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夙愿(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1:18:49

夙愿

时值清明,又到了人们祭祖的日子。

车窗外,细细的雨缠缠绵绵的下着,时不时被一阵风吹得“哒哒”的敲打着车窗,又仿佛敲打在我的心上,真是"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氤氖的空气里似乎暗藏着一丝让捉摸不定的忧伤。在我的印象里,清明前后的天气永远都是烟雨蒙蒙的如怨妇的眼神般弥漫着哀思,鬼天气好像善解人意似的。

自从工作变迁到了省城,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没有固定的假期,这些年每每清明前后总抽不出时间回家扫墓祭祖,也总是心含内疚似乎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一直牵挂着。直到今天好不容易轮到了假期踏上了回乡扫墓的行程,祭扫我那与世长辞的烈士爷爷。

从小我就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见过的爷爷是烈士,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每逢清明节期间,总有一批批排着整齐队伍的学生举着花圈在老师的带领下,安静,肃穆的来到我家老宅后爷爷的墓前来祭扫。当年健在的奶奶总是提前把爷爷墓地周围的农作物铲除掉,并平整好场地。

在我稚嫩的意识里有人来扫墓就是烈士的标志,至于因为有人扫墓才是烈士或者因为是烈士才有人扫墓,根本没有明确的逻辑。

渐渐的我发现扫墓的学生一年比一年少,紧跟着后来村小学被合并迁移,就没有学生来扫墓了……我记得小时候曾经问过奶奶,奶奶叹道:“唉,来不来有什么说像啊,划田到户了省得把人家田地的粮食踩坏了……”。后来,关于烈士这个概念渐渐在我的意识中淡漠了。一直到若干年后,小镇上的孤寡老人卞老太的出现。

90年代初,我从部队转业回来参加工作,单位在家乡的小镇上。第一天刚上班,我在办公室整理东西。有人开玩笑似的叫我:“外面有个神经老太找你。”看着我一筹莫展,疑惑的眼神又补充道:“不是真的神经病,只是人家都这么喊。”

我忙迎出门去,当时的卞老太已有70多岁,穿一件虽已褪色泛白可很干净的女式中山装。齐耳的短发虽已经花白但梳的很整齐,个子不高可腰杆挺拔,依稀可见当年的干练。她激动的握着我的手上下打量着:“你是某某同志吗?……小同志啊,你是烈士的后代啊,我早就打听好的,你也是党员。你一定要听党的话,千万不要放松思想学习。好好工作,要给烈士争光!”说着,她竟有些哽咽起来,“当年你爷爷带领我们干革命多么艰苦啊,……可是眼看着就要解放了,他却牺牲了……那时候我们小啊,他老人家说:小鬼!你们先撤……可是他老人家……快解放了呀……”说到这儿她竟泪流满面。

我连连答道:“您老人家放心吧!我知道的!我会的!”我禁不住肃然起敬。

此后。十天半个月卞老太总找我一次,每次都关照着同样的话题,反反复复的叮咛。我这才知道,别人笑称她“神经病”是因为不习惯她的罗嗦,尤其是她喜欢尊称别人“同志”,张嘴“革命”闭嘴“思想学习”,这些好些人看来似乎有点儿不合时宜,或者有点儿另类。也许是因为她曾经是我爷爷的同事的缘故,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笑或不妥之处。一次次,虽说有人投以不屑的眼神,我却虚心的聆听她千篇一律的教诲和叮咛,权当我上了一堂又一堂生动的党课。每年清明她都会提早相约让我带她一起去我家老宅给我爷爷扫墓……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前些年我工作变迁去了省城。

雨一直下。这该死的讨厌的雨,下的人心烦意乱胡思乱想。好几年不见,不知道她老人家是否健在,不知道今年能不能一起去扫墓?想到这里我又有一股无端的忧伤和怅惘!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卞老太走了,在我离开小镇的第二年过了清明以后走的,清明节她还蹒跚着来给爷爷扫了墓的。卞老太是孤寡老人,政府按她自己的遗愿把她的骨灰洒在长江里了。在家守老宅的堂弟告诉我这些情况时,我竟然异常平静,平静得没有感到一丝意外。堂弟还说:那一年卞老太最后一次来扫墓,知道我不回来当时她就发了脾气:“工作再忙也不能忘本啊?每年都必须要扫墓,哪怕请假。给烈士扫墓,是政治任务……”并且一再关照堂弟转告我:“一定要听党的话,千万不要放松思想学习。好好工作,要给烈士争光!”

听到这些,仿佛当年的卞老太就在我眼前,再也忍不住鼻梁一酸一行热泪涌了出来……归来的路上,思绪万千,我想,这些年,爷爷的墓一定有些寂寞吧,以后我必须每年清明前后回乡扫墓,并带上我的孩子们。

西安癫疯病的症状是什么银川看癫痫病最好的医院黑龙江治母猪疯应该去哪家医院患上了癫痫后会缩短寿命吗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