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西风】写在墙上的情书 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14:18
无破坏:无 阅读:1929发表时间:2016-07-15 15:20:07 那年插队,跟着姑婶下地劳动,着实地学到了不少农活,深知农民的艰辛,真正体会到“粒粒皆辛苦”的含义。   不久,我这颗“明珠”便被大队给发掘了去,进了宣传队。   宣传队里,除了我与一个南京下放的名叫琪珠的女孩,(那些老娘们曾经很奇怪,大城市的洋爹娘,怎么给闺女起了个“骑猪”的名字?难道也是为了好养活?),便都是本乡本土的泥丫头。开始,还为她们直腿直脚的比划而不入眼,这哪里是跳舞?分明就是提线木偶一般,但久了时日,感佩于她们的质朴纯洁,毫无做作,便真心实意地交上了朋友。   宣传队里,还派去了三个才子——大队里仅有的几个高中生,他们不会歌舞,也不擅长任何一种乐器。想让他们帮着写个歌词,编个节目啥的,不知是他们不会,还是不肯降尊纡贵地与我们这些水平不高的半大孩子厮混,总之,面带嘲讽地观看了两日,便再也不肯露面了。   宣传队,本是与时俱进的舆论工具,只要演出的内容跟得上形势,水准就无所谓高低;就这样在我们一帮人的上蹿下跳之中锣鼓叮当地开了场。不仅有淘来的别个宣传队的脚本,有自编的表演唱、对口词啥的,还排了淮海戏的整本《沙家浜》。   阿庆嫂的机敏洒脱;郭建光的果敢刚毅;沙奶奶的大义凛然;胡传奎的愚拙夯笨,以及刁德一的奸狡阴险……演的还真像那么回事。村人对于茶余饭后仅有的娱乐形式喜闻乐见,宣传队成了大队部的宠儿。   扮演阿庆嫂的申华,一个细高挑的姑娘。有着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梁。一张薄薄的嘴唇,扭扭答答的纤细腰身。只是,以我挑剔的目光看去,身子的比例失调成了美中不足。上身过长,便显得本来不算短的双腿缺了分寸。   那姑娘大大咧咧,说话冒冒失失,从不考虑后果。喜欢说笑打闹,没一刻的安宁,比小子还淘。   相处的时间长了,我们成了好友,回家的路上总是相伴着,一路的说笑打闹,或者看着她欺负我的堂哥,堂哥也总是可怜兮兮的样子,尽管这样,我也不会帮他,本来嘛,申华也就是个玩闹,出不了什么大差的。   申华的直是大家公认的,她并不如似其它女孩子那样,对自己与家庭的事儿讳莫如深,总是竹筒倒豆子全部抖搂出来,语不惊人死不休。   从她嘴里我们得知,她母亲去世得早,哥哥成家后分开另过,家里只有她和父亲。我见过她的父亲,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说他是个地道农民吧?少了厚朴,多了油滑猥琐,那目光瞧人游离不定,见到女人,更是一副直勾勾、色迷迷的鬼样,让人如芒在背,很不舒服。   从申华的言语中,听得出她对父亲很不以为然,且无半点尊重,有时竟以“老不死的”作为称呼,初很讶异。后来才知道,这“老不死的”喜欢在夏日晚上偷窥女儿擦澡;喜欢收藏院子里晾晒的女人裤头胸罩;喜欢说些为老不尊的荤话,更增了许多我对这个半老不老的老头儿的鄙夷郑州的癫痫医院哪些正规之心。如此的作派,送他个“老不死的”的称呼,毫不过分。   一次去申华的村子演出,顺便参观了她的闺房。她住在三间正房的东间。我们家乡一带的规矩,宅子东首的房屋属于“上份”,应是长辈或长兄居住,而她却是独占三间正房,把那“老不死的”挤到低矮的偏房。不知道的,认定是老父亲宠爱老丫头,知道的,认为如此人家的如此之事正应如此。   一张旧木床,几只木箱,家具不多,床上铺叠的干净整齐。闺房里缺少脂粉气,倒像是男孩子的房间。   木床三面靠墙,墙上糊着一米多高的白纸。由于窗子很小,房间里的光线很暗,好大一会儿才看清屋里的异常,那便是本来洁白无暇的糊墙纸上像是落满了苍蝇屎一般,细看,却是许多密密的小字。我靠近床边,伸长脖颈看去。   白纸上的字迹,有的是用圆珠笔,有的是钢笔,黑的,红的,蓝的都有。内容不是记的什么备忘一类的琐碎,也不是抄的什么歌词儿,却是一段段肉麻的文字,确切的说,是情书的底稿。   那些话,足以让人喷鼻血,如果不是一向知道申华是个有口无心,光敲梆子不卖油的主,光是看那些文字,也要把她列入不良少女之中去。   真想不出,她那样的一个大字只认一箩筐的乡下女子,竟然满口的罗曼蒂克,三面墙上的情书底稿,简直就是个情书宝典。   见我讶异质疑的目光,申华哈哈大笑:“怎么的,吓着了?没见过情书?我准备将来结婚的时候当陪嫁,把它搬新房去。”   亲娘哟,这丫头够疯的。人家情书都是掖掖藏藏像牲口市上袖子里讨价还价捏手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指那样不见天治好癫痫大概要多少钱日,她却要大喊大叫,唯恐路人不知。那一行行歪歪扭扭的字迹,写出的是热辣大胆的话语,如果收信的人不是和她一样的二,准被吓的逃之夭夭。   我的担心不是毫无道理,那些写满情书的糊墙纸,终未能在新婚之时登堂入室作为陪嫁。因为,那收信的小子是个军人,起初被她的情书给雷的头脑发热,等到探家,看到那一封封情书的雏形竟然在墙上,便认为那份情被实实地给玷污糟蹋了,再加上“老不死的”瞧看闺女那色迷迷的眼,更认定了申华不是良家妇女,别别扭扭地吃了一顿饭,回家便找个理由吹了。   这段情,不知在申华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分量,亲事告吹,她只是傻笑一通便不再提起。但我想,背地儿里,她也是难过,甚至很淌了些猫尿的,那些写在墙上的情书,看得出她还是用了心的。   有的人,一时的埋没落魄,终非池中物。没想到的是,凭那样个识字不多,家境艰难的女子,竟比我早一步跳出农门,去了一个很不错的厂子,不久还转正端起了国家饭碗,听说,后来找了个条件很好的对象,把自己嫁了,成了城里人,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她没有保留那些情书底稿,那些曾经让少女想入非非的文字像许多积年的糊墙纸一样的归于尘土垃圾之中,早已踪影皆无。但是,我相信,申华的心里一定还保留着那段初恋时的杰作,还会为自己的即兴情书而感慨的。   毕竟,那时年轻过。 共 220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