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暗香】麦子熟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52:33

又是一年芒种,农村该进入四夏大忙季节了。离开农村将近四十年了,很多农村的人和事都已淡忘,唯独对四夏大忙季节抢收麦子的印象颇深。这时的农村田间地头,该是一番独特的景象,挥汗如雨的收割写着这个时节特有的忙碌和躁动,喜悦和疲惫双双呈现在农家人那黝黑的脸上。

在儿时的印象中,麦收不仅意味着收获,也意味着那是一场沉重的攻坚。那时还是集体作业,没有农业机械化,收割主要靠人力。临近麦收,家家户户都忙碌地作着准备,多时不用锈迹斑斑的小尖(镰刀)在磨刀石上砥砺磨快,割麦,一把顺手而锋利的小尖,必不可少,可起事半功倍之效;准备好几根担绳(长约三米、一头紧系小枝桠为钩的麻绳)以便把割下的麦打捆,挑到打谷场;备好几只装麦子用的麻袋。集体方面也在作积极的准备,几位有经验的老农时时关注着麦子的成熟度,商议着收割的日期;打谷场上地势较高的地方整理好,作为堆放麦垛使用,防下雨时场地积水,浸泡麦子;未雨绸缪准备好遮雨用的帆布;脱粒机也加紧安装调试,谷场边用一根杆子高高挑起了太阳灯,准备开夜工用的。这些准备一般要几天,待万事俱备,就等开镰那一天。

麦收一定要天气好,而且最好有几天连续的好天气,若遇连续的阴雨天气,小麦容易倒伏、落粒、发芽、霉变。所以农民们必须抓住短暂的好天气,抢割、抢晒、抢脱粒,争分夺秒。麦子的收割也有讲究,烈日下;饱满的麦穗在天干物燥中一碰容易掉麦子,影响收成,必须利用大清早。趁着空气中有一定的湿度,麦穗沾露还软麦子不易掉落时抢割,因此,大清早是收割的最好时光。

收麦是个苦差使,太阳还没出,天还灰蒙蒙的。树上的鸟儿还在睡梦中,农民们就“开早战”下田抢割,穿上长裤长袖衣服或长裤短袖加套袖,把自己裸露的皮肤尽可能遮盖,防止皮肤被针尖似的麦芒刺痛刺伤,大热天的这么穿,不动也是一身汗啊。割麦时,弯腰,一手反向拢住麦杆,一手挥动小尖嚓嚓嚓斫断麦子根部,待胳膊底下一大拢时抱起码放在割光的麦地上,负责搬运的人用担绳捆好,或挑或抬,运往打谷场翻晒。饿了掏个麦面饼充饥,渴了田边木桶中喝碗醋冷水。割麦要十分地小心,一个走神或动作不协调就会割到自己的腿。千百次的接连不断的弯腰把人累得筋疲力尽、腰酸背痛、直不起腰,浑身如同散了架,有的干脆躺在了地头,大口大口地喘气。所穿的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衣服上冒出了一圈圈白白的汗渍。割麦不仅苦累也很脏,麦上久积的灰尘和枯黄麦杆上的霉味受到震动混杂而起,直扑面门和鼻腔,把人搞得灰头土脸,也让人作呕难受。

或许是农忙,要干的活多,夏季的白天总是显得那么的漫长,忙碌的农民把它分成三个阶段,形象地称之谓早战、日战、夜战。“三战”几乎连轴转,中间只有短暂的吃饭休整。早战忙抢割,待太阳升高,就把剩余的留到明早再干,回家吃饭稍事休整,就进入日战。疲惫写在每个人的脸上,可没法子,还得继续。一部分体力小的回到打谷场,翻晒麦捆,便于脱粒,另一部分去翻耕麦田,抢收蚕豆、抢种其它农作物,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民凭经验把农忙的日子安排得非常的精细,井井有条。

晚上就抢脱粒,辛苦了一整天的农民们,匆匆回家吃口饭,就匆匆赶回打谷场,按照分工就位抢脱粒。五六个人抱麦放在脱粒机后的桌子上,桌子旁边的俩人把桌上的麦秸一大把一大把均匀地喂入机器,机前两则各站一人,一个用竹扒子,把脱粒机中吐出来的麦秸杆扒走,一个用铁锹把沉淀下来的麦子装入箩筐。空气中弥漫着抖乱的灰尘和麦香,灯光下望去烟雾笼罩有点朦胧,几只飞蛾穿过。这活同大清早的抢割相比已轻松了许多,农民们也明显活乏多了,一边干活,一边家长里短聊起了各种话题,肆意的笑声夹杂着机器的轰鸣声飘荡在打谷场的上空。虽然这活相对轻松了但也不能干久,站在脱粒机附近的人,受到机器噪音的强烈震撼,如暮鼓重锤在耳边震荡,两只耳朵嗡嗡作响,干一会儿,必须换一班人。这一晚注定很迟,脱粒完成称重看产量多少,留足集体以后,剩下的按照每家的口粮多少来分,并派专人送到每家每户,至此,抢脱粒的任务才算完成。

麦子到家,还算不上落袋为安;刚收的麦子比较湿润,水分多,长时间堆放不出风,麦子就会发酵变质,农家人都懂这个理,抢晒是唯一的办法。因此,家家门前搭起了长长的桁搁,放上芦苇帘子,再摊上芦扉,把麦子均匀地铺在上面,接受阳光的暴晒,这样晒,上下透风,干得快。每隔几个时辰,就用竹扒子推拉,把麦子上下翻面,使之均匀地晒出水分,正常天气下,四五天功夫就可以了。遇上天气突变,就赶紧回家,用塑料薄膜把整条桁盖住,雨过撩开再晒,六月的天多阵雨,这样的折腾要有几回。待用手一抓,麦子有嘎嘎的声响,或用牙齿轻嗑有嘎崩脆的感觉,那就干了。麦子的收藏也跟其它农作物不同,必须在烈日下进行,滚烫收藏才能防蛀防霉,藏得住、藏得久。顶着烈日,农家人用畚箕畚,一畚箕一畚箕地倒进半人高的大瓮或床柜中,至此,才是真正的颗粒归仓、落袋为安,可长舒一口气了。

麦子熟了,意味着忙碌和苦累,绝没有半点的李健《风吹麦浪》中的浪漫。或许是怕苦,或许是生活条件好了,都买大白米了,家乡的农户现在几乎不再种麦了,芒种时节回老家,再也不见了田间地头那气势磅礴的劳动激情和劳碌匆忙的生产节奏,也听不到了那高吭的劳动号子了,有的只是悠悠然和漫不经心的气氛。一切都变了,麦熟时分可能只有在上了年龄的人的记忆中还存在吧,年轻的都已不知道了,尽管在农村。

2019年6月12日

河南什么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山西癫痫医院在哪昆明治疗癫痫的费用大概多少钱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