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流年】少年,记忆中的芦苇与水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41:47

【少年·芦苇】

我是早晨看到芦苇的,摇曳,妩媚,站在时间以外,风把它的味道吹来,把站在高处的我压低了。

站在大堤上,我不知道能不能和河塘里的芦苇完成对接,记着少年的时候曾是芦苇的一部分,在芦苇荡里摸鸟蛋,摸鱼,用芦苇编好看的头饰。身体里有芦苇青涩的味道,头顶上有芦花,妖一般的芦花,雪白白,可以洗涤人的心灵。

芦苇,芦花,夜晚的月亮,可以把河塘调成天堂的颜色。暗暗的,白白的,我们在里面是快乐的鱼。那个时候,我学会了画画,画面上差不多全是芦苇的身影,丰腴,苗条,像是站在云彩里的女子。芦苇在风中是会说话的,芦苇说话的时候,我不吭一声。

我是喜欢在河塘里的芦苇丛中找月亮的,月亮在天空有点虚伪,到了芦苇丛中就破碎了,就真切了,由完整的圆形破为零碎的星星,星星是月亮的制作材料吗?十五六岁,爱的初萌发生在芦苇荡里,面对芦苇叶的青涩和枯黄,仿佛看到了前世和今生。

在芦苇荡里,我看到并且喜欢上了细细的草蛇,北方的蛇,也吐着红红的信子,却没有毒汁,我把它绕在脖上作项链或者手脖子上作手镯,当然,是不敢让姥姥看见的。蛇会引路,在朦胧中,蛇会把我引到离月亮不远的地方。

河堤上,会有好看的女人编苇席,苇席可以铺炕,可以做房顶子,可以编制成粮囤。我在芦苇荡里看女人,这些成熟的女人身上肯定有一些香气,有些蝴蝶在她们的头顶缠绕,赶也赶不走。我更喜欢这些女人的女儿,和我差不多的年龄,头顶上有蝴蝶结,蹦蹦跳跳到大堤上给她们的妈妈送饭送水。客观地说,我的“喜欢”更像是欣赏,她们在远处,我藏在芦苇荡。

我会把摸到的鱼送给编苇席的女人,她们很高兴,用编苇席的手摸摸我的脑袋,忘记了我是右派的崽子,称我是“黑孩子”。黑,在我们那一带是健康的意思。我喜欢黑,女人们不在的时候,我会用一枚硕大的荷叶盖在脸上,一丝不挂地躺在河堤上暴晒,像是被暴晒的鱼,所不同的是,鱼会被晒干,我则被晒得更结实了。

芦苇,芦苇的叶子,生长的时候是青涩的,成熟的时候是干枯的,而芦花永远那么雪白,柔软,向远方看不清的神魅招手,远方到底有什么呢?有仙山神岛,还是有更加深陷的沼泽,作为一个少年,我暂时想不通,也看不清,只有让星星陪着我,星星是我忠贞不渝的朋友。

芦苇荡很宽阔,被一些水道隔开,有了水道,被隔开的芦苇就成了不同国家的臣民。国家不一样,长的样子也不太一样,有的芦苇要高一些,有的芦苇要低一些,芦花也不一样,有的要瘦一些,有的则很圆饱。我爱这些貌不惊人的芦花,它们顶着我的心跳,使得我在天空的高处更敞亮一一些。妈妈是银行的职员,看我整天在芦苇荡里疯,说,楠子,要守住性子,不能学芦苇空空,你爸爸守不住,爱说话,成了右派。

年少的我,还不知道芦苇和右派是什么关系。我只是喜欢芦苇荡里神秘的气息,喜欢从芦苇水道里高高跳出的鱼和偶尔有小船载着鸬鹚从水道穿过。水影,鸬鹚,鸬鹚一头钻进水里的优美身姿,牢牢地抓着我的眼睛,我很紧张,恐怕鸬鹚抓不住鱼,也怕鸬鹚抓走我所喜欢的红鲫鱼。还好,船划过去了,红鲫鱼安然无恙。不安全的是父亲,他的认罪态度不好,又被转到一个更偏远的劳改农场去了。

那个时候,我常常幻想天空会有一辆太空车开过来,救我,把我从河北的这块芦苇荡接到天空的另一条陌生的河流。在那里,和一群天鹅生活在一起,我是被时间忘记的孩子,我要在另一个世界找到时间的线头,后来学会了写诗,知道了一个叫海子的青年诗人殁了,宁可相信他是去天国放天鹅去了。

初冬时节,河堤上编苇席的女人纷纷回家,河堤上一片冷寂。干枯的风,吹动地上的树叶,像是铁器刮着地面,吱吱作响。我眺望远处的村庄,眼睛生涩,偶尔也会有一个或者两个红点子由远而近滚动过来,这就是女人们的女儿,大约女人们想起吃鱼了,就让女儿找芦苇荡的“黑孩子”,我有的时候给她一两条瘦起来的鱼(鱼少了),有的时候则送给女孩一顶用芦苇的残躯编成的圆圈帽,女孩蹦蹦跳跳地走了,走不远,就扔掉了它,像是扔掉了残旧的时间。

我也走了,我离开了这片宽阔的芦苇荡,再次回到这片芦苇荡的时候,已经是残旧的中年。

【少年·水域】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少年,生活在水里,当然生活在水里的,还有鱼虾,有水草,还有月亮。

凡是生活在水里的,我都喜欢,尤其是喜欢水里的月亮。月的光芒像是妈妈的手,抚摸我刺猬一般的头发。我顶着月光在河堤上奔跑,呼呼呼,呼呼呼,风筝就来了,星星也飞过来了,我所喜欢的那支铜笛也飞过来了,呼呼呼,呼呼呼。

河是绿色的,离我家100米的地方有一道拦河坝,拦河坝阻挡了流水,河水就变成了瀑布,白色的。无论是白色的,还是蓝色的,都是我挚爱的。我像其他男孩子一般扑通就跳进水里,做水底的泥鳅,摸着河底的石头往对岸游,一口气可以穿越河床。

学校里已经不读书了,只发一些红塑料皮的《毛主席语录》,一个能站在那个高地发号施令的人,照样可以在纸张里呼喊。我是不喜欢呼喊的,我只喜欢河床里温情的水花。我用手臂拨水,水用它的身体缠抱我。我用水的颜色把身体染绿,绝不会染那些有毒的红色。在水里玩得太久了,姥姥会站在河堤上扯着嗓子喊“楠子……回来……楠子……回来……”

我一头扎进水里,潜泳,不敢回答,更不敢回家,我知道姥姥有她的本事,让我脱掉衣服,往我的背上用指甲一划,露出白色的粉印,姥姥知道我去凫水了,少不了一顿狠揍。

我喜欢缠绵在河水里,河里有白鲫鱼,有小乌龟,有女人长发一般的水藻,我喜欢在它们中间穿梭,有的时候,会有一条小鲫鱼和我比赛游泳速度,有的时候我游得快,有的时候小鲫鱼游得快。我和我的心沉浸在水的世界里,感受着和陆地上决然不同的世界。

她也有长长的头发,不是分散的,梳在背后,梳成了一条大辫子。她的脸膛上有金属的光泽,尤其是夜晚,明亮得像是镜子,我不知道这是怎样形成的。我们的房子后有一个菜园子,菜园子里有一口水井,她住在井边不远的小胡同里,只有两户,她的父亲是一个淮海战士,上衣的左边挂满了战役纪念章,有一枚是二级战斗英雄。但是英雄现在成了狗熊,挂着一个大牌子被工厂的人揪斗。

我害怕见到她,见到她就有些羞涩。她大我两岁,我喊她珍姐姐。她的脸膛是红的,靠近耳根的地方有两块鹅蛋白。我的手指有几次都颤颤地靠近那两块白了,谁知道她的手更快,兰花指一甩,就把我的手指弹开了,我的手指头像被小鸟啄了一口。她在哭,她的父亲被揪斗到很远的地方,不得回家。他的妈妈跳河淹死了。她在哭,哭她的父亲,更哭她的母亲。

我不让姐姐哭,说,姐,我们逃跑吧。姐的脸色由白而红。说,跑到哪里?跑到天边吗?我说,比天边更远。其实,我也不知道比天边更远的地方在哪里。我的心告诉我,更远的地方也许在河水里,我救不了姐姐,就更加沉溺于凫水。水里有鱼,水边有芦苇和歪脖子柳树,我在沁河凫水的时候,它们用亮晶晶的眼睛看我,把我就融化为一滴饱满的水,叮叮咚咚地流到远方。

珍姐姐要回到乡下的姑妈家了,我送给她一个河底捞出来的洁白的蚌壳。用手摸摸很质感,我学着大人的口吻对她说,一切会好的,别哭,我找到了远方就会告诉姐。

她走了,我还在小河里凫水,天晴的时候游,下雨的时候也游。雨水湿漉漉地从天空掉了下来,我的头发不怕水,本来是湿漉漉的,两个湿漉漉碰到了一起。鱼们和蝌蚪们是害怕雨水的,纷纷沉到河底,泥鳅们更没有出息,干脆钻到了河泥里。我在河里像是鱼,雨水落进河里。先是画一个个圈圈.,大的,小的,互相重叠,然后消失,成为了河。它们是从一条从天空赶到了地面的河。雨水啊,真的是傻傻的,如果我是雨,就住在天空不下来。

我真的好希望天空能够落到河水里,我可以到天空看看,看看有没有适合居住的地方,如果有,就把姐姐从乡下接回来。可是,天空从来没有落下来,只是往河水撒碎银子一般的星星,还有或圆或缺的月亮。我喜欢月缺时候的月亮,弯弯的,如镰刀,我不怕镰刀锋利,用自己的脖子套进去,恰似戴上了项链。

我不知道自己戴项链的样子,像不像鲁迅笔下的少年闰土。闰土在绍兴的乡下守着瓜园,我在北方的小河里寻找比天边更远的地方。月亮落到河水,到了后半夜会睡着。人睡着了,但睁着眼,河的水面上一片明亮。珍姐姐的乡下有小河吗?如果有的话,一定可以接通我的这条小河,我推着月亮游到姐姐的窗下,给姐姐送去我家的黄杨木梳子。我问过妈妈,我想把这把梳子送给珍姐,行不?妈妈点点头。

我的父亲是一个诗人,他会吹芦笙,会在青衫广场的几万人的群众大会上朗诵艾青的诗歌《向黎明》,但是他不会歌颂红太阳,有人翻档案,查出了父亲是一个漏网右派分子,被人押到很远的山区去背石头。我和妈妈一起送父亲,他说,真正的人在远方,要做真正的人。

我当时还小,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人。只是姥姥不再管我,使得我更加自由地在河里游泳,从初春游到盛夏,再游到深秋。想念已经不写诗的父亲,也念记在乡下姑妈家的她。我尤其喜欢夜游,在水里游。一点也不怕大人讲的水鬼,一次水鬼也没有遇到,倒是看着岸上的高举着口号游行打倒这个打倒那个的那些人,像是鬼。

水是软的,风是硬的,河岸上的梅豆花和丝瓜花,开了又败,败了又开,我就这样一天天在水里消磨。水是明的,水也是暗的,明的水和暗的水都不会使我害怕。水是静的,水也是动的,无论动静,都能催化一个少年对世界的最初的懵懂。河边的芦苇丛里会有青蛙,呱呱,呱呱,我去抓它们,它们并不怕我,在我的手掌依然呱呱,呱呱,呱呱呱。

虽然我会潜泳,大部分时候还是在水面上漂着,无法领会深水的风景。长大以后知道了河水再深,也深不到哪里去,海洋的水沟则要深得多。水底有另一个世界,有陆地世界所无法理解的文明。对于少年的我来说,河水是躲藏伤害的安全区。到了水里,我可以睁开水汪汪的眼睛,打量岸上那些无法理解的人和事。

河里的月,月里的水,水里的月和我,就这样一天天氤氲了一个男孩子逃跑到远方的梦,这个男孩子就是我。

许昌市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西安哪些医院治癫痫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