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实力写手选拔赛】要账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29:51
   郑阿姨从家里出来时给媳妇打包票,“放心,这钱我一定给你要回来,要不到我还就不回来了。她那么有钱,自家人的账还拖着不还,反了天了。”   郑阿姨口中这个“她”是指自己的大女儿郑永霞,当年,她两口子下岗了,为找出路硬着头皮开始创业,七拼八凑弄了些资金办厂加工发制品,这其中就有儿子郑永立的存款,后来她又以资金周转不开为由借过几次,加起来是6.8万,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近日和媳妇闲话中得知,永霞见了永立夫妇钱的事连提都不提,压根儿就没有还钱的意思。这还得了,不客气地说这就叫忘恩负义,这是跟谁学的?不过,想到这些钱的来历,郑阿姨心里“咯噔”一下就慌乱了,感觉血压嗖地升高了,没错,这钱大部分来自老头子的遗产,莫非那两个死丫头也想分一份儿,借了这么久耗着不还是等我蹬腿后对薄公堂?若真打官司永立可不占优势,按现在的法律闺女也有继承权,况且姐弟间借贷碍于情面没有任何字据,我呸!没门儿,有老娘在,你们休想得逞。   郑阿姨来到闺女门上说明来意并撂下话,你不给我就住这儿不走了。郑永霞眉开眼笑,“妈,你终于肯到闺女家苯妥英钠有哪些不良反应住一阵子了,你呀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是不是我住到死你也不还钱?”郑阿姨十分机警,从女儿话中还真闻出点儿味道来。   “哪儿能呀?妈,我那厂里百十号人你听说我欠过谁的钱,何况这是亲兄弟。生意场上难免你欠我我欠他占用周转资金,这两天我去要要账啥事不干先还永立的,行不行?”   “那你可要快点儿。”   郑阿姨就在女儿家住了下来,操劳了一辈子也闲不住,看到那里杂乱无章就动手拾掇拾掇,买点儿菜做做饭,顺便打扫一下卫生,浇浇花,喂喂鱼,没几天她忽然感觉不对呀,他们回到家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幸福的歌儿唱起来,我这白白给他们当了保姆了,不成,老娘不伺候了,我得等吃等喝,接下来她每天都出去瞎转悠,等到饭点就回家吃饭。女儿女婿并没有不高兴,反而笑逐颜开赞不绝口,“咱妈真得想开了,就该这样,吃吃喝喝悠悠转转,没事儿找点乐子坐享清福,正好给儿女留点机会好孝敬您。”这是哪儿跟哪儿呀,我是来要账的。   转眼间十多天过去了,郑阿姨睡不踏实了,古今中外姥姥住在闺女家就不是啥新鲜事儿,死在闺女家也不稀奇,你说我这一大把年纪了,没准儿那天躺下第二天就起不来了,我还有正经事要办,跟她这么耗着算怎么一回事儿。第二天一大早她向女儿发出最后通牒,“郑永霞,别给我找不完的理由,今天不给我我就不吃饭,绝食死给你看。”   永霞早起上班走得急,“妈,动这么大劲儿干啥?这就不是个事儿,今天的答复包你满意。不是和张妈约好去桥头听戏吗,吃过饭赶紧去吧,占个好位子。”   中午,永霞做好饭菜她妈真得不动筷了,不由得暗暗叫苦,看来老妈动真格了。“妈,我跟永立在电话里沟通过了,他现在没必要动这笔钱,既没投资意向又没计划买车买房,他的房子好端端的就缺辆车,我告诉他如果想要车随时可以把我前年买的那辆黑色现代轿车开走,不要钱,白送。也是工作需要,你女婿正想换辆商务车。他的钱放我这里我给他高利息,绝不会亏待他。”   “得,这就是满意答复,我一点儿都不满意,这种答复等于啥都没有。我还有心去听戏?无论黑现代白现代那是你的车,给他干嘛,你把属于他的给他就行了,别以为谁都爱占便宜。我说过那些钱是永立的,闺女没份儿,闺女出门我给她办的有嫁妆,没有亏待她,泼出去的水回头来娘家继承家产,在我这儿行不通。要尊重传统,武则天恁牛都当女皇帝了,死了不还是以皇后身份躺老伴身边,我是在传统文化中走过来的,在农村生活了几十年,我有儿子养老,他不养我我去养老院,闺女就别掺和了。”   “妈,你别误会,我和永勤可都没那意思,而且也没有把你推给永立不管,不指望闺女闺女也有赡养义务,你的医疗费生活费也都有承担,衣服保健品零花钱都是自愿给的。这钱阿,任谁说它都是永立的,我只是借用。”   “借用凭什么不还?死乞白赖这么多年是何居心,我知道你不在乎钱,在乎权利是吧,你那权利是老娘剥夺的,有种你冲我来!”   “妈,你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幸亏俺那媳妇心底良善脾气好,否则还不定跟儿子闹成啥样。你看人家好说话欺负人呀,我咋养你个白眼狼。”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错位的起点,满腹委屈的永霞无奈之下拨通了妹妹的电话,“永勤,咱妈绝食了。”   “哎呀我的亲娘哩,那不是要命吗,为啥?”   “她要永立的钱。”   “哦,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大姐夫、二姐夫、二姐都放下手头的工作麻溜回到母亲身边儿。   大姐夫先开口,“妈,为啥叫永勤他俩也来呐,是因为我们四个商议过,达成了共识,让永霞替永立保管一下钱,让你多心了。按说我的小舅子郑永立遵纪守法不嫖不赌善良正直幽默风趣风流倜傥那是好男人一个,就一点儿太另类了。你说谁不是挣了钱往自己口袋塞,他偏不,有事没事都去捐款捐物当志愿者,这还不够,破上血本屁颠屁颠地去捐造血干细胞,不沾亲不带故八杆子都抡不着的人啊。那是生理性破坏,谁能保证不会出意外?谁能说对身体没有损害?后期有没有后遗症?就算是啥都没有,那肯定是大伤元气呀,除非情不得已谁会做这等傻事。郑永霞哭得稀里哗啦的,生怕她唯一的弟弟出什么闪失,一连半个月都念念叨叨坐卧不安啊。”   二姐西安那里看癫痫病好夫接腔,“那天我办事经过体育场,那是他从医院出来后,坐边儿上看别人打篮球,那眼睛跟着球儿飞过来飞过去,身子不由自主左躲右闪手舞足蹈,嘴里还大呼小叫,那种眼馋我都无法形容。我回来时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他还在那儿。那么爱打篮球,忍着,不能剧烈运动不能着凉不能疲劳,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别人怕是献点儿血都不舍得哩。”   大姐说,“永立仗义,别指望他有朝一日大富大贵,就怕他着了魔要一条道儿走到黑。”   二姐说,“弟媳也不拦着,任他跑来跑去作公益,切!还公益达人,活脱脱一对儿活宝。”   “我说你们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听我说说。”郑阿姨见大家如此评价自己的儿子心中十分不乐意,“要我说,别看你们几个人五人六的谁都比不上郑永立,他有社会责任感,他做的是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他在拯救良知,唤醒善举,他用实际行动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到公益事业当中去。倒是你们该反思反思,除了纳税你们救助过谁?奢侈浪费不以为然,倒剩菜剩饭早已习惯,勤俭持家助人为乐与人为善这些老传统都给你们弄丢了。常言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以人要多行善,以善为本才是正道。先前积德行善都是去寺庙烧香拜佛捐香火钱,求佛祖救苦救难普度众生,现在永立他们有组织有计划地直接把财物送到困难人手中,面对面的沟通安抚,更直接更到位,让多少人看到了希望摆脱了困境感受到了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哎呀,妈,这番话令人醍醐灌顶啊,怪不得永立那么热衷于公益,都是你慈悲为怀宅心仁厚修下的后果啊,言传身教,耳濡目染,怕是他想作恶都做不来的。家风、家教、家庭环境濡养一个人的心性,你之所以德高望重洪福齐天全因为你修炼了一颗佛心,那永立该是个护不同类型的癫痫脑电图特征法吧。哎哟,小时候他是不是总给泥菩萨磕头啊?”大姐夫长得胖大抵是因为爱吃东西,一高兴伸手就想将茶几上的焦枣捏一颗扔嘴里,永霞打一下他的手背,瞪他一眼,他缩回手,正正身子,很不服气的样子。   永勤不无担忧地说,“妈,善人都长张菩萨脸,永立脸上都带着呢,积德行善本身倒是没有错,就怕他某天一激动把这点儿家底也给捐了。大姐拿住他的钱,一来他手头紧自然就不会捐得那样大方,二是将来遇到花大钱的地方不至于没点儿积蓄干瞪眼。一个公司小职员能挣多少钱,自己省吃俭用平白无故捐给别人,救世主一般,难道他自己就不会遇到困难。”   “将来永立遇到困难咱们都沉住气,就是不帮他,借也不给,急死他!”大姐夫故意恨得咬牙切齿。   “你敢!”大姐愤愤然脱口而出。   “那郑永勤不闹个天翻地覆才怪。”二姐夫接茬儿。   “这不就对了吗,”大姐夫一拍巴掌,“我们再没文化没修养也不会不管自己的小舅子啊。毫无血缘关系的人都能让世界充满爱,我们能对永立不管不顾吗?任他天天捐,他能穷成啥样儿,别人用手机他用BB机?四十了,又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他高兴干嘛就干嘛呗。”   “原来你们是这么想的。公益不是把钱给别人让自己变穷,而是呼吁更多的人尽人道主义。永立上有老下有小在捐助上自有分寸,你们不该变相限制他的自主权,应该尊重他。”郑阿姨语调平缓,冷静中透出睿智。   “那么,我们处心积虑地拿住他的钱干啥?自己风格不够高尚还要拖人家的后腿,凭什么剥夺人家花自己钱的权利,黑龙江中亚脑病医院还叫咱妈气成这样,不就几万块钱,至于吗?看看表,几点了,又快到吃晚饭的点儿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可是亲妈啊”   “我已经在厨房备下了。”永勤小声说。   “我也觉得这样不地道,利用了他的善良。”二姐夫表态,“所谓人各有志,价值取向不同,永立那样活得也挺好,不为钱财名利所累还没有太多企图,整天乐呵呵的,好像谁都没他快乐。共同生活在一个时代,有人受灾了生病了发生意外了伸手帮一把也无可厚非,形形色色的人中活得最安心的就是这爱心一族了。”   永勤叹一口气,“本来就一小事,咱妈一关注就变大了,没人领情不说,还侵犯她儿子的权利了。大姐,还是顺其自然吧。”   永霞沉默良久终于承认自己败下阵来,“既然要给就马上给,我去给他算算帐转过去,存的有他的账号。”她转身进了书房去又回头吩咐大家,“你们赶快行动,别等我了。”   “好嘞,领导发话了,我们提早吃饭。”大姐夫欢呼雀跃,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永勤,“我先去把咱妈的粥端过来。”   大姐夫,“我再给妈换杯热茶。”   二姐夫,“我去厨房看看,多弄几个菜,今天得喝几盅。”   平常提到喝酒总有人反对,这一回感觉喝酒也没有什么不好,因为每个人心里都乐滋滋的。   等到饭菜都端上桌,粥也放得冷暖适宜,郑阿姨还是不动筷子不端碗,这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也不好意思开吃。   郑阿姨疑惑地看看大家,“这么快就转了?”   “那是当然,输上金额,一点提交就OK了。妈,你以后可别说去敬老院了,你有儿有女还要去敬老院,这传出去我们多不光彩,好像谁虐待了你。你有话尽管说,有意见尽管提,家有老人是个宝,我们非常需要你来指导工作,指点江山。”   “好,不说了。”她还是不敢相信,大女婿说这话是不是在故意打岔,“我得打电话确认一下。”   ”对,对,打电话,用我的。”二女婿掏出手机划拉几下,“妈,给你。这老太太哄不住的,真聪明,并且不慌不忙,有条不紊。”   “永立,你大姐把钱还给你了没有?”   “给了,给了,连利息都给了,比银行利息高出好几倍。”   “我就是破上老命也要帮你讨回公道,你尽管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妈老了,没用了,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妈,你太有用了,你宝刀不老。耶,耶,耶——你是最棒的!”永立把手机贴在耳边,努力让声音载满自己的开心和快乐,不觉早已泪流满面。 共 42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