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墨香】童年(外两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02:27
摘要:我像一位凯旋的勇士,仰着小小的头颅,扬长而去。 《童年》   童年,总是让人回忆不尽。   夏天,我们村就好玩的地方便是河沙滩,柳条儿青青,杨树绿叶盖顶,河两岸浓荫翠树,别有一番景致。   记得六岁那年,邻居的一位小哥哥和我一块玩耍,玩得兴致勃然,飞泥走沙,漫天泥块乱甩。   孩子们,从刚会走路的小娃娃,到十几岁的男女孩,都喜欢到这里来,中午的太阳白花花的照,到处一片亮闪闪的光,知了在树叶间尖利地叫,穿破孩子们安静的午睡梦,吸引他们躲过大人的呵斥声,溜到一起来。   那时的我不知道大人为什么总爱让我们睡,屋子里闷得浑身淌汗,老也睡不着。躺在席子上翻来覆去,一会儿抠抠脚趾头,一会儿抓抓乱蓬蓬的头发,要么使劲动响什么东西,大人就发话:   “出去玩吧,别淘气,睡也不睡个安生。”   我跳起来,不等大人说完,箭一般跑了出去。   河边早已有好多小孩在耍着,水里凫着泳,黑黢黢的光脊梁埋在水里,水珠在脖颈上亮晶晶的。岸边上小哥哥在糊房子,我抓起腥腥的泥巴,加入热闹的队列。   过了一会玩腻了,换了更激烈的游戏,在沙滩上打泥仗,跑着笑着乐不可支,不顾太阳火毒的不适。小哥哥手中的泥块飞来,贴在身上,承受不住重量再滑下来,留下与泥块大小相等的泥斑团团。   可我全不在意,专心等待一发而准的最佳反攻时机。突然一个跟头栽下来,我趴在沙地上,小哥哥兴奋的跑过来,泥块没头没脑的落在我身上。   “别打了,别打了,不算,重来重来。”我嘻嘻笑着一边求饶。   小哥哥却依然不住手,我有些生气了。一块大点的泥巴砸在我脑袋上,温怒的我终于找到爆发点,哇的一声哭出来,尽管并不痛。   小哥哥木木的站着,不知所措,不知哪里来的胆劲儿,我竟然拿起一块石头,小哥哥见状撒腿就跑,一边看我的表情。当他晓得我不占便宜不罢休的姿态,毫不犹豫躲回家去。我随后赶到,却被挡在厚厚的门板之外,心中兀自伤心不已,鼻涕一把泪一把地骂着,仍不解恨。   小哥哥院子里有棵大梨树,秋天梨子挂满枝头,总惹得馋嘴毛娃们打不离,我们一帮小孩子每家都待得极好,每次去解馋都空不了手。   梨树旁边有株小梨树,大拇指粗细也不太高,稀疏的树叶间已有大枣般的小梨果露出来,我余怒升腾,迁移到这颗小小的梨树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摘下梨果,一个个扔的远远的,再折断主枝,那嫩绿的树叶顿时无力的垂下来,在阳光下反射着清鲜鲜的新。   我像一位凯旋的勇士,仰着小小的头颅,扬长而去。   多少年了,每次我看到小梨树旧址,便想起这段童年。      《庙会》   农历三月,一年一次的青古寺庙会又到了,这个庙会似乎成了当地人的一块文化招牌。豫剧曲剧越调,是河南戏曲三大名牌曲目,深受广大戏迷爱好者喜欢,这个庙会自然轮番上演三种剧目的各种版本。   小时候不懂戏曲艺术,看着满脸油彩的戏子,穿着各种花花绿绿的戏服进进出出,几分神秘几分爱慕,锣鼓敲打热闹非凡,几分快乐几分向往。最吸引注意力的是着漂亮衣服的旦角,婀娜多姿,以及威风凛凛的帅将气宇轩昂,其余的再没兴趣。   三两步五湖四海,六七人千军万马。听着抑扬顿挫的各种曲调,看演员在舞台上施展自己,看得痴迷专注。戏曲舞台浓缩了人生百态,世事变迁,长大了才明白每个演员都是舞台一份子,只是角色不同,感觉不一样罢了。当初只顾看稀奇的顽童,眨眼之间成了自己舞台上的主角,演绎人生苦辣酸甜。   庙会上,最爱花小钱的是小孩子,如今的我们,对每件玩具驻足不前,每种零食垂涎不动的心态,早已退去延续成自己孩子心里的渴望。想想儿时自己的状态,现在面对儿女的需求只好尽量满足。   庙会因庙而起,此处神庙历史悠久。据说青古寺附近原是一块凤凰宝地,天地灵气孕育将有贵人降世。有识之士把神庙建在凤凰翅膀上,以求宝地长存,地气永在,保佑一方百姓平安,风调雨顺。   废四旧,神庙被拆,有道高人把绕凤翅迂回的河流,从凤腋下开凿挖渠,硬是把河水改成了南北直流,从此凤凰难飞。宗教自由后,不管有无神灵,心诚则灵,总是一种信仰在支撑,百姓在旧址上重建庙宇,带着对神灵的虔诚,庙会应运再生。   各自忙碌的百姓,都让自己在庙会的日子放松一下,感受三日热闹中的悠闲。阔别的老友,也会在庙会的时间里收到邀请的寒暄,去与不去在彼此的问候下延续了淡去的友谊。出嫁的女儿也愿借庙会的日子抽空回家,陪父母重温昔日的闺中疼爱,也省去父母的念叨。   近年来,庙会愈来愈小。不是百姓不爱,而是庙会日渐居多,从前方圆出名的老日子庙会,渐渐失去了远客的青睐。各处庙会纷纷诞生,一方庙会牵动一方人,逐渐消弱了青古寺的名气。剧团也从最初戏曲爱好者拼凑的临时班子慢慢有县级团体的舞台演出,庙会大有百花争春之势。   庙会,简易舞台承接着戏曲艺术的延续,推动着地方经济,丰富着当地百姓精神生活。庙会,笼罩着多重的民间色彩。      《草死苗活》   有这么一个故事,是专来讽刺像我这种怕干活又坐享其成的人。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人在地里锄地,满脑子想,怎么能不费力让草自己死,庄稼苗又不受影响呢?他想啊想就是没办法,就祈求神仙指点,终于有个神仙向他托梦了:“你拿着我给的锣,每天在地里走几遭,一边走一边喊‘草死苗活,草死苗活!’”他醒来一看,身边果然有个锣,欣喜不已。   每天他按照神仙指点的方法,在地里来回走动,边敲边喊“草死苗活……”奇迹出现了,杂草在慢慢枯萎,庄稼苗越来越高。持续一段时间。这个人又觉得在太阳下晒着太热,干脆在树荫下喊吧,结果再也不灵了,他还要继续锄地!   一直以来,人们就重复着这个劳作方式,从春天种上庄稼,农民就用锄头一遍又一遍的锄田间杂草,直到立秋,锄头才高高挂起,因为立秋以后草籽不再发芽了,单等着成熟,归仓。   老公去地里锄地,他前边扛着一把锄头,我空手在后边跟着,看老公不紧不慢的干一歇子,坐下来休息,我饶有兴趣的拿起锄头,还没挥舞几下,就觉得底气不足,锄柄抵住下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老公接过来继续他的使命。   不知不觉,那个“草死苗活”的神话理念,在一些国人的努力下变成了现实,种上庄稼买了药,喷雾器一喷就可以等着收获了。老公封闭过花生地,他的任务就完成,锄头用不上了,我连锄柄也懒得再碰。   但总有一些野草与科学作对,它就不吃这一套!   一种是刺角芽,荒坡野岭到处可见它的身影,叶子边缘有小刺,老刺扎在手上疼,肉眼却很难看见。春天循环发芽到秋天,根部像莲藕般错综复杂,从表面拔苗想彻底根除谈何容易,只要有一节存在,它就会继续发芽开花,花上结籽,像蒲公英风吹籽散再繁殖,根上苗壮花更肥。春天刚发嫩芽的刺角芽,是一种很健康环保的野菜,高血压的人吃了有很好的防治功效,现在的人已经远离了这种纯天然食品。   一种是苍耳,一年生菊科植物,春夏发芽,生命力极强。在地里一不留神落下一棵,长的硕大肥壮,它的威力别说花生,就是玉米也会让它三分肥力,到秋天,满枝黄豆粒般大小的苍耳籽个个长刺,风吹落地来年周围密密麻麻遍地发芽,有的籽粒被动物挂住,可以任何地方游玩,任何地方扎根。苍耳也是一味中药材,风寒感冒,鼻炎,风湿痹痛都需要它的帮忙。   我像那个神话故事中的人一样,不愿在阳光下干活,感觉地里有树荫了就去拔一会儿草,虽然活不重不用锄头,但重复一个动作,一两个小时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不过干一会儿,也不管草死不死,苗活不活了,抬头看看满坡清新的景色,天高地广,也不由人不心旷神怡。   武汉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武汉看小孩羊羔疯哪家医院好儿童癫痫病的病因是怎么引起的武汉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案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