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wgqe.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春秋】患难夫妻共清魂(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6:24:17

陈天锡先生,字伯稼。光绪十一年(一八八五年)生于福州台江南之下渡塔亭窑花井。陈天锡在辛亥革命时投身国民革命,曾任国民军政府外交部秘书,考试院秘书、秘书长。他与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先生、考试院院长戴季陶先生终生交厚,后去台湾。著有《故国民政府主席林公传》、《戴季陶先生的生平》、《戴季陶年谱》、《迟庄回忆录》、《清代幕府人事制度》、《考试院施政编年录》、《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东沙岛成案汇编》,著作等身。

陈天锡先生也是研究古代法律和近代史著名学者,其关于律法方面的著述,至今依然是海峡两岸研究近代司法历史的依据。

这张照片是我去年在网上偶然发现的,摄于民国二十四年一月二十六日,即一九三五年初。

照片是陈天锡先生和夫人强锜并排站立的全身合影,根据时间判断,当时陈天锡任考试院秘书,应为在南京所摄。强锜又名寄辰,是湖南布政司理问、无锡人强仲星之幼女。

《家国沧桑一百年》是我尚未完稿的一部历史纪实,得此书中主人翁之一的照片,可谓在浩瀚的史海里拾到一枚珍珠。

照片的珍贵之处,是上面有陈天锡先生两首亲笔题诗。

一首是题在照片上面的自作诗,记录着陈天锡先生这些年投身国民革命的行踪感慨;一首是题在照片下面的陈夫人强锜所

作五言古风诗,记录她这些年的生活艰辛与豁达、宽容的人生态度。诗中,表露了二人坚贞不渝的伉俪深情。尤其是后者,读后使人感慨万端,催人泪下。

原诗为陈天锡毛笔所书之行草,录于下。

其一:

民国二十四年一月二十六日,即夏历甲戌醉司命前二日,为结缡三十一年之辰,偕内子摄照此影。

题句:回头三十一春秋,黻佩相偕願早酬。养育二男还六女,践更两省又三州(从政于湘、蜀、粤、闽、苏五地,按,禹域九州,不入闽粤,而湘蜀苏则书曰云荆、益、扬三州也)。鬚眉如许都非我,钗布依然信好逑。最是毕生遗憾事,结缡四日便居忧(先君病笃,命迎娶完婚,四日即见背)。

茝(chai)女负笈在粤,写此寄之,同年二月十六日,伯稼书。

说明:茝女即陈湘茝,陈天锡长女,她生于宣统元年,应为一九零八年。那么到一九三四年,陈湘茝应为二十六岁。及笄,是古代女子满十五岁结发束辫,用笄贯之,称及笄。也指已到了结婚的年龄,如“年已及笄”。这里,应该是指陈湘茝完婚。这个年龄在旧时代算是晚婚了,父母在国都南京,而爱女远在广东,寄张照片以解爱女思亲之苦。

“先君病笃,命迎娶完婚,四日即见背”句,是指光绪三十年时,陈天锡的父亲陈焕皋忽然大咯血,医治无效。他自知将一病不起,于是急命六子陈天锡完婚。婚期定于十二月二十二日,此时,陈焕皋已十几天不能下床,新人只能到床前跪拜。陈焕皋愿望虽然了却,人亦病至弥留,四天后驾鹤西去。

故陈天锡方有“最是毕生遗憾事,结缡四日便居忧”失亲之浩叹。

其二:

外子有诗,题合摄小影,因成古风一首:忆前卅一年,我来归颍川。往事难回首,沧桑几复迁。夫子一儒巾,奔走困风尘。半生迫家计,所历犹苦辛。禄入非不厚,所余乃一身。愧我非德臞,妇道未尝遵。空居内助职,无术可疗贫。夫子今可为,我将五十春。视茫函亦动,颓然两凄人。环顾众儿女,犹复苦陶甄。教养已难继,遑论其婚姻。稍慰长子成,勉可负析薪。最怜细女稚,但有解啼嚬。夫子性坦平,愁绪曾弗萦。今兹逢佳日,兴趣益风生。摄影又题诗,強我为之庆。难以拂夫意,作此表同情。寄辰初稿,伯稼手録。

从诗中“半生迫家计,所历犹苦辛”,“空居内助职,无术可疗贫”,“教养已难继,遑论其婚姻。稍慰长子成,勉可负析薪”,这些字里行间,我们可以了解陈夫人一家人的艰难困苦,也可窥视到国民政府官员工作、生活的清廉正派。

一九四九年后,陈天锡和其弟陈仲经随国民政府只身去往台湾,而他们各自的夫人和孩子们,都留在大陆。自此,兄弟二人和家人天各一方,永未见面,竟成生离死别。

陈氏兄弟去台时,已经六十五岁,二人虽然身居高位,亦都长寿,但二人洁身自好,终身未再续婚娶妻。此种高风亮节,对比大陆许多官员进城后皆变陈世美,不可同日而语矣。

《迟庄回忆录》载:五十三年(即一九六四年)由居住日本之湘燕侄女辗转收到家信数封,得知室人已耳聋目瞶手抖,不能作信,抄录《口占结褠週甲寄老伴》二绝句云:“同春坊里唱骊歌,岁月迢迢十五过。今日龙钟人共老,何时归欋慰蹉跎。”“花烛重谐在此辰,天涯地角两陈人。鱼书断绝无由达,感旧伤今泪落频。”

陈夫人强锜诗中“岁月迢迢十五过”,是指从一九四九年到当时的一九六四年,悠悠恨别已十五年矣。此段文字,缠绵伤怀,便铁石心肠读之亦能泪落。

陈天锡先生接信后,自然激动异常,他当即《步韵和山妻口占结褠週甲寄老伴》成诗曰:“无穷心事付诗歌,忧虑余生忍读过。人定由来天可胜,还期珍重莫蹉跎。”“堪叹吾侪(chai)命不辰,君为思妇我劳人。情天有恨终须补,久客还家计已频。”

但陈天锡先生这两首饱含深情高义的和诗,他夫人强锜有没有收到?能不能收到?都已经无从考证。

当时,大陆与台湾音信断绝,陈夫人又身负逃台国民党反动官员家属的帽子,料想无法见到夫君这痛彻心扉、情义绵绵的和诗。

而陈天锡先生久客还家的频频之计,在那种无情冷酷的政治环境中,亦未能实现。

政治秒杀亲情,陈氏兄弟对留在大陆的骨肉血脉,只能隔海遥望。最终,他们还是长眠在台湾,在阳明山公墓的苍松翠柏之中,保持着他们永久的孤独的高洁。

笔者录旧作以记:隔岸相思两洒泪,一线牵情难留痕。素心暗向海棠诉,随它风雨度黄昏。

呜呼!

湖北癫痫病哪里有好的医院河北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武汉到哪治癫痫最好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