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墨香】霞光中的幽灵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18:27
摘要:父亲前几天就告了假,从一百多里工作点赶回来做准备。比如在门一进来的炕沿上用泥巴和着草节把一块一米见方的木板固定起来,用来挡风;再把家里的水缸挑得满满的,劈好一大摞柴,换好小米,等都安排妥了,就安然地守着母亲。 不知母亲是怎么在痛苦和期望的三年后将我孕育出来,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在母亲温暖柔软的小床上一天天长出鼻子、眼睛、嘴巴、胳膊和人样的,更不知道父母是在怎样的一种期盼等待渴望中数日子走过的。   总之,在骄阳似火、杏子熟黄、粽香飘逸、彩蝶成群、苜蓿花一朵朵一堆堆严严实实扎满苜蓿杆,麦子傲然地挺着圆滚滚肥嘟嘟的大麦穗,一天一个模样一天一个神气炫耀丰收的阴历五月初四的早晨我降临了。   父亲前几天就告了假,从一百多里工作点赶回来做准备。比如在门一进来的炕沿上用泥巴和着草节把一块一米见方的木板固定起来,用来挡风;再把家里的水缸挑得满满的,劈好一大摞柴,换好小米,等都安排妥了,就安然地守着母亲。   母亲是大队里的赤脚医生,背着药箱走村串户好几年,有相当的医学常识和应急处理常见病例的经验,特别是经她接生的孩子救治打针的人甚是很多。她算准了我在端午节之后出世。   家乡有个习俗,大小节日都要隆重地过。要么敲锣打鼓扭秧歌,要么叩头祭祀上供奉,要么大教诵经演神戏。以求得风调雨顺,民心凝聚,丰衣足食。端午这个重要的节日更不例外。不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戴荷包,画花脸,手持艾蒿去跳舞,还要每家每户把做好的糯米饭端出去在空旷的空地上按照长幼有序的次序摆放,祭屈原敬鬼神,然后集体大餐,大餐中不但要品尝出糯米饭掌控的火候、调适的口感、蒸发的软硬,张弛的粘度,还要看蜂糖搀兑的甜淡、润泽、质感和水分的多寡。完了评选出巧媳妇,强婆婆,分等次,戴红花,然后分上一百到几十斤不等的麦子作表彰。这是村民们一年中最盼望最热衷的事情,大家伙不仅可以在清淡不济的几个月后疯狂的热闹,美美的大餐,犒劳犒劳自己的胃,解解馋劲,还可以有机会比比自家女人的厨艺的长进,获得一份细粮的填补和奖赏。所以端午节的这场赛事就显得更加不同寻常激动人心。不过最后最得意不过最稳操胜券的还是爷爷。因了母亲的聪明灵巧和自小受外奶奶的熏陶,也因了母亲强性,第一的结果总是非她莫属。也是由于这一点,村子里只要一来工作组,不管地位高低,人员多少,不管母亲能否做得过来,饭事铁打的都安排在我家。母亲也因此多了不少的忙碌。   初四了,按照惯例母亲起得很早,趁父亲还睡,先是捏手捏脚地下了炕,梳了头,洗了脸,生了火,烧了水,淘了米,焖上了一大锅糯米饭,再是对好酵子,麻利地蒸起又酥又软的白馒头。   许是节日就在眼前,许是操得心太多,许是心里更加上了一把劲,许是隐隐说不清的一种感知,四月二十五六参与组织、筹划、编排,累得喘不上气,总喜欢贪睡几口的爷爷邪了门夜里愣是睡不着,黑乎乎的就爬起来,有滋有味地抽起了烟火,一锅子过后,心里还是焦躁无聊,于是就抄起扫帚扫院子,扫帚的刷刷声响亮得,还扑起浓浓的尘土,惹得弦月窥视嬉笑,并把他高大的身子一会儿印在院子、一会儿贴上墙壁、一会儿没入树阴。等折腾够了,他又不得不缩回屋子,摸索着隔着烟袋捻细了烟叶,装好,点上,然后一口一口扑哧扑哧地咂了起来,火光一灭一亮交错闪动,照在他古铜色的脸上,也映出他满心眼里的希望,胡子跟着嘴角的煽动一翘一翘得,烟嘴撒欢得滋噜噜响。   过了很久,捱上毛驴叮咚叮咚地走过,驮桶期期夸夸的响起,脚步哒哒的紧密,继而赶毛驴的吆喝声,汪汪的狗叫声,老人的咳嗽声,孩子的哭啼声,小马的嘶鸣声,铁具的碰撞声,门开的咯吱声,围在屋门口觅食被一鞋子打得扑棱棱仓惶而逃的母鸡呱呱声汇聚在一起……新一天在晨曦羞怯的含笑中,在李家庄特有古老的迎接方式中拉开了序幕。   催促着爷爷父亲们吃过早饭,母亲急急忙忙地收拾起碗筷。我急了。因为村子里锣鼓声哗啦啦地响起了。我仿佛飞过了起起伏伏的山峦暮霭,明明艳艳的夕阳晚照,沟沟坎坎的秋实菊黄,静静脉脉的水月洞天,也仿佛听到了悠悠杨杨的牧歌短笛,浓浓淡淡的蛙声满塘 ,远远近近的稻谷呢喃,还有荷包,小衣服以及欢跳的人群……我激动得一下子从小床上蹦起来,结果不留神掉了下去……听得母亲一声大喊,心脏就巨跳起来,身体一个劲地紧缩颤抖,我被震得甩到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而且不停地下滑。母亲呻吟声越来越大,大汗淋漓地弄湿了我。   穿着蓝色对襟大衫,扎着整齐紧密裤管,头顶一方墨绿头巾,高大、瘦削、精干、好看、年轻的二妈掂着一双小脚慌慌张张气虚马汉地从坡头跑下,父亲被母亲一阵停歇一阵剧痛抓得手背子流血,刚要出门的爷爷刹住了脚心惶惶地跳……   一眨眼的功夫,透亮无比的天突然乌云翻滚,雷声四起,电光赤白,即刻,天地昏暗,降起一场罕见的暴雨。风撕扯、树扭动,雨斜射,到处一片惊悚哗然。母亲在雷电交加中一次次痛苦地挣扎着,看到她的样子,我恨起了自己的不小心。暴风雨继续,最终当涤荡尽了所有浑浊、污垢、灰暗后,叱咤风云的它们顷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天地新的、净的、纯的就像刚从混沌中诞生的一样。山川越发的秀丽,叶子越发的浓绿,果子越发的鲜亮,草丛越发的惹眼,太阳越发的水亮。天高远、深邃、宽广的无法形容,霞像赴入一场旷世婚礼的新娘温婉、羞赧、透亮、水清、别致、惊艳,并有丝丝缕缕的金光汇聚,强盛,然后越万里长空,穿盘山峻岭,入我家院子,映红每一处。光上面有燃烧的紫气,氤氲、醒目,先是盘旋,打转,后一股股地射进我降临的屋子。母亲拼出最后一丝力气一声嘶喊,我“哇哇”地坠地了。霞光将我团团包围,像抚摸、像亲吻、像洗礼,一圈又一圈,我像一团耀眼的火苗,静静地、毛绒绒的、粉嘟嘟的躺在二妈的双手里。他们惊呆了,怔怔地一句话来也说不出。   我再次“哇哇”大哭了。感动于暴风雨为我涤荡出一尘不染的世界,感动于雷电翻天覆地的隆重迎接,更感动于残枝败叶为我无怨无货的殉葬,哭声震得光环晃动。父母说一般孩子不会是那样啼哭的,一般孩子也是没有眼泪的,哥哥妹妹如此,我的孩子也是如此。而我的眼泪一串串地滑落,长时间一串串地滑落,小得父亲不敢触摸的手攥得很紧。爷爷听见我哭烟锅子搭在肩上,在门口走来走去。直到我嘴角哭出血来,红光褪尽了,哭声才止了。   我闻到了五月的槐花,闻到了渗牙的蜂蜜,闻到了混着大枣的粽香,还有荷包、艾叶。锣鼓声更大了,村子里更沸腾了,我高兴得“咯咯”地笑了,母亲摸着我的小脸蛋,怜爱地半撑着身子,边擦着从湿湿发髻中流淌下来的汗珠,边动容地说,“这是一个奇迹”。父亲说:“是啊,紫气缭绕,霞光弥天,就叫彩霞吧。嗯,就叫彩霞”   就这样,彩霞就是我,我就是彩霞了。         石家庄治疗癫痫的效果比较明显吗?武汉哪里治疗羊角风专业天津治好癫痫病的医院随州那家治癫痫医院好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