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柳岸】老宅往事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59:58
   小的时候,我家就挨着运河边,那是一栋古色古香、富含水乡人家韵味的旧式宅院。班秃剥蚀的墙体,幸好爬满了极具生命力的爬墙虎,一如历尽沧桑后反而显得闲适恬淡,这或许多少让人感到点人间烟火的味道。可是真要让你史海钩沉、探求老宅轶闻趣事,却难有人乐此不疲,倒是街头巷尾时有议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常常给人以神秘而饶有兴致之感。大门的两端各有一尊抱石鼓,威风凛凛,纹丝不动,一杵就是上百年;可惜在文革中,它的命运和历史上许多古建筑命运一样,遭到造反派严重破坏,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   气派威严的门庭,绝非寻常百姓的随性所求,它是大户人家的一种象征,它无时不在对外宣示,老宅的原主人非官即商、非富即贵,而且越是深入下去越能彰显主人“出则仕、归则隐”的处世态度。   步入门庭,偌大的天井顿现眼前,给人以别有洞天之爽。天井中间,有一条青砖铺设的小径直通中堂,并对称地将天井分为东西两园,东园植梅寓意五福临门,西园几株修竹攀墙而立,表达了“不可居无竹”那士大夫的清流雅望。   中堂的铺张更是了得,在整个宅院里,数它面积最大、最能体现主人身份,同时还是最讲究“门风家序”的地方。迎门的长条案前端放着一张方方正正的紅木镶边八仙桌,两边配有祥龙纹饰的太师椅,上挂中堂楹联造势,下铺锦绣方砖应景,东西两则有序无乱地摆放着六张红木圈椅,尺寸明显小于居中的太师椅,其中不难看出尊卑有伦、长幼有序的封建礼道。   遗憾的是以上描述并非本人亲眼所见,说白了都是我的主观臆想而已,要说客观依据无非都是些道听途说罢了。其实真正具有价值的依据,无需费心四处寻觅,矗立眼前这座气势不凡的老宅和横卧后院的大运河,都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有力佐证,因为它们见证了运河人家往日的荣耀和辉煌。   我印象里的中堂与猜想中的有着天壤之别,三户人家共聚一堂,在那里吃,在哪里玩,在那里看报做作业。吃饭时桌子就是饭桌,玩耍时桌子就是牌桌,学习时桌子就是书桌。中堂楹联也应时变换,文革期间是林彪语录,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改革开放初期是深圳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如此看来,小小中堂与国之命运遥相呼应;上世纪末,楹联一改语录口号式,新联祭出,宛如涓涓甘泉从山涧涌出,所到之处无不蓬荜生辉、万物呈祥:开门见水迎千瑞,闭户藏桃纳万福。   穿过中堂原是家眷生活区,后来那里陆续搬来五六户人家,每天吃喝拉撒在一起,鸡犬之声相闻,邻里之间无隙,男女老幼枕河入梦,你来我往亲如一家,此时的老宅就成了大杂院啰。   老宅最南端临运河的那一排是“内宫”,现被三户人家所瓜分,我家住东头,张老师家居中,西头是位乳名叫桃花的女孩子家,父母在外地不常回来,与外婆相依为命已有十多年,她生于此长于此,连名儿也跟窗外河边那斜伸的桃树沾亲带故。   听她外婆说,那年春季连降大雨十多天,运河水涨得很高,正当人人自危、再涨院里就要漫水时,她降生啦。说也怪了,雨停了,风止了,阳光普照,春回大地,花窗映桃花,灼灼灿如霞;前来道喜的张先生煞有介事地吟了一首诗:腹有千金气自华,襟连一水运初达,枕河浦月桃花岸,落凤西窗玉女家。此诗一出,桃花芳名声震江湖(大院)。   桃花三岁,能唱会舞,甜美稚纯的歌喉,活泼可爱的身段,无时无刻不在这了无生趣的老宅里传播跳动,犹如春风佛面,令人心花怒放、神采飞扬。   桃花十岁光景,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她不只是个花架子,缝补浆洗样样会干,迎着晨曦在河边浣纱,直到太阳西沉时分,不用外婆关照,及时地把园里晾干的衣物收回、叠好、放起来,凡事多能亲力亲为。   作为邻居,我比他虚长几岁,论见识却未必能胜她一筹,这可是老宅大人的普遍看法;我却不以为然,心想桃花不过女流之辈,操持家务乃她本分所在,他们完全没有理由如此大惊小怪地高看她一眼;为此,我暗中跟她较劲,平时很少主动与她搭腔。直到有一天,桃花好像上初中了,她还真的碰上事了,刚好给我一个露脸的机会,我岂能袖手旁观置身事外,必须施以援手扶大厦之将倾,这叫该出手时就出手。那天,桃花在河边涮洗马桶,不慎落入水中,我恰好离她不远,情急之下便奋不顾身地跃入河里,使出全力把她抱上岸来。看着桃花浑身湿漉漉、惊魂未定的样子,我着实心疼不已,顿生侧隐之心;本想安慰两句,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没想到,她对我的义举没有甜蜜的回报也就罢了,还嗔怪不用劳我救她,说是她自己会水,而且一点不比我差;我双手开始慢慢松开,把她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恐怕是她应得到的惩罚,谁叫她不近情理还有些蛮恨霸道。   此事很快在大院里发酵,说什么英雄救美云云,天地良心,难道丑女落水就不该救吗?尽管我试图通过辩解来还自己一个清白,但效果适得其反,且越描越黑,与其白费口舌地与人较真,还不如暂且束之高阁,从长计议,待忙过这阵再作计较。目下可是难得下河摸鱼捉虾、间或与小伙伴们打水仗的季节,我可不愿意白白荒废这大好时光,于是乎我索性便以英雄自居起来。   英雄就是不一样,桃花遇见我时的态度都悄然发生了奇妙变化;不管上学路上的偶遇,还是下课回家途中的邂逅,不管河边树下的照面,还是小别后的重逢,她都会对我莞尔一笑;而不是像过去那样,要么面无表情不屑一顾,要么绕道回避分秒不驻。   天下哪来那么多巧遇,那些都是我事先设计好的,我的初衷就是想增加见她的机会。书上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那时虽说还到不了这般程度,不过隔三差五地见上一面,花前月下说说悄悄话,对于一个懵懂少年来讲,应该是一种合情合理的诉求。可是,与之现在男女交往的尺度相比,就算这种近乎冷血的真情实感是那样的朴素无华,甚至还让人感到有点滑稽可笑,也必须把它控制得恰到好处,尽量做到开合有度、收放自如。毕竟当时还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之下,人与人的关系常用阶级来划分定性,哪怕是男欢女爱,这种连神仙都乐于玉成的美事,一样被打上阶级的烙印,非要让“小家碧玉”般温情在革命的大熔炉里千锤百炼,窑变出与老宅古风大相径庭的飒爽英姿不可。   尽管如此,革命的友谊,还是在运河北岸、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偷偷地萌发了。一连串的偶遇,只能说是一部戏的开场,好的开头即是成功的一半,那另一半就不能随其自然了,一定得饱蘸激情,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笔触,描绘出一幅表现人间美好事物的桃花坞年画。   我似乎比过去勤快多了,经常帮助邻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大人对我时有褒奖,说我懂事长大了。其实我更愿意为桃花家卖命,不管那事有多苦多累多脏,我都会主动请缨、赤膊上阵,绝无怨言。可人家并不领情,往往找各种理由婉言谢绝。记得有一次放学回家,正好碰上桃花家按月送蜂窝煤的师傅来了,我见时机已到,不由分说地将其挡在园外,自己动手费了不少功夫,总算把上百斤蜂窝煤搬进她家。事后我以为会得到桃花的美言和欣赏,可人家说了一席差点没让我气死的话:谁让你瞎起劲的,事先已跟对方说好了包送包搬的,钱也付了,你倒好与其争抢,我才不管你们的事,别在这儿讨便宜。   想起来此类吃力不讨好的蠢事的确做了不少,也挨了桃花不少真假难辨的数落,奇怪的是我并不觉得有多么委屈,更不会由此而对她反感、生厌;可能在别人眼里会把我当成蜡烛,不点不亮,我倒觉得做蜡烛没有什么不好,照亮别人也捎带自己。   我始终闹不清桃花对我是否有意思,因为她从未当面向我表达爱意,背地里也不曾听说,她对我有任何只字片语的好评;说我是好邻居、好阿哥,这都不在话下,让她说一句“我爱你”,真比“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还要难。   就算是蜀道再难,我也要“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世上任何美好事物的获取,都要付出一定代价的,都要为此而坚守和努力。   桃花快要初中毕业了,我刚好读完高中在家等待分配工作。正当我在憧憬未来、规划人生的时候,桃花家一连发生两件令我始料不及的大事。   那天晚上,桃花急促地敲开我家大门,我睡眼惺忪地站在她的面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呆迟木讷的竟无语;桃花敏捷而用力地把我拽出门外,并急切地告诉我她外婆突发心脏病,必须赶快送医院抢救。说时迟那时快,我二话没说,上她家背起外婆就是一路小跑。好在市属医院离这儿不算太远,仅用时十来分钟,就将外婆送进了抢救室。我们在外面焦急地等待,桃花掏出秀花手绢替我擦汗;手绢散发出幽幽清香,沁人心脾,蚀骨销魂,没想到在这里,还能享受到不曾有过的温馨和满满的幸福;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弄得她怪不好意思,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于冒失,随即找一个借口离开了,在急诊室门前踮足向里探望虚实。没过多久,医生出来了,我们赶紧迎上去。医生认真地说,幸亏来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又说,是你送来的吗,你是她家什么人?我笑而不语……   外婆在我们的悉心照料下,身体日趋好转。这里特意强调我们,是因为此时我可以随时单独地出入桃花家,我俩的个人关系正处在历史上最开心的蜜月期。   外婆此次发病,牵动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桃花父母,他们很快请假赶了过来,离多聚少的一家人终于团圆啦。桃花的脸蛋如同“三月桃花蘸水开”,我也打心眼里替她高兴。谁知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桃花的父母倒是当面向我道谢,对我的外貌品行也颇有好感,不过大人的真实想法做晚辈的岂能瞎揣摩,我多少还是察觉出他们将要举家搬迁了,而且这一搬八成就不会再回来了。   满腔的热血就要凝固,一股无名之火却在周身燃烧,恐怕再烧下去,指不定哪一天就会像火山一样爆发;本无心事的我,此刻满脑子胡思乱想,一怪外婆不该心脏突发毛病,二怪桃花父母,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初恋渐入佳境时贸然带她离开……   桃花就要离开我了,还有与她身世息息相关的百年桃树,还有那朝夕相处、弯弯曲曲伸向远方的大运河。桃花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约我出来,多么期待那依依惜别的场景会像电影中见到的那样,让人久久难以释怀。   吃毕晚饭,我早早来到后院,双目如摄像中的运镜,对着后院时而横摇,时而直摇,时而拉近,时而推远,酣畅淋漓地将后院扫了个遍,忽然觉得有两处应重点关照。那便是码头,我曾在那里英雄救美,再一个就是东首向河斜伸的桃树,今晚女主人的芳名拜它所赐。   秋天的桃树无花无果,一身绿装与其他乔木没有什么两样,只在春天她才脱颖而出,夭夭如仙,璀璨似锦,令无数英雄尽折腰。   桃花终于姗姗而来,在桃树下与我相向而立,月光下她的双眸如盈盈秋水,眉梢眼角藏秀气,朱口黛眉三春桃。桃花低头不语,只顾不停地摆弄那双纤纤玉手,像是在等待我先发言。   “什么时候走?”我无奈地说。   “车票已买好,两天后的凌晨。”   “还回来吗?”我明知故问。   她没有回答,四周静得出奇。   过了一会儿她问我,“你喜欢桃花吗,我是说这树上的桃花?”   我稍加思索便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你只管回答我。”   “当然喜欢,爱屋及乌嘛。”   “你信命吗?”   我觉得桃花今晚有点怪怪的,尽提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谁都知道我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基本不信命,认为它是迷信,人人避之而唯恐不及;要说迷信什么,那就是毛泽东思想,他老人家说过人定胜天,愚公尚且能移山,我们就更无所畏惧了。   我润润嗓子斩钉截铁地说:“我从不信命,因为那是迷信。”   觉得分量不够,又加了一句:“非但不能信还要破除迷信。”   桃花见我有些激动便附和着说:“我也不信命。”   我会心地在脸上给她一个赞。   桃花见我心情有所缓和,便违心地切入正题,洋洋洒洒地说了许多他人之言,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其一,人的命运不由天定,路就在自己脚下;   其二,她与外婆相依为命十数载,父母虽不在身边,但身之发肤受之父母,他们都是长辈至亲,他们的话不可不听;   其三,她的大人一致认为,两人还小,尚未到谈婚论嫁的年龄,眼下必须丢掉包袱轻装上阵,把学习事业搞上去,建功才能立业;   最后,是她外婆的意思,其中心思想分明在鼓吹天命不可违,说什么运缺桃花,只有做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来催旺桃花,譬如求得贵人相助、移宅于桃花位等等,方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桃花的告别辞在我一头雾水中结束了,这意味着我俩的那种关系也将随之远去。我的心情十分沉重,就算皓月当空银辉四溅,一样没让我有一丝的敞亮和舒坦,胸中挥之不去的块垒何时能够一扫而光?   在桃花不在身边的日子里,白天我会忘我地工作,以此来冲淡对远方恋人的思念;可一到晚上,孤身一人在后院,触绪牵情,不免伤春悲秋起来;我也不止一次想去访仙问道,祈求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那份姻缘,最终还是全盘否定了这种滑稽的想法。   说我命里缺桃花,我家后院明明斜长着一棵百年桃树,每逢阳春三月,“人面桃花相映红”,现如今“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合肥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成年癫痫病早期症状是有哪些呢?难治性癫痫病能治好吗哪些因素会导致癫痫疾病的出现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