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西风】琵弦悠扬评弹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03:31
无破坏:无 阅读:5717发表时间:2016-04-15 21:52:15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因此中外游客游江南,苏州是必不可少的首选旅游景点。   对我而言,苏州吸引我的,不是她那二千五百年的历史,不是独步天下的私家园林,不是绵糯悦耳的吴侬软语,不是巧夺天工的苏绣旗袍,而是流行长三角地区的苏州评弹。   评弹是评话和弹词的总称。尽管我也喜欢苏州评话,然尤其痴迷抑扬顿挫、轻柔清缓的弹词。   因工作关系,我去过无数次苏州。有几次,在华灯初上,月色皎洁之夜,我独自穿小巷,涉曲水,过石桥,步芳径,为的是寻找千年姑苏旧魂,捕捉隔河飘来的评弹声声。这评弹声声,可能泄露于园林深处的歌楼舞榭,可能飘逸于弄堂曲巷的少女之手,也可能倾泻于某客厅的收音机。偶尔听到远处传来咿咿呀呀的吟唱,那婉转华丽的唱腔,在我的眼前顿时营造出某种舒缓曼妙的意境,似乎这个江南古城,在琵琶、三弦的轻抚曼弄下,在缥缈如仙的歌喉声中,正在渐渐睡熟,向两千五百年的源头漂去。   在我国的曲艺大观园里,尽管我也欣赏过京韵大鼓、天津时调、常德丝弦、四川清音、河南坠子等,然而只有苏州评弹,深入我的灵魂深处。旧上海有句话:宁跟苏州人吵架,不与江北人说话。原因就在于苏州人说话,甜糯绵软,嗲劲十足,格外好听。   我曾经跟一个川妹子开玩笑,笑着用苏州话跟她说:“啊要请倷七记泥光哪?”她愣了好一会,以为我用英语赞美她呢,忙不迭地说:“噎死噎死。”我夸张地伸出右手,装腔作势地准备扇她耳光时,她跳起来对着唱卡拉OK的朋友们嚷道:“你们评评理,他凭啥子打我?”我坏笑着说:“你同意的呀。”她说:“见你的大头鬼,我犯贱会同意你打我?”我说:“我刚才问你要不要吃我一个耳光,你连说yes,yes的嘛。”她再次发愣了好一会,嘀咕道:“想不到苏州人骂人的话竟也如此好听撒。”   然而生在北国的爱人对苏州只是耳闻,于是去年暑假,我陪她去苏州游玩了三天。   去苏州,总得看中国四大园林之一的拙政园。进得园来,再次细细品味造型各异的楼台亭阁、厅堂轩榭。园内永远游人如织,疑似画中游。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好的治疗法   古代园林建筑师认为,园不在大,有荷花则名。杭州人喜欢到曲院风荷赏荷花,但我认为,拙政园里的荷花也值得一看。时当酷暑,随处可见的池塘里,田田荷叶上托起朵朵硕大粉荷,时而迎风摇曳,临水顾盼生姿,使人总是爱不够也看不福州规模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够。顺着蜿蜒起伏的曲廊游走,跨过一座座石桥,目光总是停留在如影相随的荷花上,以致忽略了隐藏在灌木丛中的音箱里播放的苏州评弹。我想,如果没有优雅细腻的评弹一路相伴,就衬托不出美轮美奂的苏州园林。我认为,评弹,正是苏州园林的魂呀。没有铮琮的琴声,就体会不到曲水环绕的叮咚;没有婉转的吴音,巧夺天工的园林就缺失了灵气。   午后出园,我找了家临河饭店用餐。该店面积不大,其貌不扬。但是门口一块广告牌上的广告词很惹眼:本店聘有专业评弹演员,敬请客人点唱。   进了饭店,我看到临门一桌,有两个穿旗袍的半老徐娘,对坐着喝茶嗑瓜子。靠山墙搭了个半高的台,台上摆了张茶几,几上放着两把琵琶一把三弦一支话筒。本来我想点一曲,让爱人零距离欣赏一下江南天籁之音。可看那两个演员姿色平平,暗忖她们的评弹水平也好不到哪里去。于是只顾吃饭。   我们快吃完了,店小二笑着对临窗一桌食客说:“客官阿是从北方来的?”食客们回答:“嘎哈?”店小二继续介绍道:“俗话说弗到长城非好汉,阿晓得倷没听过评弹就等于倷没来过苏州。为了你们的苏州之行不留下遗憾,要不要点一曲评弹听听?”其中一个食客翻了翻眼睛,问:“多少钱一曲?”店小二立即回答:“不贵不贵,三十元两曲。”食客用筷子夹起一块走油肉,塞进嘴,赶紧嚼咕几下,一伸脖子咽了下去,才点了点头:“中!”店小二赶紧朝门口扬声唱道:“好嘞,两号桌的客官点曲啦!”   一位略胖的女演员连忙放下手里的瓜子,抽出餐巾纸擦了擦手,款步登台,丙戊酸镁缓释片的详细介绍操起琵琶,调了调弦,弹拨几下,朝两号桌上埋头大吃的食客带笑道:“谢谢两号桌的客官赏光。我先唱江苏民歌《太湖美》,再唱苏州弹词《九连环》。唱的不好,还请客官们多多包涵。”客套话毕,叮叮咚咚一阵前奏,接着右手翘起兰花指,曼声唱道:“太湖美,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我立即站起身,拉着爱人挤出人群,走到账台说:“买单!”   走出店门,爱人说:“那个演员唱得不怎么好。”我说:“岂止不好,简直糟透了!身段不美,表情呆板,指法凌乱,嗓音不亮,气韵不足,咬字不清,破绽百出,连真丝旗袍也没穿,她们哪是唱评弹的料?我估计她们在街道活动中心学了几句,到这店里合伙蒙外地客人,混饭吃。”   第二天晚饭后,久闻苏州山塘街晚市繁华,就带了爱人去那里逛逛。   穿过古城墙下的闾门,走上跨外城河的精美廊桥,右转,再上一座有汉白玉栏杆的大石桥,桥下就是“七里山塘到虎丘”的山塘河。在璀璨灯火映照下,素有“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的山塘街已在眼前。我俩正欲下桥,突然,一阵评弹声从桥旁一家仿古式酒楼飞起:“上有呀天堂,下呀有苏杭。杭州有西湖,苏州有山塘。哎呀,两处好地方。哎呀哎哎呀,哎呀,两处好风光……”   据说孔子当年闻《韶乐》,竟三月不知肉味。听着这弦琵铮琮、字正腔圆、回肠荡气的评弹,我好像喝了一杯太湖碧螺春茶,温润幽香,暖人心脾,浑身汗毛孔都打开了。又像一只奇妙的小手,握住我心底最柔软的部位,轻轻地抚慰揉搓。那种感觉,真是舒畅之极,妙不可言。   我全身顿时酥了,伏在桥栏杆上动弹不得。在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弹奏声里,那绵软甜糯的吴侬软语,唱着缠绵悠扬、曲折优美的评弹。我恍惚越过时光隧道,身穿竹布长袍,坐在旧时的茶楼酒肆里,把玩着紫砂茶壶,时不时将纸扇轻击桌面,摇头晃脑,一字一句地细品着评弹代表作、歌颂千年名城——姑苏美丽风光的《大九连环》。   我痴痴地靠着石栏杆,忘了夜色下鳞次栉比的山塘街,也忘了依偎在我身边的爱人,就这么傻着,听着,一句唐诗从心底油然升起: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共 235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8)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