这就可以阻止得了吗……”

本意就是想走,却被奶奶说得我哑口无言,勉强控制着泪水总算没在奶奶眼面流出,小声哽咽着说:“奶奶,我先回厂里安排一下,尽可能不去外地开会回来陪着你……”

奶奶连连摆手,态度十分坚决地说:“不能那样做,你不用回来陪我必须去开会,否则奶奶会生气的……”

不再与奶奶争辩,不忍心再看离去时奶奶那种不舍的表情,因奶奶虽然不舍得我离去,看我时却强装着无所谓的样子,也受不了和奶奶四目相视之时的情感煎熬,于是便一狠心扭头走出了奶奶的屋子。

艰难地迈出屋门口又停住脚步,回头偷偷看了奶奶一眼,虽然此刻泪眼模糊,却分明看见在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已然热泪盈眶,此时正在用一只手无力地擦拭着,再也不忍心看这种揪心的场面了,眼含热泪离急匆匆离开了奶奶。

这次评比会在某市召开,该市离我们这里很远,参加评比会的厂家有二百多个,会期历时五天,评比会聘请了酒行业的专家,邀请了有资格证的国家级品酒员,规模可观,制度严谨。

当时是大帮哄年代,参加这次评比会很大程度是为了去游山玩水凑热闹,根本没想到自己的产品会评上什么名次。

经过各级品酒员们认真、细致地品评,会议结束那天宣布评比结果时,我厂参评的白酒竟然荣获了第三名,这个结果出乎我本人预料、出乎参加评比会县局领导预料,也出乎厂里所有人预料。

会议一结束便返回县城,谢绝了县局领导要为我召开获奖会的挽留,立即坐车返回厂里。

当我满怀喜悦心情把盖有鲜红印章的奖状递给韩书记时(那个年代没有奖金),老人家看了又看,然后郑重地挂在办公室的墙壁上,摆于各种证书与奖状最明显的位置。

少顷,韩书记脸色沉重地说:“你奶奶已于三天前去世了……”

一听此话喜悦心情顿时消失,看着韩书记一句话也说不出,顷刻间两行热泪沿脸颊滚滚而下。

韩书记递过一条毛巾,看着我用安慰的口吻说:“你奶奶已经八十三岁,这个年龄去世是喜丧也不必太悲伤,病重时你们村子的人曾打来电话,可我们只知道你是去县里报到,我电话打到县局时他们也不知开会的具体地点,所以就也无法通知你啊(那时还没发明手机,电话也不曾普及,我厂就使那种最原始的手摇电话机,俗称——辘轳把),你稍休息一会儿,让司机开胶轮车送你回村去看看吧。”

哪里还顾得上休息啊,哪里还有心情休息啊,立即喊来司机马上发动车奔回村去。

由于奶奶是三天前去世的,所以奶奶的一切善后工作都已处理完毕,进屋后先看看奶奶躺着的地方,见那个位置已是空空如也,屋里没有奶奶立即感到整个屋子都变空了,实在无法接受奶奶死去的事实,趴在奶奶躺着的位置号啕大哭起来,无法抑制的泪水,波涛汹涌般倾泻于五天前与奶奶聊天的炕上。

娘知道我和奶奶情感太深所以也不劝阻,任凭我用眼泪的方式和已经去天堂的奶奶进行着交流。

良久娘拽我起来,并顺手递过一条毛巾劝解道:“行了,人死不能复生,去洗一下脸咱们去你奶奶坟上看看吧……”

奶奶的坟地在村子北,离家约二、三里路,所以父母伴着我不坐车步行去了坟地。走到坟地之后,看着奶奶和爷爷合葬在一处堆起的高坟,五味杂陈的情感又在心底泛起,是思、是念、是想、想恋说不清楚,怎么也难以置信,实在是无法接受,在眼前这个高高的土堆里,居然埋葬着令自己魂牵梦绕的爷爷奶奶,特别是想到奶奶时,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在心底油然而生,真恨不能立刻扒开坟墓进去看一眼,看看奶奶死了之后是一种什么样子……

拿出带来的烧纸放于奶奶坟前点燃,大堆的烧纸顷刻间燃烧起来,手拿一根棍子边扒拉着纸钱燃烧,边在心里默念着责怪奶奶的话,责怪她为什么离我而去,就是要死也要等我回来啊……

纸钱在地上燃烧着,我跪在奶奶坟前哭诉着,或许是由于哭得时间太久之故,眼前似乎产生出一种幻觉,火光中恍惚走出了奶奶身影,依稀看见奶奶还是那种和蔼可亲的样子,依然笑容可掬的表情看着我微笑,耳畔呼呼作响的风声,听起来像是奶奶在嘱咐着我什么……

良久纸钱燃尽,奶奶的身影也消失于火光之中,这时父亲拽我起来说:“走吧,回家吧,奶奶在天之灵会知道你已经来过,奶奶清楚没白疼你……”

踉跄地在奶奶坟前站起,呈痴呆状态看着奶奶坟墓,然后又凝重地重新双膝跪下,重重地给奶奶磕了三个头之后,一边流泪一边在坟前无力地爬起……

“奶奶,我会常来看你的……”说完此话顿时又泪如雨下,娘见状拽着我胳膊说:“走吧,后天是你奶奶的一七,到时候我们再来吧……”

依然站在奶奶坟前不愿离去,娘见我站起后还不走便连连催促,无奈只好拂去膝盖上厚厚的尘土,在转过身即将离去的那一刻,又禁不住回头去看一眼奶奶坟墓,一看之下又情感波动,流不干的眼泪又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

父母见状不再犹豫,一侧一个架着我胳膊拖起就走,被父母一左一右强行“陪伴”着,如同一位久病之后体力不支的患者,一路上昏昏沉沉、步子跌跌撞撞,呈举步维艰状态一步步朝村里走去,思绪里全是奶奶的身影在晃动,到家之后依然难以控制心乱如麻的情绪,心情悲痛地躺在了奶奶睡过的炕上,躺着躺着不知何时昏然睡去,在浑噩的梦境里依稀又看见令自己魂牵梦萦的奶奶……

北京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郑州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效果好郑州市治疗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北京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那家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