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星月】老枪的烦恼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39:20
   立冬过后,天气反而回暖了一些,农历十月的河西走廊遍地都是小阳春!再过几天,就是小儿子德智成亲的良辰吉日,可老枪却始终高兴不起来。大儿媳桂兰今年秋天刚刚去逝,白发人送走了黑发人,心上自然有块石头一直压着,无法释怀。   在九个儿媳中,顶数桂兰最帖心,自已不到四十岁就当了她的公公,可她的礼数和孝心几十年如一日,凡事做得循规蹈矩,合情合理,在众多的叔婶前从不失长嫂风范。她和婆婆凤莲同一年颠着大肚子在生产队的地里干活,长孙明慧跟小儿子德智叔侄俩同岁。如今,两个长孙虽说都已成家,可德高和桂兰俩口子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德高前年中风,因为没钱看病,如今仍半身不遂躺在床上,年近花甲的桂兰仍到处打工,为儿子们还债。今年秋天挖洋葱干得是包工活,工钱按所装的袋子计算。桂兰眼看着手脚麻利的年轻媳妇们装得袋子比她多了不少,心里着急,大半天过去,硬是憋着没尿尿,结果晕倒在地上。送到医院时不治身亡,医生说是膀胱爆裂。好好的一个大活人真让尿给憋死了。   老枪听到恶噩,吐了几口血昏死过去。醒来后大骂两个长孙是花鹊雀,娶了媳妇忘了娘!又想想自已眼下的处境,不禁老泪纵横,更加想念起过世多年的老伴来。   老伴凤莲为他生了九儿一女,让三代单传的他一时间变成了本地的一个传奇人物,熟识的人送给他一个绰号“老枪",夸他生郑州市治疗儿童癫痫病哪里最好儿育女的本事强,像一杆枪那样屹立不倒。他自已也为此沾沾自喜:"传说龙生九子,我属龙,莫非在我身上应验了?况且,我还又生了个小龙女呢,哈哈,比龙强。”   十五前,他和凤莲为老五德良娶媳妇时,去县城买东西。在农贸市埸门口,亲眼看见一个酒鬼横穿马路时,被一个同样喝了酒的司机开车撞死。凤莲从未见过这种阵势,当时吓昏过去。从此便得了一种怪病------不想吃饭,只想喝酒。一天不喝酒,就像个蔫黄瓜式的,蜗在炕上,一点精气神也没有。只要喝点酒,立马精神煥发。在娶媳妇当天,凤莲坐高堂时喝了三杯新媳妇敬给她的“改口酒,”一时按捺不住,便和新媳妇的娘家客划拳猜令斗起酒来,“五魁手、六六顺”叫个不停。这些“功课”她以前全然不会,现在竟然无师自通。老枪嫌她丢人显眼,便把她往别的屋子里拽,她挽着袖子对老枪说:“这位亲戚,这老黄我和你划几拳,咋样?”老枪见凤莲突然便不识识自已,那声音和动作倒像是个男人,还以为她醉了。许二爷说,这是一个叫黄大的酒鬼附了你婆姨的身。老枪不信,顺手一个嘴把,凤莲便口吐白沬跌倒在地。大伙赶紧把她抬到炕上,又是掐人中,又是叫喊。只见她牙关紧咬,四肢僵硬,不省人事。   老四德魁在村上当主任,他骑着摩托车捎来了村卫生所的周大夫。用一根针将她扎醒来,又让她付了几片安神镇静的药,她顿时像一堆棉花一样昏睡过去。   送走娘家客后,年轻后生们照例去张罗拆帐蓬、送桌椅锅盆、闹洞房等事宜。年长的人都聚在屋里商量如何为凤莲看病的事。老二德立瞪着眼睛对老枪说:“爹!不是我说你,你看妈都成麦草拐棍了,你还打她,真是!”   老枪正以闷地抽着一根自制的莫合卷,一听儿子报怨,把烟往地上一扔,刚想发作,只等老伴“唉哟”一声,便坐下没吭声。   老大德高说:“看来,妈得的这是邪病,不如请个道士给捉捉鬼。”   老四德魁反驳说:“天下哪有什么鬼?少搞迷信那一套!”   老三德方也说:“老四说的对,没鬼,没鬼!”   许二爷在地上顿着榆木拐杖,用一副高深莫测表情说:“迷信迷信,不可不信,不可全信。”   老枪说:“我这武汉羊羔疯康复治疗医院辈子从来没见过什么鬼,可老婆子的病瞧了半年仍不见好,现在快熬成棺材瓤瓤了。看来,不讲个迷信怕是不行了。”   老四德魁说:“爹要注意影响呀!”   老二德立没等他说完,瞪着眼道:“你的村主任重要,还是妈的病重要?做了个弼马瘟不知天高地厚了!”   老四把桌子一拍:“二哥,你这是什么话?”。   老三德方说:“嚷嚷啥呢?这种事只能偷偷做么。”   小儿子徳智见哥哥们争吵,又见妈妈形容憔悴,半死不活的样子,止不住哭岀声来,妹妹桃花也跟着哭起来。正在外面忙活的老六德学、老七德丰、老八徳俊听到宝见妹妹的哭声,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跑进屋问:“怎么了?怎么了?”一时间,屋里炸开了锅。   “都给我住嘴!”老枪呼地一下站起来,“爹娘老子还没死呢,一个个哭啥丧!”   老枪找村里的周大夫问老伴的病因,周大夫说:“大凡体弱者,正气不足,易被邪气侵入,神志恍惚时便胡言乱语”。   老枪问:“是生的娃太多,落下的体虚病根吧?”   周大夫摇头说:“生娃是女人的本能。我没听说过哪个老母猪下的猪崽多就生病的。”   老枪又问:“莫非,世上真有鬼?”   周大夫说:“不可不信,不可全信。治疗治疗,又治又燎。”   第二天,老枪派老大德高赶着驴车去五十里外的城西村,偷偷地把半仙陈道士请到家来,并按道士的吩咐在村子里找来三个相生不同的青年男人帮他捉鬼。   捉鬼的法事是在亮灯后举行的。凤莲醒来时狂燥不安,大吵大闹。躺下则浑身颤抖,状如筛糠。几天折腾下来,身体明显削瘦了许多,披头散发,神情古怪。她见陈道士进了门,立马翻起身来,双腿盘坐着,挽着袖子对他说:“来来来,划几拳!”陈道士没有理她,面无表情地对老枪说:“你婆姨这声音和动作简直跟黄大活着时一模一样。”老枪知道,黄大就是前几天喝了酒,在农贸市埸门口,被车撞死的那个醉汉。他听陈道爷这么一说,暗暗吃了一惊,心想:“难道世上真有鬼?”。   陈道士让三个相生不同的帮手将凤莲强行压在被子里,用一块红布蒙上头,布上扣上一只雷碗,吩咐千万不能掉下来。他换上八卦道袍,在正门的墙壁上挂上一副玉皇大帝的画像,燃香烧纸磕头,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左手持桃木剑,右手将一条长长的麻鞭抡起,朝凤莲身上“啪啪啪”连打三鞭,又抡着鞭子满屋子乱打。凤莲“唉哟”一声,停止了战栗,又一次像棉花一样瘫成一堆。陈道士用那块红布将雷碗包好,那红布在碗面上扑腾扑腾地动,好像有只老鼠在碗里活蹦乱跳的。许二爷说,鬼捉在碗里了。陈道士把那碗拿到村外钉了桃木桩的地方,让德高挖了个深坑埋掉后,又在上面盖上一层炉渣石灰等物,说是镇住了找替身的恶鬼。又让德立把早已准备好的一只白色的大公鸡宰了,将鸡血淋在院门内外。   这时,凤莲伸了个懒腰,翻起身来,左看右看,好奇地问:“你们这是在干嘛呢?”   老枪见老婆恢复了常态,长舒一口气。儿子们各个也高兴起来,几个儿媳妇将早已准备好的酒席端上来。老枪请陈道士坐了上席,向他敬酒道:“要不是陈爷神通广大,我家红事白事早凑一块了。”   从此以后,老伴凤莲的那怪病明显犯得少了。   老俩口一直努力着为儿子们盖房子娶媳妇,儿子们一个个也很机灵争气。虽然彩礼年年见涨,但老枪说:“决不能让一个儿子当光棍,丢人哩,父愁儿娶,儿愁父葬,天经地义嘛。”最让他老俩口骄傲的是老六德学考了研究生,老八德俊参军当了连长,娶媳妇时几乎没有花家里的钱。就在他们家的好运如日中天时,老七德丰小俩口因为承包土地欠下了巨额外债,双双跳进自家的水窖寻了短见,把两个年幼的孙子抛给他们。发现尸体时已是第二年春天冰面解冻之后,看到儿子媳妇的惨象,老娘凤莲一头栽倒后再也没有起来。老枪在悲痛之余暗自抱怨老七德丰:欠下三十万就去寻短见,还搭上你媳妇和老娘的性命,老七啊,你真怂!   老枪年少时,父母在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中饿死,自已为生产队喂马,靠吃马粪里的麦粒活了下来,从来不知道愁是什么。白天耕地,吃过晚饭后,跑到十里以外的县城看电影。到了秋天,吃饱肚子的事几乎在野外便解决了。捡些黄土疙瘩垒个小窖,用柴火烧得通红后,把刚挖的土豆放进去,然后用石头将土窖砸碎焐好。不到半个时辰,又香又沙的土豆出炉了,那可是美味佳肴啊,吃着比肉香呢。青黄的麦穗,大白肚的豆,只用一根火柴一把草,便能加工成美食。五味杂陈吃饱后,再掬一口清凉甘甜的泉水,虽然一路上响屁不断,打起嗝来还是回味无穷的。   冬天是相对农闲的季节,下雪天成了农家人的节假日。大人们三五成群地晒太阳,打扑克,玩牛九。年轻人则喜欢斗鸡、骑毛驴。斗鸡就是把游戏者按体格年龄分成人数相等的两派,在相距百步左右的地上各放一块石头为军旗,游戏者用手抱住一只脚,单腿跳跃着撞击对方,以撞倒双方所有成员或夺取军旗者为胜。老枪那时是斗鸡的高手,裤子膝盖处磨破实在无法补了,就用毡片补上,还是斗。许二则是骑驴的勇士,无论多调皮的驴,到他手里都溫顺的像只羊。   最无聊的算是他们村子里有一条不成文的成年礼仪式。那年秋天,老枪刚满十六岁,那时村里的人都叫他小强。生产队长分给了他一对小健牛,让他随大人们去学习二牛抬杆的耕地法,如果学好了,可以加工分,由原来每天五分增为八分,收入仅次于成年男子。因为秋翻地不需要太高的技术含量,只要能扶好犁头就行。小强天生是庄稼地里的好巴式,勤快吃苦,一学便会。中年休息时,太阳把十几个壮汉晒得暖洋洋的。   大头社员许二说:“强娃子会赶江西癫痫医院地址大牛犁地了,但不不知牛牛怎样?脱掉裤子让我们瞧瞧!”小强含羞,不肯。许二使个眼色,石三从背后将小强仰面按倒,前面的王大压住他的腿,许二嘻笑着扒去他的裤子,用松树皮一样的手摸着他的裆里说:“哟,这小子牛牛不小哩,只是毛毛才发芽呢。嘿嘿。”别的男人也都看着他的那玩意哈哈哈直乐。   小强又羞又恼,扔下牛鞭准备回家。许二说:“强娃,想挣个高工分,不行成人礼咋行?你问问我们这些老哥哥们,谁的牛没让别人见过?”   大伙都说:“见过,都见过!”小强不信。只见一个个脱掉裤子,然后把架在牛脖子上的档杆解下来,把牛皮做的纤挂在各自裆里的玩意上,站成一排。只听一声“开始”,便挑着牛档杆竞走,行走距离远的获胜,奖品是一毛钱一块的甘字牌水烟,从此小强进入了成年男人的行列。   在那个物质匮乏,见闻闭塞的年代,庄稼人的日子过的单纯、平凡而实在。在漫长的冬夜里,买不起收音机,搂着老婆睡觉是唯一的娱乐了。凤莲姑娘长得漂亮,身体结实,丰乳肥臀,天生一副生儿育女的好身板。可她家的成份不好,一般苗红根正的小伙怕累赘,只想占她的便宜,并不真心娶她。小强却是真心喜欢凤莲的,他家穷,光棍一条,也不计较家庭   成份什么的。又听说女方家不要任何彩礼,他便托许二到凤莲家去说媒。凤莲爹见小强人实在,能吃苦,便答应了这门亲事。结婚后,日子过得渐渐宽余起来,凤莲连续作战二十年,一口气生了十个娃,后来因为计划生育才停了下来。   小时候的儿子们除了吃饱肚子外,十岁以前从来没有穿过裤子,就连衣服也是从老大到老小轮着穿。因为桃花是唯一的女孩,俩口子格外稀罕疼爱,凑了一百个鸡蛋给她早早儿买了条花裤子。那时候没有电视机,到了晚上,孩子们都围着妈妈听故事。凤莲的故事可真多啊,十年八年都讲不完。老枪只会唱几句秦腔,每天起床后胡乱喊几句,很刺耳,但几乎天天都喊。在所有的孩子眼里,他简直就是一个令人讨厌的“起床号”。   那时,老枪从不知愁为何物,就在老伴入土为安的第二天,他照样唱他的秦腔。让他想不通的是,现在生活富余了,各种娱乐应有尽有,一切今非昔比,可儿子媳妇们一天到晚愁眉哭脸的,一个个像是得了红眼病式的,开口闭口都是钱。   自已老了,膝下已经有大小儿孙几十口人,所居房屋在村里也算是占了半壁河山,本该是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谁知一个儿女十条筋,十个儿女扯断心。莫非,正如贤孝中唱得那样:“天下熙熙,都为利来;天下攘攘,都为利往。”   唉,管不了那么多了。小儿子德智的媳妇刚娶进门,女儿桃花也已许配了人家,我这个当爹的任务也算是完成喽!以后只有用心将老七德丰的两个娃拉扯大,也算是完成做爷的任务了。      共 45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