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晓荷】远去的歌谣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5:49:54
无破坏:无 阅读:2445发表时间:2015-07-27 13:18:05    路过一家私立幼儿园,播放的那首儿歌《拉大锯》,清晰地传入耳际,唤我回到少儿时光里。   癫痫病应该怎样护理 “哏儿嘎,哏儿嘎扯大锯,拉大锯,老家门口唱大戏。接闺女,叫女婿,外孙外女全都去。不去不去家里忙:又打谷子又碾场,又娶媳妇又盖房,又得儿子又吃汤,又做满月又散庄……”这是在少儿时期常常挂在嘴边的一首歌谣。   每当回想起在故乡的少儿时光,耳边总会不时地萦绕那些曾经耳熟能详的歌谣。那个时候母亲每天白天要下地干活挣工分,没有时间照看我们兄弟姐妹,我们几乎成了散养的孩子。左邻右舍的玩伴也常聚在一起玩踢毽子、跳皮筋等游戏。我的大姐属于男孩性格的女孩子,她大多是与男孩们游戏在一起,而我属于那种木纳、不好动、笨拙的女孩,自然玩这种游戏的圈子里难寻到我的影子。弟弟更不用说了,常常与淘气的那些男孩子玩打仗的游戏。妹妹尚小,有时候跟随我的左右。或有那么一两个与我性格相仿的女孩子,我们两两结伴,互握双手对坐,双脚自然盘曲,唱着“哏儿嘎,哏儿嘎扯大锯,拉大锯……”那首歌谣,随着歌谣的韵律、节奏做拉锯的前俯后仰的动作。若是不注意,对面的那个玩伴一用力,你或许就会是一个后仰翻,然后两个人咯咯地笑起来,再重新开始继续游戏。那个时候根本不会在乎歌谣唱的是什么内容,蕴含或代表的又是什么意思,只当是一种乐趣在那里哼唱。   我的故乡人杰地灵,歌谣是故乡人日常生活中日积月累而积淀下来的一种顺口溜。故乡的歌谣来源于故乡老百姓的生活,或是深沉的表达,又或是细腻缠绵的交织,深邃、凝练。唱叹间演绎出了人间百味。故乡的歌谣如诗,既有地域文化的韵味,又有时代、历史、风土人情的印记,每一方水土其源远流长的荆门治癫痫医院文化,滋润着民间文化的滋生、成长和广泛流传。故乡的歌谣或长或短,不一定有韵脚约束,可一韵到头,又可中间换韵,但是却朗朗上口,且通俗易懂。故乡人淳朴中或许不懂诗是生活中的什么元素,但是那些多少年积淀而且传承于民间的那些歌谣,内容和形式却是那样生动、活泼、风趣、朗朗上口。或是幽默诙谐,或是入情入理,或是蕴含哲理,其内容丰富,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今再回想当年的那些歌谣,若是没有平日的日积月累和智慧的贯通融合,是不会有那么丰富多彩的歌谣传承于民间的。   记得稍微大点的时候,几个要好的玩伴就会做“过家家”的游戏。小玩伴们争抢着自己喜欢的角色,而我是比较随和的那种,别人不喜欢做的,最终会落在我的头上。我自然就成了一个“烧火的丫头”,那时扮作妈妈角色的那个玩伴就会对着我说:“丫哏儿哏儿哏儿,天明起,刷刷锅,淘上米。丫头丫头你烧着,我上东庄借笊篱。”当扮作妈妈的玩伴假装出去再回来时,我就对着她说说:“妈妈怎么回来那么青岛哪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早呀?”扮作妈妈的唉一声,“一去桃花开,一来红半壁。有心摘个吃,又怕锅里烂了米。”生动、形象的对答,活脱脱还原了生活的真实场景。   到了每年的春天,那个时候小孩们爱得红眼病,我们都是在村子里疯淘乱跑,农家孩子也不懂得注意个人的卫生,玩脏了的小手又爱揉眼睛,这样你得了,他也得了,互相传染很厉害。我打小就体弱,自然是逃不脱的了。这个时候,母亲便会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在街上筑三个土堆儿,嘴里唱着“日头没,红眼过,过给哪?过给骡子马。”母亲哼唱着这首歌谣,祈盼我的眼病赶快好了。这当然是一种祈福了,多少有那么一点迷信色彩,但是我想那是母亲对我的一种爱的体现吧。尽管知道不可信,还是真心的祈求她的孩子的平安。想必作者也是如此之意吧。   还没等好利落,玩伴是不屑父母的嘱托,得红眼病算什么呢,继续我们歌谣下的游戏。   到了深秋,站在村子宽阔处仰望着南飞的一排排大雁飞过头顶,小玩伴们就会冲着天空远飞的大雁叫唤:“大雁大雁排齐了,笤帚疙瘩是你姨父。”、“大雁大雁排不齐,笤帚疙瘩是你姨。”那个时候似乎是希望大雁能够听懂我们的呼唤,若是赶巧有一排大雁调整队形排列整齐,我们就会欢呼雀跃:“噢,大雁听到我们呼唤了!”想想儿时的我们是多么容易快乐啊,单纯的快乐又是一件多么美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原因好的事啊!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喜欢怀旧。常常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开记忆的橱窗,浏览儿时的那个醒目的画框。那里有纯真,那里有温馨,那里有美好。抚摸记忆的点点滴滴,我仿佛听到那些伴我长大的歌谣的旋律一直在飘荡。   儿时的故乡,水美、天蓝。尽管那是个物资匮乏的时代,但是唯独故乡的歌谣犹如一个富有的伙伴,那一首首动人、充满玩趣的歌谣,输送给了我很多养分,让我的少儿时光过得是那样丰满、愉悦,填充了我原本单调的少儿生活。   那个时代故乡还没有通电,家家是煤油灯照明,一盏煤油灯点燃一家人的夜色。尽管故乡的夜晚没有城市的路灯照明,可是小玩伴把趁着故乡的明月和满天的星辉来一场夜幕下的游戏当作是天堂一样的游乐场。夜色里玩捉迷藏是最有趣的,弟弟从小就淘气,不玩耍到半夜是不回家的。母亲白天下地劳作一天,晚上还要做这样、那样的针线活。我常常是陪在母亲身边,至今我还能回忆起当年的夜晚,有时候是母亲的那架纺车不停地“嗡嗡”在旋转,有时候是织布机“哐、哐”地声响下,母亲手里的飞梭伴着夜色将经线与纬线织出母亲的希望。我的母亲手巧勤快,是做女红的一把好手。母亲做一双布鞋,从纳鞋底开始直至一双静美的鞋子摆放在眼前四十分钟足以。每当母亲做鞋没有庞杂声音的吵闹时,我便缠着母亲给我讲瞎话,讲瞎话是我故乡的方言、土话,其实就是讲故事。“说瞎话儿,道理话儿,锅台上种了二亩西瓜。秃子偷去咧,瞎子看见咧。聋巴听见咧,哑巴学舌咧。拐子追去咧,秃子掉井咧。揪着小辫儿把秃子拽上来咧。”母亲时常是以这首歌谣做开场,接下来才是一个个生动、有趣的故事,故事的内容都是真、善、美一类的,母亲一生用她的善良、贤惠、淳朴,影响了我的人生。幼小时我不懂,也没有在意这首歌谣的意思,准确的说不清楚它的深远含义。稍微大些,懂得分辨一些事物我就开始问母亲,“锅台上可以种西瓜吗?”、“瞎子能看到吗?”、“秃子没有头发怎么还会有小辫呢?”等等一大串疑问抛给母亲,虽说母亲不识字,但是母亲懂得很多道理。母亲告诉我,歌谣的意思是告诉人们,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有可能发生,是在提醒人们不要麻痹自己。等到再重新唱起那首歌谣,正如一位作者解析的那样,那首歌谣“看似荒唐,细想却有道理。不能发生的事,它有时偏就发生。”人到中年,再重新翻阅和审视那首看似荒唐的歌谣,总会有所悟到。   夜色渐浓,等看到我两眼迷糊开始瞌睡,母亲才停止她的讲述,劝我休息。这时候在外玩累的淘气的弟弟也刚踏进家门,躺倒炕上呼呼大睡去了。油灯下的母亲还在忙碌,以至于后来的日子里,总有母亲油灯下忙碌的身影常常在我的眼前闪动,那是一幅永远也不会被岁月遮掩住的画面,也永远不会褪色,永远定格在记忆深处里了。现在,唯有希望在天国的母亲,不再是那样劳碌、疲惫的身影,愿天国的母亲能够安宁。   故乡的歌谣,每一首都是故乡人的生活写照。情与理、正与邪、苦与乐、好与坏,叹息间被故乡人巧用智慧和才华、千锤百炼地凝结成通俗易懂、贴近生活、且人情世故在内的风趣、幽默、诙谐的语言,发人深省,警示后人。比如“马大膘肥蹄子胖,老两口子争热炕。老头子说我拾的柴,老婆子说我烧的炕。一个拿起掏灰耙,一个拿着擀面杖。一直打到大天亮,谁也没睡着热乎炕!”明里暗里发人深省,试想若是老两口能和睦相处,互相体贴谦让,付出多少不去计较,怎么会白白浪费了热炕头呢?得失就在一念之间。得与失不能衡量一个人的一生存在的价值,付出与得到不要过分去计较,纷争就可能避免,那么生活不就是很和谐的了吗?希望后人能从其中得到警示吧。   又如“酸枣树,叶叶多,做个棒槌打婆婆。儿媳忙把婆婆叫,打我奶奶做什么?婆婆说她抱不了柴烧不了火,要她这老东西干什么?儿媳说请把棒槌交给我,我包袱里包,柜子里锁。婆婆问你那么仔细干什么?儿媳说棒槌放上十年整,我也用它打婆婆!”这是作者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真实而又蕴含深意的一首歌谣。有其深远的教育意义,乡音土语间有巧妙的整治、有善意的提醒,是贤德与丑恶之间一场对白,正如那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儿时的歌谣作为一种民俗文化广泛流传,儿时的我是唱着故乡各式各样的歌谣长大的。如今,那些早已散落在时光深处的歌谣,还有多少人会继续哼唱。或许,它早已随着飞逝的流年岁月,躲在记忆的某个角落里被岁月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埃。岁月沧桑,又有多少可以留在记忆深处,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返回曾经的纯真年代。我希望那些反映社会历史、时代生活以及地域文化、风土人情、善与恶、美与丑的如诗般的歌谣还会继续传承下去。歌谣是一个社会一段历史、一个时代的文化积淀,怀念唱着歌谣的那个时代的同时,我想,传承应该更具意义,没有谁愿意失去一些珍贵的东西。歌谣是民俗文化中的不可或缺。   共 35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