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江南】怪盗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48:26

   枉作校长的寝室被盗了!
   对枉校长的称呼,当时准确的名称应该是枉组长,因为当时草坪公社中心小学的行政领导机构是教育革命领导小组,枉作担任领导小组组长,由于是学校的头,如果按照准确的名称叫枉组长,师生们感觉别扭,所以大家仍沿用以前的习惯叫法。
   草坪公社中心小学教育革命领导小组组长枉作校长的寝室被盗,这还了得?这个具有强烈震动性的消息,立刻传遍了全校。它犹如当头爆炸的一颗炸弹,把师生们刚刚有些清醒的头脑给炸昏了。
   师生们好生奇怪。
   这个奇怪的疯狂大盗,不进那些平头老百姓的普通教师的屋,而专撬这位在全校有权有势说一不二的校头的门;不偷那些家居学校的家产丰厚的双职工的家产,而专盗这位家住外地一眼能望得对穿对过的摆设近乎简陋的单身汉寝室里的东西!
   这个盗案发生在公元一九七七年年初。
   那时,草坪公社中心小学刚刚开学。
   早春的二月,天气还不十分暖和。微风一吹,更觉丝丝寒意。田边地角,李子树梢头挤满了雪白的花朵;房前屋后,桃子树梢头也簇拥着胭脂红的花朵。虽然如此,仍不免给人以单调乏味之感。大自然的春天,应当是万紫千红,绿满山川,岂能只有雪白和胭脂红两种颜色?但只要细心观察,就不免发现,公路边的杨柳枝头已经泛起了一片淡淡的新绿;田边地角的桑树枝头也浮现出一粒粒米粒般大小的嫩芽;地里的豌豆胡豆,田里的油菜,都孕育成熟了一个个正待开放的花蕾。特别是那些勤劳的农民兄弟们,就像讲究清洁卫生的父亲母亲们为自己的孩子们洗干净了脸面,已经早早地将那些田背坎、田面坎的杂草铲去了,田背坎和田面坎还原了泥土的本色,显得十分的洁净。这一切,透露出一股股清新的气息,人们已经预感到,大自然已将春天孕育成熟。
   春天即将到来!
   这天晚饭后,青年教师文学良迈着缓慢的沉重的脚步,在学校操场外边的公路上散步。过去,只要一吃过晚饭,他就会钻到自己的寝室里看书学习,或者是备课批改作业;现在,他却一改过去的习惯,每晚都要到公路上去走走,一边走一边思考一些萦绕在头脑中的难以解释的现实问题。
   文学良沿着公路向前走了一段,又倒了回来。刚到操场边,就见女教师黄萍萍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文老师,快、快!”
   文学良冷冷地问:“什么事?”
   黄萍萍喘了口气,继续说:“快、快去看。”
   “看什么?”
   “枉校长的寝室被盗了。”
   “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昨天晚上吧。刚才崔小红老师从枉校长的寝室门前路过,见门虚掩着,以为枉校长在屋里,但又没有动静。崔老师感到奇怪,便走近去看,却见门上的门扣儿被撬开了。他推开门一看,只见衣服、书报等被乱七八糟地扔了一楼板,靠墙的大立柜的门扣儿和办公桌的抽屉的门扣儿也被撬开了……这才估计是被盗了。”黄萍萍叙述着。
   常言道:“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通过几年多来的接触,文学良感觉到,枉作校长那美好动听的言辞常常掩盖着他自己的真实思想,那“光明正大”的行动常常掩饰着他自己的真实所作所为。说实在的,文学良有点看破红尘了,对枉校长并不信任,因此也不愿意过问枉校长的事。但转念一想,枉校长的寝室被盗,对草坪公社中心小学来说,毕竟也算得上一件大事,而且又是一个单位的人,应当关心关心。于是他迈开大步,向学校大门口走去。
   黄萍萍跟在文学良的后面,一边走一边嘀咕:“在前年下学期末的那次教职工大会上,我才不该第一个发言咯。”
   “谁叫你发言的?还不是你自己!”文学良没好气地回答她,心想,你恐怕是因为还没当上学校的党支部副书记后悔了吧?
   “那可不是我自觉自愿发言的,是枉校长安排的。我也没有看见辛老师和柳老师做了什么,是枉校长叫我那样说的。”
   文学良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两眼盯着黄萍萍,问:“你说什么?当时我也在场,枉校长也暗示过我发言,你和崔小红老师也希望我发言。但发不发言,发言讲什么内容,自主权完全掌握在你自己手里呀。”
   “文老师,刚才我说的话,你千万不要告诉枉校长哈。”黄萍萍有些后怕,赶紧央告着文学良。
   文学良想说,我可没有像你那样去巴结过权贵。但转念一想,在这年头,不说假话、不打小报告的人又有几个呢?要想办成事,说假话是很起作用的;要想巴结权贵,打小报告也是很凑效的。只要一接触实际,你会发现说假话、打小报告的人还真不少呢。不知怎的,此时的文学良,心里有些宽容黄萍萍了。他转过身去,也不理会黄萍萍,继续大踏步地向校内走去。
   “你想想,自去年十月以后,国家的政治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报纸刊物上、电台电视上大力宣传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我们学校搞的极端的开门办学这一套,究竟怎么样,上级组织还没有定论。现在枉校长的寝室又被盗了,我们学校的情况更加复杂化了,万一牵涉到我们的身上怎么办?”黄萍萍在文学良身后继续说。
   文学良真想反问她,你过去不是跟枉校长配合得挺好的吗?但一细想,才发现黄萍萍这个女人不简单,她的政治嗅觉非常灵敏,她刚才讲的学校前年下学期末那次教职工大会上她的发言是枉校长安排的内幕,是有意向自己透露的。
   黄萍萍这样做的用意,一是表明自己那样做,是受了枉校长的指使,并不是自己的本意所为,表明自己的本质还是不坏的;二是通过文学良把情况透露给文学良的同学辛老师和涉及相关事件的另一位柳老师,希望辛老师和柳老师不要记恨她;三是今后万一组织追究起来,自己已经提前向学校威望较高教学业务能力较强的同事文学良讲过了当时的情况,说明还是有觉悟的。
   原来黄萍萍是在考虑退路了!
   想到这些,文学良便不再搭理黄萍萍,便加快了脚步,走进了学校的大门里。
   二
   文学良到草坪公社中心小学报到已经一个星期了。
   这所学校是县、地区开门办学的先进典型,在省里也挂上了号。既有校办工厂,又有校办农场。他决心在这所学校里锻炼自己,提高工作能力,施展才华,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一周来,文学良努力熟悉这里的环境,这里的人物和这里的情况。他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分别登门到学校的领导、老师的寝室里,十分诚恳地非常谦虚地逐一逐二地向大家问好,请求在今后的工作中给予自己多多帮助。每当这时候,被接受拜访的领导和老师都面带笑容,显出十分谦恭的样子,几乎是机械地千篇一律地说:“以后我们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吧。”
   这天,文学良上完课,腋下夹着课本和教学笔记,回到自己的寝室门口,刚刚掏出钥匙准备开锁,走廊那头咚咚咚地走过来一位年约二十四五岁的柔弱如纤柳的女教师。文学良曾经拜访过她。她的名字叫黄萍萍,刚由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现在担任小学部二年级一班的班主任和上该班的语文、算术两门课。如果仅仅是这样,在草坪公社中心小学只能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可她不,她在草坪公社中心小学是学校为数不多的几个党支部委员中的一个。身兼这个职务,在学校是有地位的,也是很有影响力的。
   老远,黄萍萍就笑着向文学良打招呼:“文老师,下课了?”
   “下课了。”
   文学良开了锁,推开门,黄萍萍已经来到了门前。文学良客气地邀请说:“黄老师,请到屋里坐坐吧。”
   黄萍萍抬起手腕看看表,说:“不了,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啦。”嘴里虽然这么说,但身子却往门里移,“我们班下一节是体育课,我没有课,只是想去操场上看看。你呢?有没有课呀?不会耽误你吧?”
   “我们班下一节是数学课,我也没课。”文学良回答。
   黄萍萍进了屋,文学良随手推上门。黄萍萍立即转过身来,对着文学良很不自然地笑笑,然后伸出手去把推上的门又拉开。这样,房门便大大地开着,人们在走廊上或者对面校园的内坝里路过,都能把房里的一切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文学良马上醒悟过来。由于草坪公社中心小学条件不好,没有一个公用的办公地点,领导办公,教师们备课批改作业,班主任找学生谈话,很多时候都是在寝室里进行。据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异性教师在寝室里研究工作或者教师找异性同学在寝室里谈话,都要把门大大地开着,以示清白,以示光明正大,不然就会被认为是男女授受不清或者是有异端行为。怎么办?既要开展工作又要表示清白和光明正大,那就只好把寝室门大大地开着了。
   对这样的规矩,文学良自有看法。他想,真要搞点什么阴谋诡计或者干点什么不正当的事情,把门大大地开着就能完全防范吗?再说,在这样一排已经有了很长时间的由从前留下来的旧庙改成学校的木质结构的教师宿舍楼里,一武汉哪家癫痫医院好呢人走路全楼颤动,楼地面和楼墙壁的木板之间还有许多缝隙,楼上楼下,隔壁邻舍要做点什么,没有人不知道的。心地不好的人,他肯定会到寝室以外的其它什么地方去做不便公开做的事。傻瓜才会在这一排破楼里干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事。用这种方式防范,确实算不得上策,最好的办法还是提高人们的思想道德素质。怎样解释这样的规矩,文学良感到,这里舟山怎样选择靠谱的癫痫医院的氛围不对,这里的人际关系有点紧张。
   黄萍萍的举动虽然使文学良有点难堪,但表现得十分正派,文学良也不得不认同。文学良把黄萍萍让到寝室里,请她坐在唯一的靠近办公桌旁边的木方凳上,倒杯开水放在办公桌上请她喝,然后自己坐在床上。
   文学良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便重复着自己刚来时去拜访黄萍萍时说的那句话:“黄老师,我知识水平有限,工作又没有经验,望你今后多多帮助我。”
   黄萍萍笑着说:“我知道,你是县城的师范学校里的高才生。人家搞大批判,你却搞学习,人家中等师范学校的课程都没有学完,你却自学了大学中文专业的本科课程,你便成了你们那届工农兵学员中的优秀学生。正因为这样,师范学校的爱才的老校长才看上了你,与驻校的工宣队代表据理力争,毕业时才把你留在了学校做教学工作。半年之后,省里培训中学教师,老校长又把你推荐去培训了三个月。受训结束,师范学校要不回去了,你被县文教局分到了我们学校。我们学校是开门办学的先进学校,在县里、地区里都是典型,在省里也挂得上号。我们学校现在附设了初中部,学生们既学工也学农,今后我们还要到校办的农场去办高中。你来了,你是新生力量,为我们学校增添了新鲜血液嘛。”
   文学良万万没有想到,黄萍萍对自己这样了解。他只好说:“那只是书本上的东西,在教学实际运用中我却没有经验。”
   “哈哈哈……”黄萍萍身子看起来柔弱,笑起来声音却特别的清脆响亮,“现在实行开门办学,过去的很多东西包括教学经验都不适用了。我们要在开门办学中闯出一条新路子。”
   对黄萍萍的观点,文学良感到有失偏颇,委婉地说:“我个人的理解,开门办学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办学,把书本上的理论知识与实践结合起来,让学生更好地掌握理论知识。过去的许多东西包括教学经验还是有用的。当然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还要创新,要努力学习新知识,要积极探索新方法。”
   黄萍萍见文学良不太赞同自己的观点,便转换了话题。她说:“不过,向你这样的业务尖子,要注意不要成了白专典型,在政治上要有所进步。”
   文学良不知道黄萍萍为什么这样说,一时语塞。
   稍停了停,黄萍萍放低了声音说:“其实,枉校长是很关心你政治上的进步的。他对我说,文老师来,怎么不要求进步呢?他还问我看见你写了《入党申请书》没有。我回答说没有看见。文老师,你写了吗?”
   枉校长这样关心自己,是文学良没有想到的,便回答:“没有写。”
   “你应当写的。”黄萍萍态度显得十分诚恳,劝说道。
   本来,文学良想,自己刚来,还没有做什么工作,就急着写《入党申请书》,条件还不成熟。等以后时间长了,在工作中做出了成绩,条件具备了,再写也不迟。现在,黄萍萍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是应当考虑考虑。黄萍萍是学校的党支部委员,她向自己说这番话,也许是受学校党支部书记枉作的委托,代表学校党支部的意见呢。便说:“我的条件还不够呢。”
   黄萍萍建议道:“你先找枉校长谈谈吧,”
   文学良也觉得,自己是应该找枉校长谈谈,便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对黄萍萍建议的回答。
   送走了黄萍萍,文学良就向枉校长的寝室走去。
   三
   雾啊,好大的雾!
   茫茫的迷雾,遮住了田野,盖住了村庄,迷住了小路。
   晨雾,渐渐隐退,十多棵高耸入云的三四个人合抱才能围住的大柏树显露了出来。这些柏树,生长在一个山包上。山包上,有两排一楼一底的用长条石砌成的新式房子,被柏树掩映着。
   这两排房子,楼上是草坪公社中心小学附设初中部的教室,楼下是小学部四五年级的教室。离山包约二百多米远的山坳里,有座古老的庙宇式的四合大院的建筑。四合大院的后面正房,是草坪公社中心小学的大礼堂。左厢房和右厢房,已经经过改造,用石头砌成了一楼一底的两层新教学楼,是小学部中低年级的教室,左边教学楼挨着前面正房的“丁”字型的拐角处,还分别修了两间寝室,供校级领导住宿和办公之用。前面正房要比后面正房的地势矮一层,但前面的正房是一楼一底,与后面正房的高度又一样了。前面正房的楼上,全部都是教师的寝室。寝室靠着后面正房的这一边,有一条二尺多宽的走廊。楼下,中间是校门,两边也是教师的寝室。四合大院的中间,是一块青石板铺成的内坝。四合大院的后门,有一坡石梯,直通到山包上的新式房子那里,使草坪公社中心小学连成了一个整体。

共 13004 字 3 页 首页123
导致癫痫患者口吐白沫的原因name="pn2" value="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