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晓荷·四季的故事】周期性咆哮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07:59
   晚上十一点,周奇杏正在电脑前写小戏,听见楼道里有人跺脚。跺脚的人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楼道的感应灯总失灵,跺脚是为了让它亮;另一种是喝醉酒的人撒酒疯。这个单元有十二户人家,也就有十二个成年或者老年男人,老年男人也是男人,也会喝醉,所以不排在十二个男人之外。跺脚的人跺了一下,又跺了一下,显然不是让感应灯亮,而是属于后者。   每当这时候周奇杏就会无名地恐惧,她怕这个跺脚又不行走的男人停留在自家门前,从猫眼儿往里看,或者突然撞门而入。周奇杏总有这种担心。每当这时候,周奇杏就会停止打字,以保持家里绝对的宁静,等跺脚者离开再行动。今天真奇怪,周奇杏等了很久,跺脚者依然不动,周奇杏怀疑他睡着了。周奇杏踮着脚尖,轻轻地从书房走到客厅,先趴在门上听了听,而后一点点移向猫眼儿。她幻想跺脚者也正趴在猫眼上往里瞅,那么他们四眼一对,准会把对方吓死。但事实是猫眼儿的功能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即便这样,周奇杏还是不相信科学会那么精确,万一有遗漏呢?事实是周奇杏趴在猫眼儿上看的时候,外面没有一双正在往里面看的眼睛,而是周奇杏一眼就看到一个男人靠在对面墙上,在干什么?在吸烟!   周奇杏看见那个男人吸完一支烟,又点燃一支。感应灯灭一次,他跺一次脚。这就是他所听到的无休止的跺脚声。案情明了,周奇杏回到书房继续敲字。周奇杏时常为自己的超范围胆怯症担忧,这是什么毛病?人不是只有在危险临近的时候才有强烈反应吗?她怎么能把胆怯的心理扩大到几十米以外去呢?不仅如此,她还经常为周遭的人提前预支还未到来的警觉与同情,搞得别人以为她有同情癖,在微信上转文:不要惊扰别人的幸福,来提醒她不要多管闲事。   周奇杏决定变成冷漠脸,再不多管闲事。她坐下来继续敲字。楼道每隔武汉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五六分钟跺一次脚,周奇杏不去想是谁家男人?姓甚名谁?爱谁谁。沉浸在虚无地写作状态之后,周奇杏忘了时间,当她的小戏前半部分暂时告一段落,她发现外面的跺脚声没了。去客厅打水的时候,她听见那个脚步又移到楼上,正在踢一户人家的门。门始终没开,那人是自己用钥匙开门进去的,发出一声剧烈的关门声。周奇杏感觉整栋楼都在摇晃。   终于安静了。周奇杏今天难得清静,孩子上大学不在家,爱人回老家参加乡人的婚宴去了,今天晚上夜宴狂欢,明天中午才是正餐。也就是说,如果爱人不喝酒,预计明天午后到家,如果喝酒,那就一切向后推移。这是爱人每次回老家参加乡人婚宴的规律。那么这段时间属于周奇杏一个人,她可以把这个小戏在不受任何干扰的情况下完成,送给老师审阅,老师再送给邀约小戏的单位,并从那里要回丰厚的稿酬,他留一半,给周奇杏一半。他们这种师生合作关系已经好几年了,周奇杏不太看重钱,看重的是成文后的快感。也正因为这一点,老师才频频把活儿交给她,那些自恃清高的写作者总是想付出与得到成正比,结果他们都清高得高高挂起了。只有周奇杏与写作界的这位老师一直保持着一碗水各喝一半的友情,所以手上时常有活儿,兜里时常有外快,过得安逸稳妥。   说安逸稳妥是从外观来看的。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认为别人比自己过得好,中年以后才渐渐明白谁都一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只不过门一关恓惶、门一开明媚罢了,你不说你的为难没人知道你的为难,所以说你的秘密都是你自己说出去的。周奇杏的安逸稳妥也是外人认为的,她乐于享受这种外人的认为,她情愿在家苦着、在外人看来是幸福的,她和这栋楼里的许多女人一样,自己欺骗自己,傻一点没什么不好。   周奇杏每次写完一个小戏都要喝一杯葡萄酒来犒劳自己。今天也不例外,尽管时钟已经指向深夜十二点,她还是放开轻音乐,倒了一杯葡萄酒,把窗帘全部拉上,穿着睡裙在客厅里游走。   赶快享受吧,明天爱人就回来了,他回来她就会变成一个庸俗的女人,连走路都拉着拖鞋,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她得竭力做出与他是一个档次的样子,他生意失败,自尊心严重受创,她不能在他面前趾高气昂,那会让他很不舒服,做出连续酗酒的疯狂举动。   周奇杏的葡萄酒与爱人的白酒不是一码事,爱人喝的是买醉的白酒,她喝的是有品位的红酒,他们在酒里体味到的是不一样的人生。楼上“咣当”一声,周奇杏家房顶上的吊灯微微晃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声尖锐地嚎叫。   周奇杏的超范围胆怯症又发作了!她关掉轻音乐,关掉所有的灯,只留下书房的一只小台灯。她坐在床上,双脚耷拉在拖鞋上,神经紧绷地倾听着这个世界与她不相关的动静。嚎叫是一个女人发出的,说明跺脚的男人家里有人,是故意不给他开门的,不开门的代价便是这惊骇的嚎叫。   紧接着,嚎叫变成哭诉,女人一边哭一边说,说得什么听不清楚,只是在那一长串的哭诉中蹦出一两个“不容易”“又喝醉”“恐惧”这样的字眼儿。跺脚男时而安静,时而咆哮,咆哮的声音超过女人的哭诉,都是粗鲁的脏话。脏话中一定是伴随着摔打什么东西的。周奇杏能清晰地判断出什么东西被打碎了,什么东西被撞倒了,又是什么东西被伤得体无完肤。周奇杏觉得那是人的心。想到这一层,周奇杏竟然莫名其妙地叹息一声,她好像觉得此时此刻她与那个女人的心是相通的,是啊,与人聊天一圈回来你会发现,每一个女人都有一部男人酒醉的心酸史。周奇杏也一样。   争吵似乎停止了,楼上传来细碎的脚步,从书房到客厅再到卫生间,在房地产商削尖了脑袋偷工减料的今天,一层与一层之间的水泥楼板,已经遮挡不住秘密了。   周奇杏躺在子母床上,开始酝酿睡眠。“啪啪”声音又起,然后细碎的辩论声由小及大,到最后又成了歇斯底里,男人吼一声,女人吼一声,夹杂进一个孩子的声音“别吵了”,但孩子的声音没多大作用,男人女人还在你一句我一句地吵。   在吵声中,孩子哭了,孩子一哭,争吵声更大、更激烈了。后来一串拉地的脚步声回到一间小卧室,门“咣当”一声关上了。沉寂了一会儿,女人再次嚎哭起来,男人谩骂。   周奇杏从以往的经验判断,这场醉闹至少要经过四个高潮:忍耐、发作、发飙、温柔。醉闹的终结点是女人屈服,做出与男人温存的让步。果然,在第三个节点过后,楼上传来“吱吱呀呀”的声音。   结果这通超过午夜三点的醉闹,扰乱了周奇杏的生物钟,她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晨八点之前,周奇杏晨练回来,在楼下锁车的时候,看见进进出出这个楼道的男人女人是那么正常,大家一点都不为前夜扰民的醉闹流露出一丝反感的表情,相反,大家一律睡眠充足,心情大好,哼着歌去买早点或吃早点。   周奇杏在二楼遇见了楼上的一家三口,男人走得很快,与周奇杏擦肩而过时,周奇杏闻到他身上还残留着浓重的酒味儿。孩子紧随其后,手里拿着一个书包,边走边从书包里摸索什么东西。女人走在最后,手里提一个垃圾袋,穿着浅绿色的风衣,头发披在耳朵两侧。周奇杏不自然地朝女人投射过去一道同情的目光,但她很快发现错了,女人一脸的光彩,嘴角略微向上翘,眼神幸福满足。周奇杏赶紧把目光收回来,缩腰收肩地先把女人让过去,自己再上楼,好像昨晚那个不幸的女人是她周奇杏。   周奇杏回到家也把嘴略微上翘到一定角度,她还真信了这个邪。她想起自己,自己是个知识分子,当修炼成泼妇之后,在争吵的时候,仍然害怕被邻居听了去,当成笑柄四处播撒,坏了自己一世英明。但这个女人告诉她,只要你自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没有人管你的破事!   午后爱人没回来,他显然是醉在家乡了。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会在乡人家的土炕上躺一天,难受一天,受到乡人亲切的照料,甚至会吃一碗久违的手擀面条。那种面条周奇杏吃过,什么呀,把土豆丁在铁锅里熬一早晨,把面擀好,均匀地切成条,下进锅里,用大铁勺一搅,稠糊糊、黏巴巴的,舀进大海碗里,分不清土豆和面条,吃在嘴里像大杂烩。但是爱人对此情有独钟,他说那是乡味儿。他对乡味儿的另一个诠释就是喝酒,他每次心情极差的时候都会跑去家乡,和从小一起长大的乡人喝酒,他带着城里批的酒,乡人准备下酒菜,最后上一锅那样的面条。爱人的家乡似乎是他的情感出口,他每次在那里住一两天、大醉一场,回来就生龙活虎的样。有时候,周奇杏希望爱人经常回家乡去,因为一则她可以清静,二则家乡能够治愈爱人的浮躁之气。   爱人这次打破常规,他并没有在家乡再住一夜,而是于当天晚上八点回到这座城市,回到周奇杏他们居住的四季街,沿着前夜跺脚男走过的楼梯,一步一步地上楼。他喝醉了。   当时周奇杏正在绞尽脑汁搜寻灵感,跺脚声传入耳朵,她想:又是哪家的男人喝醉了?敲到西安哪里治疗癫痫最好呢门声起。她照例踮起脚尖隐藏门后倾听、观看,看到爱人在外面骂骂咧咧,她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   她把门打开,不由自主进入醉闹之第一步忍耐篇。她打开门就回身进书房了,爱人在门口磨蹭了一会儿也走进来。她在书房听见爱人换鞋、脱衣,然后没动静了,她希望她能一下子睡着,但事与愿违,爱人趿拉着拖鞋走过来,来到书房门口,嘿嘿笑了一声。她继续绷着不吱声。爱人讨了个没趣,摇摇晃晃回到客厅,他开始打电话。他总是在喝醉以后给不同的人打电话,直到把话费打光,手机中的小姐对他说“您的电话已停机”才罢休。有时他会冲着那位小姐说“我刚交的二百元话费就没啦”“我没打长途呀”,或者说一句脏话“你放屁”,等等。   醉闹的第二步很快来临。周奇杏每次都盼望爱人酒醉之后的状态能改变一下,但是不可能,爱人回到家的暂时宁静总是伴随着狂风暴雨。果然,爱人把一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只杯子扔在地上,发出类似于前夜楼上的第一声战前巨响。周奇杏每次都告诉自己要忍耐到底,爱人那么做就是要引起她的注意,她不是爱惜这个家,爱惜家里的东西吗?他偏偏敲碎一个让你看看。周奇杏回回上当,回回落入男人醉闹的圈套。   周奇杏一走出书房,醉闹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接踵而至……在她与爱人进入第四步温存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屋顶,她猜想昨夜那个不幸而装幸福的女人,此刻正和她的爱人一起,头挨头,手握手,倾听他们家的醉闹。然后那女人会对男人说:呵呵,打起来了。因为以前、多次,周奇杏和爱人就是这样一副损样。   第二天,周奇杏晨练回来,上楼的时候遇见一系列熟悉而陌生的邻居,他们与周奇杏擦肩而过,脸上没有一丝惊愕的表情,一切都那么自然、平和。   周奇杏在二楼碰见了那一家三口,他们有说有笑,女人还亲热地给男人翻了一下衣领。周奇杏回到家对正在睡觉的爱人说:“走,陪我出去买菜。”爱人翻了个身,嘟哝一句:“我喝醉你发什么神经,为啥打碎一只杯子?”周奇杏哭笑不得。   接下来,这栋楼的每一户人家都其乐融融地上演恩爱的故事,但是过不了多久,以上情景将会再现,一年四季,周而复始。   共 41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