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山水】相惜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56:57
无破坏:无 阅读:1713发表时间:2014-08-18 16:42:19 摘要:他大约三十多岁,个子在一米六左右,有点罗圈腿,扎巴蓬乱的头发,满脸的胡茬,眼大无神,白多黑少的眼珠,衣服邋里邋遢的有些发亮,一双松紧口鞋左脚有些张开嘴儿,黑黢黢的脚脖子看得很清楚,衣服上的扣子系的都错开了扇。 他捏捏的站在那,淡淡散发着一股酒气。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二十八岁的水澍经历了下乡插队、返城后在企业学徒、当过门市部主任的历练后,在一个县级商业国企任政工员。   当时的商业是一种大呼隆的状态,国和商业(商业和供销合作社)混编,自建国开始这两种体制就经历了分分合合。文革初期,县里主管商业的机构叫财贸组,商业统称三站一处,(农产站、生产站、百货站、饮食服务处)各站处分设革委会。到了七十年代末,国和商业分置,商业主管县城,供销合作社则在全县城乡遍布网点,一个国和商业的网络就这样形成了。‘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当时流通领域的招牌,商业已经细化出百货、五金、糖酒、医药、石油、食品、糕点厂、饮食服务等公司。至于烟草、石油、医药公司的二次划出单列,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政工员是当时的称呼,按现在来讲就是办公室主任。文革后期,办公室最大的工作就是落实政策了。成分高遣返回乡的、右派摘帽复职的,没收资本家房屋财产返还的、‘黑五类’子女安排工作的、错判纠正连续工龄的、小事扩大化开除需外调的......一摊子事把水澍忙活的整天腿脚不识闲儿。每天一上班,老的少的、男的女的、认识不认识的,把个办公室塞得满满当当。来的人各有各的原因,没办法,只能一拨一拨地接待,看着大老远来的,想当初的领导和前辈职工,他耐心的倾听,细致的查阅各种档案资料,安排人填表,最忙的时候连午饭都吃不上。   粗糙的皮肤,不安的神情,明显能看出,刻意打扮但满是皱褶的穿戴透着土气,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眼神,那就是惴惴不安。      那天,来了一个看上去长相很不起眼甚至有些猥琐的男人。他大约三十多岁,个子在一米六左右,有点罗圈腿,扎巴蓬乱的头发,满脸的胡茬,眼大无神,白多黑少的眼珠,衣服邋里邋遢的有些发亮,一双松紧口鞋左脚有些张开嘴儿,黑黢黢的脚脖子看得很清楚,衣服上的扣子系的都错开了扇。   他捏捏地站在那儿,淡淡散发着一股酒气。    端详着来人,水澍仔细想了想,在摸排过程中好像没发现这个人,犹豫的同时马上招呼他坐下,顺手倒了一杯水。只见来人环顾了一下摆放的沙发、椅子,最后拉起一把椅子在办公桌的对面坐了下来。他坐的姿势很个别,挺大的椅子面只坐了一个犄角,两只手放在膝盖上,身子前倾,手指胡乱的摸索着,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报告政府,我是来落实政策的。”他慌不跌地站起来,涨红着脸,话说得结结巴巴,差点碰翻了椅子。   水澍听的一头雾水:“别害怕,别急,这里不是法院,喝口水,有话慢慢说”。   来人赶紧喝了口水,喝得急了些,呛得眼泪都下来了:“我叫姚鹏,原来是这个单位理发社的学徒工,已经学徒两年多了,因为年纪小贪玩,有一次我逮住了一只耗子,浇上煤油点了把火,耗子满世界乱钻,差点引起了火灾。就为这,主任一句话就把我开除了。”他说完话如释重负,又急忙喝了几口水。   “当时理发社的主任是谁,他叫什么名字,当时办了开除手续吗?”水澍一连串地询问。   “没手续,但大家伙都知道,希--希望政府给我个公郑州癫痫病重点医院道。”话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变了,眼泪流下来了。   “就因为开除这事,村里把我划成了‘四类分子’,挣得工分还没妇女多,平常天天扫大街,一开大会,我就和其他‘四类分子’站在会场的边上,有时还陪绑挨斗。”他激动地站起来,哭声更大了:   “最可气的是,村里不知是谁偷了生产队机井的电缆线,藏在了我家柴火垛里,后来被人搜到,硬说是我偷的,我不承认,人家就打,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判了三年刑。”他哭得鼻涕口水都下来了,水澍连安慰的机会都没有。   “你现在咋过,还好吧”趁着来人缓气的工夫,水澍总算插了一句话。   “帽子是摘了,也改判了,可我的人生都丢了,现在父母双亡,孤身一人过,人家都劝我赶紧找单位落实政策,下半生好有个指望。”他的心绪稍微平息,时间已近中午,水澍不知什么原因自掏腰包留他在附近的小饭馆吃了一顿饭。要知道,当时可没有公款请人吃饭一说。他们聊了好多,水澍让他回去等消息,临走的时候他汗涔涔的手握住水澍的手摇晃了好一气:“多少年了,我总被人小瞧欺负,没人请我吃过饭,就凭这,今后我得好好报答你。”水澍对姚鹏的印象是,可悲可怜,三杯酒下肚后,有‘酒涨怂人胆’之嫌。      经过紧张的查证落实走访,姚鹏说的都是实话。可惜那时候职工的人事档案太简单,经过文革的折腾,损毁丢失严重,连个证明姚鹏身份的证据都没有。最后,在一张单位基干民兵的花名册里找到了他的名字,在那个年代,基干民兵每年的整组是惯例,只有正式职工才能上册,这无疑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姚鹏复职了,先回理发社从事老本行,可叹三十多岁重拾旧业,原先的手艺基本全失。   经过企业整顿,改章建制,公司的工作逐渐走上正轨。水澍还在从事他的办公室工作,他的文笔不断提高,自编刻板,在公司建起了工作简报,通报公司工作,表扬好人好事,并定期把简报向上级反馈。由于准确及时,公司的基层门店出席并被评为全省商业工作先进单位。   不久,水澍被上级任命经理。也就是这个时候,国企面临着体制变迁,奖励及提成工资逐渐融汇到业务中去,不断开放的市场,私企越来越多的介入到流通领域,竞争越来越激烈,大锅饭,铁饭碗,计划经济,面临着前所未有地挑战。当时企业的紧箍咒忒多,只有挣钱的义务,没有花钱的权力,大凡小事得请示汇报,拿当时的物价打个比方,一个炒菜品种价格的制定,企业先算出成本毛利,请示局里物价审批。季节菜价变了,再写申请,在没得到批复之前,价格贵就贵了,贱就贱了,连小孩都懂的道理愣是行不通。况且,上级主管部门按毛利率考量企业的利润,高了,‘克扣群众’罚没企业,低了,国家受损严厉警告,在这种禁锢的体制下,‘小姐的身份丫鬟的命’企业走下坡路是在所难免的了。      水澍带领着企业艰难地跋涉着。全公司二十几个门店、四百多号人要吃饭,这是个大问题。原有的网点要巩固加大奖励机制,新辟的行业要摸索不断完善,虽说顶着不务正业的帽子,但企业经济效益大幅度提高,也引起了上级的极大重视。在公司全体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下,成效初显,公司连续三年摘得了全省县级公司经济效益第一的桂冠。   要说这成绩真得来之不易。这个公司从事的是餐饮行业。原先的进货渠道都被别人把持着,尤其是饮食业的原材料,大到肉食,小到调料及油盐酱醋,都受到主营单位的管辖制约。原料的成本质量别人说了算,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趁着当时政策稍微松动,水澍经过多方努力,注册成立了针对为本公司服务的采购供应站。这样一来,采购成本下降,花样品中增加,不仅自己用着方便,还相应配备了面向全社会的批发部和海味的发制摊点,企业效益职工待遇同步增长。   在当时的年代,啤酒还是人们刚刚初尝的饮品。本地区只有一家中型国企啤酒厂,大铁桶罐装的散啤酒是百姓的专利,瓶装啤酒在市场上极度的珍稀,逢年过节能喝上瓶装啤酒,可不是一般的待遇。当时批发部经营的主要是散装啤酒,所属门店与客户都极力要求增加瓶啤酒的供应。去了几趟啤酒厂,只见车水马龙的排队车辆,一个供销科的科员就把你打发了:“你们有供销合同吗,猜你也没有,走吧。”想见领导,人家根本不接见。      一天,姚鹏来到水澍办公室。看他那打扮,急得穿着白大褂工作服就来了,上面粘的头发茬毛茸茸的,和第一次见面时相比气色好多了,只是酒气更浓了。他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烟,抽出一棵点燃吸了起来:   “经理,听说咱们公司急需瓶装啤酒,不行我试试。”他眨着有些狡黠的眼睛,白眼珠显得更多了。   水澍这阶段也听了他不少的传闻,时不时与人斗嘴,为自己多年来的行为辩白,闲散自卑的惯性似乎还在,每天儿童治疗癫痫需要钱酒瓶子不离口,服务行业的规矩全让他破了。(上班不许吃辛辣带味的食物)   “就你?你认识啤酒厂的人?你有这个门道?”还没等水树说话,旁边主管业务的副经理就发出了一连串地质问。   “话不能说死,我只是说试试。”他不满地翻了翻白眼:“二位经理,从明天起,咱们五天为限,办不成,我继续剃头,要是办成了,把我调到公司采购供应站。”   “好,就这么办。”水澍想也没想的坚定答应。站在边上的副经理不屑的撇了撇嘴走了。   第二天,姚鹏从公司拿了差旅费,诡秘的冲着人们笑了笑,走了。   三天过去了,没有动静,四天过去了还没有动静,这件事闹得,公司行政连同采购站的所有人员都知道。第五天上午,姚鹏来电话了,让公司赶紧派车拉货,并指明派五吨的东风卡车,再三强调,千万把现金支票带上。   五吨用塑料绳捆绑的瓶装啤酒拉回来了。那时酒类还没有实行专营,就连糖酒公司都没这种待遇,得知情况的门店和商贩,哪还顾得上商品搭配,一天的功夫就把瓶啤酒抢完了。   姚鹏牛了,成了公司的名人了,不仅调进公司成了专职的采购员,还享受了在当时数目不小的提成奖励。他的小酒喝得更勤了,基本是每天一瓶二曲酒,整天的红头涨脸,抽烟的档次也提高了,经常是早上到附近的公司门店吹牛,随便抓几粒花生米就着酒瓶就喝起来,按他的话讲,酒是粮食精,是硬早点。   一年一度的啤酒订货会到了,水澍应邀代表公司来到了啤酒厂。在订货会上,啤酒厂的供销科长专门表扬了姚鹏为企业吃苦耐劳的精神。原来,他与啤酒厂什么关系也没有,来到啤酒厂后,成天泡在供销科,每天打扫卫生,打开水,冲厕所,星期天还跑到供销科长的家里死乞白赖的给人家托煤坯。三四天时间混了个脸熟,尤其是在科长家里托煤坯,一天下来弄得灰头土脸,连脸都没洗就走了。第二天,科长问他有什么要求,姚鹏对科长讲了自己的身世,讲了自己这次来啤酒厂的背景。科长被感动了,破例的批了五吨啤酒,要知道那时一车啤酒紧俏的价值,足以让一个小商贩一夜翻身。   “原来如此”的故事在公司传开了,大家在看不惯中增加了几分敬佩。在水澍的安排下,姚鹏后来索性就负责散装瓶装啤酒的采购,他不负众望,就连大年除夕还在啤酒厂装货,过年的几天里,为公司拉回了七八车瓶啤酒,为公司经济效益的提高做出了突出贡献,在公司里也得到了“啤酒人儿”的绰号。随之而来的是,姚鹏的毛病也越来越多,多报个差旅费、喝酒闹事、和主管经理打架什么的。   水澍这个人是爱才的,他经常和大家讲,人无完人,有一技之长的人都有毛病。经过水澍的几次批评,姚鹏收敛了不少,这期间公司还在指标及其严格的情况下为姚鹏涨了工资,随后还在集资盖职工家属宿舍的时候,为他减免了大部集资款。   后来,姚鹏结婚了,他的妻子也到公司干临时工,再后来他们生了个大胖小子。只是他喝酒的陋习未改,患上了酒精依赖症,身体日下,不到退休的年龄就走了。   到了现在,水澍和同事们聊天的时候还会经常提起他......   共 41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有哪些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