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年】猫眼睛(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33:54

我第一眼看到猫眼睛时,就被它的美丽打动了。它首先抢占了高度,春天里草类植物大都还很弱小,等到夏天才能演绎成荆棘丛生,即使挺拔的狼蒿这时也望之项背,而它已经相当丰茂,如树冠一样打开;当人们视野进入了草地,它首先就点亮了目光。那时根本不知道它的名字,它的花朵造型是那样的与众不同,色彩单一,与整体色彩保持一致,一点也不妖娆也不妩媚,却有了其它花朵不曾有的神韵——炯炯有神的神韵,因为每一花朵就是一只眼睛,双眼皮的大眼睛,无数很多双眼皮的大眼睛在那里眨也眨的,又像散落漫天的繁星。知道了名字之后再重新审视,一点不错,称之为猫眼睛更确切更传神。给猫眼睛命名的那个人是谁呢,那人一定是一个很渊博的人,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人,也一定是一个感情相当丰富细腻的人,草木都能触动他温柔的内心世界。人们真的应该感谢他,世界便诞生了这么一个极具灵动的名字。

爱到极致便是折,我看了它好一阵子,想把它折下来,拿在手里或者顶在头上,这个样子对于当时还是孩子的我来说肯定是很漂亮的,定能够引起其他孩子们的羡慕。待我伸手刚要接触它的时候,我猛地被吓了一跳,随后赶过来的母亲大声地喊道:别碰它!千万别碰它!母亲的神情极其严肃,是在严厉地警告。是什么东西这样看重?我心里嘀咕,母亲对于很多东西都是这样的,孩子们手狂,我知道母亲怕我损害,往往都是这样煞有介事地阻止我。我站在那里还是恋恋不舍,我想等母亲走过去之后我再做打算。母亲显然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说,猫眼睛点了眼,明早就是大黑碗!我问什么是大黑碗。母亲说大黑碗就是眼睛瞎掉了。母亲用锄头把猫眼睛砍成了两节,断处都冒出乳白色的汁液来,母亲说这就是毒液。后来知道这句话不只是母亲知道,在我们家乡广泛流传。眼睛瞎掉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意味着再也不能随便跑着玩了。一句话在一瞬间就改变了我的审美观,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猫眼睛立即变了面孔,美丽一下子变成了狰狞,似乎就是传说中青面獠牙的妖魔鬼怪现身了,呀呀地怪叫着向我扑来,或者就是瘟神,阴沉沉的一张脸,碰它一下就活不成了,我慌忙逃命一样逃掉了。

孩子就像一张白纸,起初的第一笔,留的最早却也最清晰。告诫是终身的,在我的意识里猫眼睛是最毒的,比眼镜蛇还要毒,我没见过眼镜蛇,属于传说,而猫眼睛就散落在田间地头,我曾割草喂牛,顺着河沟里抽毛丫,年复一年地在田间劳作,和它有着无数次亲密接触的机会儿,却不曾和它有过一次的肌肤接触。它是植物,我不招惹它,它也无法招惹我。猫眼睛只管自生自灭,享尽天命,它的茂盛与凋敝与我无关。我一直没有亲眼见证猫眼睛的厉害,它的毒也没有得到过证实,我想根本的原因应该是从来没有人让猫眼睛的毒液溅到眼里,人们对它的戒备和我对它的戒备一样,猫眼睛从没有得到展现的机会儿。

母亲病了,到处寻医问药,不管是医院权威的专家,还是民间的神医,只要听说了,母亲都去就诊过。每换一个医生,起初都有效,母亲都会说好了,但接下来都是无效,然后再继续打听哪里有好医生,然后再匆匆奔去,每次去之前都是做足了准备,似乎是一次长途旅行。这样持续了半年,半年之后做了胃镜才确诊,母亲属于绝症——食道癌,晚期。

有人说赶紧手术,举例谁谁手术了现在还在活着,活很多年了。有人说不能手术,举例说谁谁手术了出了院就一命呜呼了。有人说化疗,马上就有人说不能化疗,生不如死,谁化疗谁死得快。我父亲没了主张,我父亲其实是一个不拘小节,临大事不糊涂的一个人,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很无助,因为只有他在决定着母亲的生死,生死是何等的大事,决定者不堪负重,对于一个个体的生命,不知道哪一种治疗是有效的,那一种治疗属于致命杀手,生命不能实验,但唯有实验。有人说“烤电”,烤电是农村人们的说法,不知道烤电实质上就是“放疗”,我舅家表姐夫患的也是食道癌,接受的是放疗,他活了很多年,我母亲去世之后他还健在。活生生的例子就在身边,给了我父亲足够的信心,他决定让母亲接受放疗。放疗时没有任何感觉,每天躺在仪器下面几分钟就完事了,如此简单,如此轻松。副作用是一个过程,慢慢地,放疗之后副作用就突显出来,母亲的前胸后背上的皮肤像烧灼了一样,色泽慢慢加深加重——灰色、浅黑、烧焦了一样的黑。母亲疼痛异常,不住地用手轻轻地揉搓。睡觉都不能安稳,彻夜翻腾来折腾去。想尽办法,每想出或听到新的办法马上就去实施。热敷治疗疼痛,寒冬腊月出不了手,母亲坐在床上,上身大半裸露着,向前倾着,父亲用两个毛巾交替给母亲热敷。我怀疑其作用,但母亲总是说好多了。

自母亲患病以来,母亲便再也没有离开药,除了去世之前昏迷的几天时间天天都在吃药,每顿都在吃药。别人记着,她在记着,别人没记着她还在记着。饭可以不吃但药不可以不吃。是药三分毒,就是一个健康的人,如果终日地吃药也会吃出病来。至少有两个器官是深受其害的,肝脏和肾脏,什么样的毒素最终都要经过肝脏的处理和肾脏的排泄。家里成了小小的药铺,每一个地方都极有可能存在药,有常见的,有不常见的,有吃的,有备用的,有没有的。母亲患病到去世有两年多的时间,吃了两年多的时间,我觉得母亲的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是药,甚至每一个毛孔里都在散发着药特殊的味道。屋里散发着混合的味道,异常的味道,虽然父亲把卫生搞得很好。因为输液母亲的两只手臂上到处都是针眼,这里青一块那里紫一块的。随着血管的破坏越来越多,扎针的难度越来越大,很多时间不是一次,多次才能成功。母亲很配合,她主动地把袖子免得老高,拳头攥得很紧。问她疼不,她说不疼。

在这之前母亲可不是这个样子,母亲平时生病很少吃药打针,她说药太苦,打针太疼,平时母亲的病都是硬扛着,硬扛好的。有一年母亲患了牙病,半个脸都是肿的,嘴也歪了,就像是孩子们的腮腺炎——俗称肿脖瘟,进食都非常困难,别人都替她难受,但母亲还是没有吃药,也是扛好的,经过了半个月。即使把药抓了回来,她也不吃,时间长了药粒受潮散了化了,只好扔掉。一次母亲打吊针,药液都配置好了,针头刚一接触母亲的皮肤,母亲的手臂便使劲儿回缩,同时大声地叫唤:哎呦哎呦,疼啊!孩子一样。母亲不配合,乡村医生也紧张,失手了,鼓了包块,母亲似乎更是疼得不可忍受,说打吊针的人都是快活不成了,她不想输液。结果那瓶子药液被废弃掉。

母亲的态度和以前的态度判若两人。

起初没有人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情况,母亲总要大便,下了床但又解不出来,一蹲就是半天,上了床要不了多久再下来,如此反反复复,母亲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上了床只有呼气的力气。我以为是肠道感染,让母亲吃了一天的诺氟沙星,症状一点没有改善。我用一个手指插进了母亲的肛门触摸,原来是一团屎,鹅蛋那样大。我怀疑不是屎,或许少量的屎,因为母亲已经很少进食了,很大成分应该是药物的集聚凝结。这样的屎团哪里排泄的出来?我手指上抹了香油用来润滑,屎团很硬,石块一样,我只能利用手指甲一点一点地抠出来,抠了半晌,一点也不夸张。抠完比我下了一天的苦力还要累。虽然我的动作极其缓慢极其温柔,我感觉到母亲在瑟瑟地抖动,我问疼不,母亲没有回答,但她的痛苦的面容已经告诉了我。当天母亲睡得酣香,一点动作都没有,全家人都害怕母亲就此睡得再也不会醒来。

不知道母亲知道不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反正是没人告诉她,她也没有追问过她究竟得的是什么病,无法知道她是有意回避还是无意回避,从不谈生死这样的话题。这样糊里糊涂地很好,其实是避免了生者的难堪,生者受到追问而无法回答的难堪,无论是回答是或者不是,都无法面对病痛中亲人清澈明亮的目光。后来我发现母亲应该是有意不谈的,母亲是一个很明白的人,一家人的生日只有母亲一个人记得清清楚楚,回答时从不迟疑,母亲去世那年七十三岁,当年活着时有人问她的岁数,却说是七十二岁,我们那里有句俗谚,“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七十三是一个很不吉利的年龄,是人生的一个关口,劫难,显然母亲是想躲过去这个年龄关口,躲过去就应该能奔到八十四了。

事实让我在无声中感受到了母亲与病魔斗争的决心,母亲绝不轻易认输,就像对抗曾经的病痛一样,每次她都是胜利者。放疗之后母亲的病情得到了缓解,原发肿瘤应该是治愈了,母亲一直能进食,接下来一年多时间里安然无恙。后来母亲的肚子疼,疼的地方用手摸能摸着一个鹅蛋大的疙瘩,检查之后医生告知转移了,已经无能为力,没有必要再瞎折腾了。母亲并不认命,在去世之前还在说:我的病根本就不严重,就这个疙瘩在作怪,你们都不舍得,要不把我的肚子割开,看看里面这个疙瘩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听懂了母亲的意思,母亲根本就不想放弃治疗,不过她这样说是很委婉的。全家人都默不作声,我看到了母亲的脸上写满了无助凄凉,同时也隐现出求生的强烈欲望。

我是一个愚钝者,我无法理解生命,无法理解生命的意义,无法理解自然赋予人的意义,无法理解每一个人的生命意义,无法理解若干年前和若干年后世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就如同我无法理解时间,无法理解暗物质,无法理解虚无,但我能够理解生命的至高无上,理解人的生命与蚂蚁的生命没有什么不同,理解帝王生命未必比一个乞丐有意义,理解现在进行时,理解生命原始的本能,我也完全理解母亲此时的生命意义,可能就是延长生命而获得的意义。

母亲接下来吃癞蛤蟆,也就是蟾蜍。在春夏交接之时,癞蛤蟆活动开始,父亲隔三差五地总要逮一些回来。雨刚停住父亲就出去了,这个时候正是癞蛤蟆出没的时间,一次性就逮了半桶。父亲把它们开膛破肚,五脏六腑掏出来扔了,只剩下一个躯壳。父亲用细绳子把它们吊在院子里,一溜儿地排开。晾干了父亲就把这些癞蛤蟆放在小瓦上用煤火焙烤,焙烤干了砸成碎末就能服用了。癞蛤蟆的有抗癌作用是有科学根据的,但我觉得这样的办法是不对的,经过高温之后有效成分就被破坏掉了,母亲吃的癞蛤蟆不过是和吃其它的肉食动物一样,吸取的都是一样的蛋白质而已。但我没有这样说,我只是对母亲说好多吃癞蛤蟆的人的病都好了。

母亲还吃了壁虎,是整体吃掉的。

不管是吃癞蛤蟆或是壁虎母亲都不是第一人,很多的绝症患者都吃过,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母亲竟然服用了猫眼睛;在我的生活范围内,至今为止我还没有看到或听说过有第二个人服用猫眼睛的。母亲是文盲,斗大的字不识得一个,我不知道她懂不懂得以毒攻毒的道理,但我明白母亲很明显的用意,在她的意识里猫眼睛的毒最毒,她要用猫眼睛的毒打败她体内的毒。

父亲就像肩负了神圣的使命,他来到田地里并不是很随便地弄几颗来,总是很仔细地审视那些猫眼睛,用挑剔的眼光打量着它们,他要在它们当中挑拣出那些最粗壮最茂盛的,或是说一眼看上去最美丽的。为了寻找它们,父亲把村庄的旮旯里都摸了个遍,哪里有猫眼睛,有多少,是小叶的还是大叶的心里都亮堂堂的。父亲把猫眼睛小心翼翼地连根拔起,如同侍奉一种生命,这种生命能嫁接到母亲的生命上。回来洗净捣碎,然后再掺一些冰糖一起煮了。煮好的猫眼睛是一种黑乎乎,带有粘性的液体,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味道,只有母亲知道。

母亲第一次第一口如同平时做饭时那样放在嘴唇边,用舌头沾触了一点品尝,显然不是美味,母亲拧起的面孔极其难看,是我平生以来看到母亲最难看的面容。我想那不仅仅是一种苦,她必须要承受住毒药给她带来的心理上的压力,母亲比我更清楚那是毒药,更懂得它的毒,母亲怔怔地、失神地盯着碗中的液体好大一阵子,我不知道该不该劝阻,我替母亲担心,我真的想把母亲手中的碗夺下来摔掉,再也不要如此毫无意义地抗争。就在犹豫间,母亲似乎下了决心,屏住呼吸,皱着眉头一口气喝完了那碗猫眼睛。那段时间母亲吃饭喝水一直都是断断续续的,每一次都浪费了大量时间,很久没有这样了。半晌之后母亲说有效果了,猫眼睛的劲儿真大,她的舌头不是自己的,一切的味道也辨别不出了,很厚,厚得砖头块子一样,她的眼睛发昏,看什么都是模糊的,双人影的,她的头很大,这么大,母亲说着用手比划着,磨盘那样大。母亲的神智难得这样清醒,表情难得这样生动。

我想哭,但没哭出声来。我不知道上苍为什么安排人类这样的结局,人生受尽折磨—一生经历那样多的坎坷,咀嚼了那样多的苦,深味了人间的那样多的悲欢离合,最终还在痛苦中了结生命,难道,每个人无论怎样修行,都是有罪的?每一种欲望,都要遭受惩罚?不论是善良还是丑恶,最后都沦为不幸者,无辜者。

母亲饮食越来越少,什么都不想吃。做饭之前问她想吃什么,她说吃面疙瘩,给她做好了端在她的面前她却摇了摇头。她又说想吃面条,做好了面条她又摇了摇头,说想吃空心面疙瘩,空心面疙瘩可是不好做的,父亲请教了很多人实验了很多次才做出来。饭做好了端在母亲的床头,她说热,等凉了之后她说凉,温度正适合的时候,母亲却在昏睡,很多时饭最终被倒掉。有几次是我做的,我失去了耐性,母亲说不吃,我呼啦一下就把饭泼到了院里。母亲看在眼里,愧疚一样地对我说:哎,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母亲的饭食一天天减少,饮水量一天天减少,母亲一天天地消瘦下去。母亲全身的血管一条条地干瘪,然后完全消失了。皮肤极其干燥,泛起细碎的皮屑,极其褶皱,如破碎玻璃的纹理。嘴唇萎缩得也包不住牙齿了,牙齿狰狞地裸露在外。母亲佝偻地卷缩着,个头愈发矮小了。全身任何地方都没有一点的累赘,该消耗掉的都消耗掉了,水分也似乎没有一滴了,血液也干枯了,只剩下皮肤和骨头,我一个人完全就可以把母亲抱起来,并不费多大的力气。母亲成了木乃伊,鲜活的木乃伊。但母亲一直没有拒绝服用猫眼睛,毒素反应越厉害,母亲就越欢喜。猫眼睛成了母亲的依赖,成了母亲的强心剂,最后一些日子,母亲什么也不吃了,只喝猫眼睛。我觉得母亲的身体里含的尽是猫眼睛,各种器官都被猫眼睛置换掉了,发出的气味就是猫眼睛的气味。猫眼睛成了母亲最后的、唯一的给养,当母亲连猫眼睛也不能喝了,母亲就离开了她的亲人,离开了她爱着的恨着的,最终眷恋的世界。

猫眼睛由此走入了我的生命当中,在思想里留下了很深很深的概念,如铁簪子在石头上刻凿。我感恩猫眼睛,敬畏猫眼睛,它让我的母亲——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人还在希望中继续生命,怀抱着希望死去。

自母亲走掉之后时光就改变了速度,如赛车一样狂飙起来,一脚油门下去就是十七个春秋。我知道,我所谓的人生,其实也正是在赶往和母亲相逢的途中,越来越近。然而,猫眼睛依然在春天里无休无止地轮回,那样美丽,那样青春,看到遍地的猫眼睛,犹如看到了母亲的眼睛在眨呀眨地,那样鲜活,那样闪亮。

小儿癫痫病怎么治北京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是哪家癫痫病是怎么治疗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哪家强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