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木马】霍氏吟诵与关中方言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02:48
——霍氏吟诵与关中方言      正当我们研究关中方言与秦域文化关系的时候,喜获霍松林先生《月夜》吟诵调的录音。听来简单,似乎平常,或者说只是即兴吟诵的自然而为,并不起眼,实则是一首内涵丰富、很有诗韵学术价值的吟诵艺术资料,不可小视。   这个吟诵调,无疑是他从父辈那里听来、学来的,虽然只是教育承传(心传口授)的一隅,但这样的承传,却有着更深一层的积极意义。   这是我们在为先生吟诵调记谱中得来的一点感悟(见霍松林吟诵《月夜》曲谱寒雷义燕记谱整理)。   就一位国学大师而言,他不仅是一位博学多能、满腹经纶的学者,教授,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位继承、传递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实实在在的传承人。不只是知识的上下承传,还有包括古诗吟诵艺术在内的口传心授的教育承传。   在中国古代,以孔子为代表的教育家,在讲授诗歌、诗学的诗教中,特别重视诗教与乐教的紧密结合。此所谓“弦歌”的缘起。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教育创造!即使在今天,也应该大力倡导。这是由于,自古到今,诗、歌、乐总是密不可分的。   按作诗的要求,必须用词简练,节奏分明,字句排列,大致整齐,而且语尾字,一定要讲究押韵,这就是诗歌音乐性之所在。这种文学形式,不是文人的凭空创造,而是从民歌的歌唱性中学来的,是从两三千年前的《诗经》、《乐府》承传而来的。这也是许多唐诗、宋词、元曲被应用于“歌唱艺术”中的的“源”和“根”。   以此来审视霍松林先生对唐诗的吟诵之调,就有了对诗歌“索根探源”的依据和更深一层的意义了。   这里有一个诗歌与语言的关系问题。可以这样说,歌唱性的诗歌,是用语言来表达的,而其歌唱性,却源于歌唱人所运用的方言。所谓对诗的“吟”,“诵”,“唱”,只不过是“吟”,“诵”,“唱”者对自己所运用的语言(方言)的语音、声调夸张与艺术加工而已。   我们多次讲过,作为交际工具的方言,是该方言区一切民间文艺的基础。秦腔的基础方言,是关中话;豫剧的基础方言是河南话。京剧、晋剧、川剧、越剧、粤剧,都是以当地方言为基础的,毫无例外。   现在,我们听听霍先生的《月夜》吟诵调,是以哪个方言为基础的呢?多数听者会明确回答:关中方言!   对啦,没错!   我们所记录的这个吟诵调,从本质上讲,是忠实于霍先生的原始录音的。只是把霍先生的吟诵,按旋律、节奏要求,更加规整化和音乐化了。   为了使其两相紧密对照,能有一个听觉上的连续感,经测音,采用了他用关中方言的自然音高(E调)记谱、打曲,加了过门,放慢了速度。如果仔细聆听,你一定会听出它那“似曾相识”的关中秦腔、迷胡、劝善和类似《绣荷包》《四六曲》的味道来的。对用惯、听惯关中话的陕、甘(陇东)人来说,自然就有了“乡里乡亲”的亲切感。   何以如此?就是源于他的吟诵调,是来自关中方言。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对杜甫这首《月夜》诗,各地(如北京、河南、四川、广东)读者,会有用各地方言吟诵的不同的音响效果和韵味。如北京味,河南味,四川味,广东味是也,但经霍先生一读,就是陕西关中味的了。   霍先生虽是甘肃天水人,但当地的方言却属于自古形成的秦域关中语系,即源自陇东的泾渭流域的关中方言。与这一带方言相应的秦腔、民歌小调、曲子、陇东道情等,亦与今陕西关中的同类演艺艺术想通或相溶。可见,方言对同一方言区民间艺术的影响,是何等之烈!   这便是霍先生吟诵调的方言基础。   比起普通话,关中话与普通话,调类相同,而调值有异。其对应规律是:   普通话的阳平声与关中话的阳平声相同或相近,而其他三声则相异并大相径庭。关中话的阴平,读低平调,近似于普通话的上声调;关中话的上声调,读高降调,近似于普通话的去声调;关中话的去声调,读高平调,相当于普通话的阴平调。   如用关中话来读普通话,“阴、阳、赏、去”四个字,犹如关中话里的“印、阳、商、取”。   “今夜鄜州月”句,用关中话,各应读阴平(今),去声(夜),阴平(鄜),阴平(州),阴平(月)。但需要提及的是这个句尾的“月”字,它在普通话中,是读去声(仄声)的,但在关中话里却读的是阴平声。这是此诗首联中最相异的字调。从语调或音乐旋律走向上来看,说关中话的霍先生,只能用把它读成低降调的阴平声了。   最典型的例子,是第四联的“未解忆长安”句。“未解忆”三字全是仄声(各为去声,上声,去声),而“长安”二字则全为平声(各为阳平,阴平)。其旋律,自然是“下行”的乐句了(见所记曲谱)。   无需多言细论,仅此即可看出和听出它那浓郁的关中韵味来。   通过对先生吟诵调的记谱,我们悟出了这个古老吟诵调的学术价值是:   其一,他是用古老的关中方言及其语调吟诵的,故颇有汉语考古学的价值。   杜甫说:“回首可怜歌舞地,秦中自古帝王州。”前辈学者齐如山说:“风从西边来。”还有学者认为关中方言,就是周、秦、汉、唐时期的官话,许多古诗,若用关中话来读,才是协韵的。凡此,皆可透过类似霍先生的吟诵调去考察。   其二,吟诵是语言的表达、修饰与夸张,其语调的音乐性,非常显明。对研究方言与民间音乐的关系,很有价值。   其三,吟诵诗歌,总是要表达诗歌的思想感情的,总是依语亦依情的,它虽然只是依语达情的一种即兴吟唱,但总是寓情于中的,因此,就具有自然作曲的含义,故此吟诵调,有着音乐学的研究价值。   其四,中国地域广阔,方言很多,各地民俗,不尽相同,而操着各种方言表达各地、各民族人民生活的场景,是异彩纷呈的。其语言的语音、词汇、语法不仅非常丰富,而且在表达喜、怒、哀、乐等各种情感方面,也是千变万化的。这就为通过诗歌和以诗歌为催化剂的戏剧、曲艺、影视等形式反映不同地域、不同题材、不同风格、色彩的艺术创造,开阔了视野,开辟了无限广阔的新天地。就此而言,其吟诵形式对深层次的美学研究有着积极的借鉴价值。   人们都说,民歌很美。美在何处?其美之源何在?不妨从霍先生的吟诵调里去得到某些启迪吧。   哈尔滨儿童治疗癫痫药物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治哈尔滨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正规呢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