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雀巢】老杨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02:46
无破坏:无 阅读:1932发表时间:2015-04-07 07:04:44 摘要:想当年,老杨两口子都是风靡县城演艺界的名角,至今老辈人都记得他们的名字。老杨死了老婆,接着挨批斗被发配农村,于穷愁潦倒中了此残生。 乡村的傍晚,天空幽蓝,落日纯净。夕阳如一团即将耗尽热量的火球,慢慢沉入贾鲁河西岸那片密密匝匝的洋槐林。   老杨依旧穿着灰不啦叽的圆领白汗衫,一只手拿着剥好的青葱棵,另一只手的胳肢窝夹着漆皮斑驳的豆青瓷碗,迈起八字步踏着落日的余晖准时出现在大队合作社门口,递上油渍麻花的一毛纸票,让售货员打一碗坏红薯干酿制的白酒,靠在门框上仰脖子一气喝干,嘴嚼着青葱,迷离的眼神瞅着渐暗的暮色喃喃自语。   据老辈人说,老杨原本姓阎,祖籍豫东商丘,街头卖艺出身,解放前流落我们村子寨内,因左邻右舍都是杨姓,为了融入这个群体,随之被同化改了姓氏。老杨从小练就一身轻功武艺,于街头勾栏瓦肆中钻过火圈上过刀山,表演失手刀尖将肚皮划破,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夏天里成为他扯皮露胯炫耀的资本。旧社会混迹于街头打把式卖艺的都是多面手,老杨为大户人家唱过堂会,端坐在椅子上扎好武架子,胳膊腿吊四只带铁箍的柏木桶盛满清水,最后又在脖子上加一只水桶,一出戏唱下来大气不喘。老杨最拿手的绝活是半拉脸哭半拉脸笑,可惜我年岁小没有见过。印象中老杨瘦瘦的高个子,长一副曼长烟熏脸,眉宇间的抬头纹如刀刻斧凿,好像天生就是扮演坏人的角色。老杨的上齿镶着两颗大金牙,咧嘴一笑黄灿灿的,村人传说那是用纯金做成的,给他的身份增添了几分神秘。儿时懵懂记得县剧团在我们村子西岗上演过《山乡风云》,老杨扮演土匪头子七爷,阴森森坐在台子上,面前架一挺机关枪。唱罢戏没多久,老杨就死了老婆,接着挨批斗被发配农村,于穷愁潦倒中了此残生。   想当年,老杨两口子都是风靡县城演艺界的名角,至今老辈人都记得他们的名字。老杨在县剧团当武教师,客串演花脸,上场一个亮相,伸手抹一把脸,半拉脸哭的泪水涟涟,另外半拉脸颤抖着皮笑肉不笑,仅那一手的绝活,曾经倾倒多少戏迷粉丝。老杨的媳妇虽无倾国倾城相貌,却有沉鱼落雁之容,值此青春风韵年华,一根粗黑瓷油油的大辫子扎在脑后,下摆与屁股齐,红辫梢甩来甩去十分惹眼,艺名就叫“大辫”,是县城曲艺厅的头牌。那年月没有电视,电影、戏剧十天半月难得看一回,大辫天天晚上在曲艺厅唱坠子书,成为机关干部和领导们的捧角。大辫穿着薄如蝉翼的白丝绸衣裤出场往台前一站,抬玉指掂起八仙桌上如高粱馍一般地惊堂木,“啪”地一声拍一下,沙哑的嗓子来几句开场白:“说书不说书,先拍惊堂木。天也不早啦,人也不少啦,鸡也不叫啦,狗也不咬啦,咱闲话少说,书归正传。说的是岳飞大战牛头山,王祥卧冰惊动天。孟姜女哭的长城转,三英雄结义在桃园。”紧接着,大辫手打檀木简板“哎”地一声嗓音由低渐高,跟着坠胡伴奏就唱了起来:   您听文来您听武,   您听奸来您听忠。   郑州癫痫病较专业的医院 您听文来包公案,   您听武来杨家兵。   会听书您往那西北观看,   大道上来了一哨人马兵。   烟尘滚滚遮天日,   刀枪剑戟耀眼明。   有心叫他慢点走,   啥时候能唱到热闹中。   您的心急俺的嘴快,   弦子拉拉再帮帮工。   简短捷说不费事,   转眼间来到了汴京城……   此刻大厅内早西安哪家医院可以手术治癫痫病有人拍起巴掌喝彩叫一声“好”,将气氛推向高潮。   大辫戏唱的好,也有人缘,一个弹丸小县城,官场上左右逢源,难免招人嫉妒,引来一场杀身之祸。   那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开始之初,不涉政事的大辫莫名其妙与“保皇派”牵扯到一块,随之成为造反派专政的对象。此时偏偏节外生枝,大辫因患急腹症住进医院,被确诊为宫外孕,手术原本不大,却被主刀医生人为留下一把剪子于腹腔中,一代红伶香消玉殒。   大辫死的那年夏天,我才8岁,一天晌午正在村北玩耍,忽见一辆木太平车拉着一副白木茬棺材由北向南穿街而过,直接进入学校南边岗坡的老坟地停下来。乡下老规矩,人死在外边不能进家,况且又是三伏天,没有水晶棺冷藏尸体,只好草草挖坑掩埋。   埋葬大辫三天后,老杨在妻子的坟前搭起灵棚,请来两班响器,吹吹打打热闹了一整天。那天晴空无云,毒辣辣的太阳晒得西岗顶的草木都塌了叶子,暑热气如揭开锅的蒸笼。村人齐聚在岗坡上,连附近村子的人都来看热闹,男男女女黑压压一大片,挤堆坐在老柿树的凉荫下。老杨身穿紫花绸衣裤,手脖上明晃晃的金壳表在阳光照射下粼粼泛光。他叉腿站立在四方八仙桌上,呲着大金牙面带哭相,将成箱买来的“芒果”牌带锡纸香烟剥开,白花花的烟卷盛满一簸箩,冲席地而坐看热闹的人群不停势地撒烟,撒完一箱子接着再剥。那时的“芒果”烟带锡纸的一盒零售价三毛一,不带锡纸的三毛钱,老百姓压根就吸不起,只有两人打赌时才发狠说,谁输了买一盒带锡纸的烟。目睹此情景,村人私下议论纷纷,都说老杨有钱,真人物,够排场,把老婆的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还有金壳手表都一块给埋了。可怜大辫撇下一双儿女,女儿两岁,小儿子才蹒跚学步,连要摔的老盆都掂不动。老杨将老盆临时埋在妻子的坟前,等儿子长大了再摔。   失去了妻子的庇护,赳赳武夫的老杨亦成为专政对象,被剧团除名,带领一双儿女回到村里当农民。老杨平生爱喝酒,返乡后更是借酒浇愁,每喝必醉,躺地上睡的跟死人一般。为了让老杨少喝酒,村人给他弄一只鹌鹑玩,夜晚老杨曾经手把鹌鹑钻进我家屋子里,跟一辈子喜爱这种玩物的爷爷喝酒,喝完酒俩人找来一个罗圈,随手撒几粒谷子,各自将鹌鹑撂进罗圈内,头抵头看鹌鹑叨架取乐。素来心善的爷爷当面劝老杨说,凡事要适可而止,不能玩物丧志。老杨不听劝,依旧的酗酒,将妻子留下来的几箱子衣物家私陆续拿集市上变卖,先是买成瓶的酒喝,此后囊中羞涩,天天喝一毛钱一碗的坏红薯干酒,喝的满脸发怔。   俗话说:人穷志短。老杨喝干家底,断了经济来源,为解嘴馋,买来一支猎枪,夜晚不睡觉,围着村子乱转悠,寻机偷鸡摸狗,搅扰得村人不安宁。日久天长,村人先前对老杨那种好印象荡然无存,终日里像防贼一样对待他。老杨自觉在村人面前失去了尊严,索性破罐子破摔,时常跟街坊吹胡子瞪眼耍不论理,一副的泼皮无赖相。老杨烟瘾发了,一时买不起成盒的劣质卷烟,趿拉一双露脚趾头的烂鞋,赶集寻地摊专吸骗烟。乡下人在老坟岗地栽几棵烟苗,青叶子揉碎了自个舍不得吸,偷偷拿集市上的背影处摆地摊,想换一点吃盐钱。老杨蹲在地摊前,说是先品尝一下滋味,用半张破报纸卷一大把烟叶,贪婪地过烟瘾,于烟雾缭绕中撕心裂肺地咳嗽,随着五官的错位眼泪鼻涕淌满脸。过足了烟瘾,老杨站起身抹一把脸,却不买烟叶,拍屁股走人,气得卖家祖辈奶奶的骂人,他呲牙嘿嘿一笑,头也不回,全当没听见。老杨喝醉酒能睡两陕西专治羊癫疯的医院有哪些天,饥一餐饱一顿地吃饭,终于体力不支而病倒,据说是胃溃疡,躺在西岗顶的地铺上肚子疼得嗷嗷乱叫,却无人管。老杨口渴了,小女儿用绳子绑一个瓦罐,到大街上的水井里打来凉水喂他喝。不知何时,老杨死在地铺上,邻居听见孩子哭声上门看时,那尸体早已僵硬了。村人找来一捆秫秸箔,把老杨的尸体放进去,就地卷巴一下,抬到岗顶老坟地给软埋了,那情景与妻子死时的热闹场面相比,十分地寒酸。   老杨死后,一双年幼的儿女无依无靠,大队临时决定,交给村里一户地主抚养。地主老两口无儿无女,正好补缺,尽心尽力,将满怀的慈爱倾注到孩子身上。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老杨被平了反,女儿接班进入县剧团,却是无师自通,登台就唱黑头,很快唱出了名气,调往外地工作。逢年过节,姊妹俩归乡为父母上坟,随便探望曾经养育过他们的爷爷奶奶,给老人买来吃的喝的,让老人晚年的生活多一点念想,孤寂的精神得到慰藉。   可惜,老杨却没能等到这一天。 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技术怎么样 共 29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